世界上許多民族都有關於大洪水的傳說或記載。例如:《聖經》中就有諾亞方舟的故事。中國古籍《尚書.堯典》中就記載上古之時「湯湯洪水方割,浩浩懷山襄陵」。在古希臘神話中,也有關於大洪水的傳說。

在很久以前,人類世界因為道德漸漸敗壞而變得充滿罪惡,人類變得貪婪、粗魯且不虔誠。公理與法律不再受到尊重,慇勤好客的風俗已被遺忘。古希臘神話中的宙斯不斷聽到人類的各種惡行,他決定化成凡人降臨到人間去查看。

他來到地上後,發現情況比傳聞中的還要嚴重。一天,快要深夜時,他走進阿耳卡狄亞國王呂卡翁的大廳裡,呂卡翁不僅態度冷淡,而且殘暴成性。於是宙斯以神奇的法力,表明自己不是凡人,其他人見此都跪下來向他頂禮膜拜。但國王呂卡翁卻不以為然的嘲笑這些跪下祈禱的人們。

「讓我們試試看,」呂卡翁說,「看看他到底是凡人還是神衹!」於是,國王暗自決定趁著來客半夜熟睡的時候將他殺害。在這之前國王呂卡翁首先悄悄殺了一個無辜的人民,命人剁下他的四肢,然後丟進滾燙的水裡煮,其餘部分放在火上烤,以此作為晚餐獻給宙斯。

宙斯將這一切都看在了眼裡,他憤怒地跳上了餐桌,喚來一團復仇的怒火,投向了這個不仁不義的國王的宮院裡。國王驚恐萬分,想逃到宮外去。但是,他發出的第一聲呼喊卻變成了淒厲的嚎叫;他身上的皮膚變成粗糙多毛的獸皮;他的雙臂變成了兩條前腿。從此呂卡翁國王成了一隻嗜血成性的惡狼。

宙斯看到了世人腐敗的罪惡之後,就回到聖山與諸神商量,決定根除地上敗壞的人類。他決定向地下降下暴雨,用洪水滅絕人類。於是釋放了夾帶暴雨的南風。南風接到了命令,搧動著濕漉漉的翅膀直撲地面。南風可怕的面目漆黑的深淵,沉甸甸的鬍鬚帶著滿天烏雲。洪濤流自他的白髮,霧靄遮蓋著前額,大水從他的胸脯湧出。南風升上空中,用手緊緊的抓住濃重的烏雲,狠狠的擠壓。頓時,雷聲大作,豪雨如注。暴風雨摧殘了田地裡的莊稼。農民的希望破滅了,整整一年的辛勞都化為烏有。

海神把所有的河流都召集來,說:「你們要掀起狂瀾,吞沒房屋,衝垮堤壩!」所有河流都聽從海神的命令。海神親自上陣,撞擊大地,為洪水開路。河水洶湧澎湃,勢不可擋。氾濫的洪水湧上田野,猶如狂暴的野獸,衝毀了神殿與房屋。水勢不斷上漲,不久便淹沒了王宮,連最高的塔尖也捲入了湍急的漩渦中。頃刻間,整個大地成為了一片無邊無際的汪洋大海。

人類面對滔滔的洪水,絕望地尋找自救的辦法。(網路圖片)

人類面對滔滔的洪水,絕望地尋找自救的辦法。有的爬上山頂,有的駕起木船,希望能夠逃過一劫。大水漫過了葡萄園,魚兒在枝蔓間掙扎,滿山遍野逃遁的野豬被浪濤吞沒淹死。所有人都被洪水沖走,倖免於難的人後來也餓死在光禿禿的山頂上。

在福喀斯,有一座高山的兩個山峰露出水面,這就是帕耳那索斯山。當時杜卡利翁和他的妻子皮拉都是地上的好人,世上沒有比他們更為善良,更虔誠的了。他們事先得到了神的警告,造了一條大船。當洪水到來時,他和妻子皮拉駕船駛向帕耳那索斯。宙斯召喚了大洪水淹沒大地,消滅了敗壞的人類。

他從天上俯視人間,看到了這對善良且虔誠的夫婦。於是宙斯便喚來了北風,北風驅散了厚重的烏雲和濃濃的霧靄,讓天空重見光明。海神也讓滾滾的波濤退去,海水順服的退到高高的堤岸下,河水也回歸河床。群山重現,平原伸展,大地復原。由於這對倖存的夫妻,新一代的人類又逐步繁衍。

然而新一代的人類也漸漸墮落了。古希臘時代與遊吟詩人荷馬齊名的詩人赫西俄德(Hesiod)曾感慨道:敗壞後的人類「充滿著痛苦和罪孽;他們日日夜夜的憂慮和苦惱,不得安寧。神衹不斷的為他們增添新的煩惱,而最大的煩惱卻是他們自身帶來的。父親反對兒子,兒子敵視父親,客人怨恨款待他的朋友,朋友之間也互相仇視。人間充滿著怨仇,即使兄弟之間也不像從前那樣坦誠相見,充滿仁愛。白髮蒼蒼的父母得不到憐憫和尊敬,老人備受虐待。啊!無情的人類啊,你們怎麼忘了神衹將要給予的裁判,全然不顧父母的養育之恩?處處都是強權者得勢,欺詐者橫行,他們心中惡毒的盤算著如何去毀滅對方的城市和村莊。正直、善良和公正的人被踐踏;拐騙者飛黃騰達,備受榮譽。權利與克制不再受到重視。惡人侮辱善人,他們說謊,用誹謗和詆毀製造事端。實際上,這就是這些人如此不幸的原因 。」

******

這則古希臘神話,令人感慨萬千!今日的人類其實已經敗壞的非常嚴重了,神話中所描述的罪惡已不是天方夜譚,而且有時甚至更加可怕且嚴重。現代社會裡的人們就像是坐在一輛失控,而且快要沒有剎車的車子裡的乘客一樣。只有信仰與道德是最後的剎車,讓人們有辦法在開向危險的斷崖時,能夠及時剎車回頭。

作者:莫求

文章參考:正見網

(責任編輯:鈺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