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和邪是相反的一對因素,有正必有邪,有真必有假,有為大義的人必有為名利的人,有正人君子必有奸邪小人。因此,在社會上,正邪的相反範疇以不同內涵體現在多個層次。

儒家對正邪的觀點

在人類社會千百年的歷史中,無論何時何地,東方或西方都被稱讚為鼓勵人們培養良好美德,善良,俠義,中正,節操。代表正義的人有很多優秀的品質,儒家諸侯首領的標準被世代推廣和慷慨讚美。

在平常的人際關係中,儒教被認為是一種正統的宗教。儒家思想中的正人君子的標準是仁義禮智信。正的相反是邪,對儒家來說,奸邪小人就是不仁不義不禮不智不信。

孔子確立了君子和小人的分別標準:「君子明白意義的含義,為仁義著想;小人明白名利,私利,君子求德行,小人求錢財,君子為別人做好事,小人為別人做壞事 ……」

對於社會的主要關係,儒家要求下屬與上級要忠誠,上級對下級要有仁心,丈夫和妻子之間要和順,孩子對家長要孝順,晚輩與長輩要禮貌,朋友之間要守信,後輩和前輩要敬致。

從儒家思想的角度來看,正人君子要有足夠的仁義禮智信的品德(示意圖,圖片來源:Wikipedia/Public Domain)

這是人在社會的人格理想,大家都以標準來修復、完善自己。因此,儒教被人們視為正道。總之來說,儒家的正道是為仁義,為別人,而邪道是為了自己,為了自己家庭、宗族、道派,為自己名利、權利和私利。

自孔子時代,社會因很多理論而混淆,那時是「百家諸子」,百花盛開。正道少邪道多,每個人都說自己的理論是正確的,並批評、攻擊別人的理論。因此孔子已教徒弟如何區分:「唯一具有仁德的人才有足夠能力來評價別人」。仁德的人就是修養得道之者,他們在做什麼,想什麼,說什麼都符合他們的宗教,他們有準確的標準,是為仁義,為別人活的人,所以他們的評估才是準確、可靠的。

科學者對正邪的記錄

在20世紀初期,英國皇室派出了一批傑出的科學家到東方研究宗教的實踐和奧秘,基於科學的評估以及所有成員的共識。在Blair T. Spalding(1857-1953)著名的「東方之旅」中,原作為「遠東大師生活與教學」六卷,記錄下來在印度、西藏、中國和波斯充滿艱辛但令人興奮和神秘的旅程。以下是科學家和一位道士對正道和邪道問答的辯論摘錄:

正確地說,好壞的概念、善惡的概念多少都受到社會的影響,但超過於此,我們仍然有宇宙法則。根據我的理解,就有兩條路徑:正道和邪道。

當人們利用自己的潛力來追求個人利益並願意犧牲別人的幸福時,他們就會做出惡行。這裡的個人發展意味著擴大自己的感官、情感或知識,而不考慮對他人的損害。一個利用他人的無知和弱點獲得一點錢或滿足個人野心的人就是正走在邪道這條道路上。如果他有一些權力,他會變得如此可怕?

正道也是利用自己的力量,但為人類服務。在服務的同時,人們願意犧牲個人的物質和慾望為他人工作。僕人停止了感官的樂趣,放棄了他有權享受的所有合法尊崇,消除了個人的自我,而只專注於達到完美的目標。

邪道是以儀式的形式來發揮權力,崇拜權力形成聯想、形式,其可以是物質或忘記自己利益的組織。他們的生活或高尚的理想只是他們自己感知的一種形式。

正道是利用人性的固有力量超越一切形式的限制,將靈魂從感受,想像或瞬態傾向的束縛中解放出來,以避免誘惑,無知的欺騙,服務神聖不朽的精華部分。」

示意圖(圖片來源:Max Pixel/CC0 Public Domain)

可以看出,正道教導人們放棄自我的自私,是為社會服務的個人自身利益。而邪道是為了個人的利益、權利。正道將人從感官、慾望和慾望中解放出來,超越一切形式。而邪道通過儀式、崇拜、組織,等級以實現個人名義、效益。

但是如果邪道都這麼明顯的話,人人都能認出,那就沒人追隨,所以它必須藉用正義、聖書並剪切或增加、減少、誤傳其的內容。它以人們的名義、崇高的目的來實行但總之來說是為了個人利益和名義而已。

佛教對正邪的觀點

在佛法時期,有8種古代宗教同時存在,其中婆羅門教是社會上最古老,最有影響力的宗教。婆羅門教使用了3,500年前的吠陀經,這比釋迦牟尼早1000年。基於吠陀,婆羅門教也是正統的。

但是在過去的1000年裡,婆羅門已經成為社會上的高級階層,還有更多,解釋佛經鞏固他們認為崇高的地位,卓越,因為只有他們才能與神溝通,從而獲得社會聲望和特權。因此,直到佛陀的使命,婆羅門教已經退化成邪教。

為了幫助徒門辨別正義與邪惡,佛陀在佛經中傳教:

不要因為風格而相信某些東西。不要相信任何事情,因為它是一種傳統。

不要相信某些事情,因為許多人一遍又一遍地說。不要相信甚至是聖人的親筆簽名。

儘管習慣早已被認為是真實的,但不要相信任何事情。

不要相信任何事情,因為你想像自己以為占卜者已經向我們顯示。

不要只相信老師的可信度。

但是,當你自己知道如下:『這些佛法是邪惡的;這些都是卑鄙的;這些是反叛的人;如果這些做法接受了痛苦的不幸,那要放棄它們。』

但只相信你自己經歷過的經歷和接受並認出是正確的,讓自己和別人受益的。只有其才是人類和生活的終極目的。請把它作為一個標準。 」

佛陀說:「只要相信你自己經歷過並確認是正確的經驗和使自己和他人受益的。只有其才是人類和生活的終極目的」(示意圖,圖片來源:Pxhere/CC0 Public Domain)

目前,社會有多變化,真假難分,銅金混合。當奸邪人被選時,君子必離開。當獻媚人得意,正義人就被冤枉。當假被認為是真的時候,真將被認為是假。因此,我們可以參考辨別聖人的真假、解假,然後使用理智來判斷,自我檢驗,這樣可能不難地區分。

(責任編輯:紅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