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時期,琴家輩出,鄭國有一位琴家叫師文,琴藝精湛無比。

師文年輕的時候,聽聞師襄彈琴時鳥兒會隨著樂聲起舞、魚兒躍出水面傾聽,心中覺得嚮往,於是便背著行囊長途跋涉去拜師襄為師。師襄是有名的嚴師,是不輕易招徒弟的(孔子也曾向師襄學琴),師文經過再三的懇求終於感動了師襄,於是收他為徒弟。

師襄為他講授樂理,教導他調弦定音,三年過去後,各種指法,師文無不精通。但是就是彈不出一首完整的琴曲來。師襄認為師文不適合學琴,就對他說:「你還是回家吧!」

古琴 (資料圖片:wikimedia)

師文悔悟的自責道:「我知道,是我常常心手不專。我並不是不能調好弦、定準音,也不是不會彈奏完整的樂章。我所關注的並非只是音調節奏,我真正追求的是想用琴聲來表達我的心聲啊!在我還不能做到使音樂發自於內心,再感應到樂器的時候,手指也沒能和琴弦配合好。請老師再給我一些時日,看看是否能有長進。」師襄同意了。

師文覺得古人彈琴,是用來涵養性情的,如果要彈琴,先要做到心志沉靜,使內心和諧沉穩。於是,師文或登上山峰,或來到水邊焚香靜坐,衣冠整齊、雜念全無、心志專一,他兩手從容抬起,開始撥弦。就這樣練習了一段時間,師文前去拜見師襄。師襄讓他彈奏一曲。

師文這時心身俱正,擺好古琴,靜默片刻之後,開始了彈奏。

師文首先奏響了屬於金音的商弦,使之發出代表八月的南呂樂律,只覺琴聲帶著涼爽的秋風拂面,草木都要成熟結果了。

對著這金黃收穫的秋色,他又撥動了屬於木音的角弦,使之發出代表二月的夾鍾樂律,隨之而來的是溫暖的春風,草木探出嫩芽,展現出一幅萬象更新的春天美景。

接著師文奏響了屬於水音的羽弦,使之發出代表十一月的黃鐘樂律,隨之竟使人感到霜雪交加,江河封凍,一派肅殺之景出現在眼前。

最後,他叩響了屬於火音的征弦,使之發出代表五月的蕤(ㄖㄨㄟˊ)賓樂律,又使人彷彿看見了驕陽似火,寒冰消逝,酷暑炎炎。

古琴 (資料圖片:wikimedia)

在樂曲將終之際,師文又奏響了五音之首的宮弦,使之與商、角、羽、征四弦產生和鳴,頓時在四周便有南風輕拂,祥雲繚繞,彷彿有甘露從天而降,清泉湧出。

師襄在一旁靜靜地聽著,等師文一曲彈完,才問道:「你知道你的琴藝為什麼有長進嗎?」

師文回答說:「彈奏古琴,只有內得於心,才能外應於器,『得心』才能『應手』,心手相應,用正心、正念達到身心合一,與天地相和的境界。這是弟子苦思多日之所悟。」

師襄聽完之後感嘆地說:「看來,你是最懂琴的人。晉國樂師師曠彈奏《清征》,十六隻玄鶴在廊門前降落,引頸和鳴,舒翼起舞。齊國鄒衍吹奏樂曲,五穀不能生長的寒冷北方也會變得春暖花開。但是他們也無法超越你,他們將要挾著琴弦,拿著簫管跟在你後面來向你學習請教了。」

******

在古代,有禮樂制度用來維持社會的秩序,古人認為,音樂對人心情感有著重要的影響,而儒家思想也認為音樂對人性能夠起到教化與啟迪的作用。所以當師文在彈琴之前,透過靜坐達到了心無雜念的境界後,所彈出的音色才會如此的富有力量,讓師襄也自嘆不如。

文章來源:明慧網

(責任編輯:鈺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