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有人以為古時候的夫妻,是丈夫高高在上,妻子卑躬屈膝,因此有所謂的「男尊女卑」。錯啦!古人講究的夫妻之道可不是這樣。

相敬如賓

春秋五霸之一晉文公(重耳)因為流亡在外,弟弟夷吳在晉繼承了王位,成為晉惠公,並派人追殺哥哥,二次都失敗告終。

晉惠公的老師是郤芮,重耳後來獲得秦國、齊國的支持,回國執政;郤芮密謀要殺害晉文公,在失敗後,郤芮被處死,兒子郤缺也被貶為平民。

一天,晉文公的大臣臼季(胥臣)奉命外出,路過郤芮的封地「冀」,見到一名男子在鋤草,原來是郤缺。

這時,郤缺的妻子把午飯送到田頭,雙手捧飯,恭敬地遞給丈夫;郤缺莊重地接過飯食,畢恭畢敬感謝上蒼的恩賜,才開始吃飯。

郤缺的妻子侍立一側,等他用餐完畢,收拾餐具器什;兩人像客人一樣端莊有禮。

相敬如賓,是妻子敬慕丈夫,丈夫珍惜妻子。圖為清代畫家改琦所繪人物。(公有領域)

臼季回到宮中復命,向晉文公鄭重推薦了郤缺,「尊重他人,是德行的典型表現。能夠尊重他人的人,就必定是有德行的。請君王任用他。」

晉文公雖然有些不放心,但還是任用了郤缺,命他為下軍大夫。

文公過世後,兒子襄公繼位,郤缺在箕地的戰爭中立了大軍功,凱旋歸來,晉襄公將冀地重新賜予郤缺。郤缺後來成為晉國的重臣,也是冀姓的先祖。

「相敬如賓」說的就是郤缺和妻子互相尊重的故事,妻子敬慕丈夫,丈夫珍惜妻子,幾千年來,它是夫妻之間最高境界的代名詞。

張敞畫眉

漢朝京兆尹張敞才幹出眾,但因每日為妻子描畫眉毛,被人誤以為他耽溺於閨房之樂,有人因此在皇帝面奏了他一本。

其實,張敞與妻子本是鄰居,幼時張敞頑皮,擲石子傷了妻子的面部眉毛處,使她破相,因而姻緣難覓,張敞知道後非常內疚,就上門提親,與她結為夫妻。

張敞與妻子本是鄰居,幼時的張敞十分頑皮,玩耍時擲石子傷了妻子的面部眉毛處,使她破了相。圖為宋 佚名《小庭嬰戲圖》。(公有領域)

因為妻子眉部傷疤影響了容顏,張敞因此自己動手,每天親自為妻子描眉遮蓋傷疤,也因此練就了一手好技術。

漢宣帝在了解情況後,便不再追究了。

讓我們以人人熟悉的孔老夫子的話來做結尾。

有天,魯國國君魯哀公和孔子聊天,談到了夫妻話題,這篇談話被收錄在《禮記∙哀公問》中。

孔子說:「過去的堯舜禹三代聖王尊重妻子,遵循夫婦之道。因為和妻子的關係是親情關係中最主要的,怎麼可以不尊重她呢?(昔三代明王之政,必敬其妻也有道。妻也者,親之主也,敢不敬與。)」

東晉顧愷之《洛神賦圖》宋人摹本(局部),藏於弗利爾美術館。(公有領域)

作者:魏谷

──轉自《大紀元》

******

重新看到夫妻之間的相處之道,似乎對現代人有所省思。夫妻之道原來是這樣,相互尊重、尊敬,而不是各自為政,或是一山不容二虎,這些現代的玩笑話反映了幾分真實。我們就從今天試著重新看待自己的另一伴,也許會有不同的新生活。

(責任編輯:Nico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