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城的傍晚涼風習習,神韻藝術團在這裡的演出卻異常火爆。從5月4日到6日,神韻巡迴藝術團在這個世界人口最多的第二大城市墨西哥城連演4場,每場5千個座位的宏大場面非常熱烈,最後兩場一票難求,幸運買到神韻票的約2萬名觀眾被純善純美的演出深深打動。

墨西哥城國家禮堂(AuditorioNacional)是當地廣為人知的文化中心,座位面向舞台,呈扇環型排開,場面十分壯觀。在2017年全球劇院售票排行榜上,墨西哥國家禮堂超過美國TheAxisAtPlanetHollywood和英國倫敦的RoyalAlbertHall,位列全球第一名。

神韻在國家禮堂的演出,吸引了當地政治家、顯赫家族、政府高官、商界富豪、影視明星、節目主持、教授學者等各種人群競相觀看,有人三個月前就給家人買了最好的座位,有的寧可坐飛機也要趕到墨西哥城一睹神韻的風采。

古老的神傳文化再現中美洲的舞台,打開人們的記憶,喚醒眾生,一些墨西哥觀眾表示,觀演出時自己身臨其境,「好像也在舞台上翩翩起舞」,有的說,「二胡讓我想家,好像重回故里」,也有小朋友說,「自己前世是中國人」。

神韻演出中所展示的天人合一、敬天知命、善惡有報等傳統價值觀,得到墨西哥主流觀眾的心靈感應,不少人對「真、善、忍」的價值觀深感認同,深深感謝神韻「為保留並發揚傳統價值的努力」。

5月6日晚上,Antonio Muri先生和太太觀看了神韻在墨西哥城國家禮堂的演出。(麥蕾/大紀元)

日本川崎汽船駐墨西哥總經理:二胡音樂帶我重回故里
AntonioMuri先生和太太MalenyMonge女士一同觀看了演出。中西樂器合璧的現場樂團演奏的音樂,尤其是二胡的聲音純淨悠揚,令他們感到彷彿回到童年那純真快樂的時光。

AntonioMuri是日本川崎汽船株式會社駐墨西哥的總經理,川崎汽船是世界著名的全球性物流服務供應商,航線和服務網絡遍布全球各地。

「演出真是卓越不凡,音樂非常美!舞蹈家們令我欽佩,他們真是出類拔萃!最令我佩服的是舞蹈家們之間的協調同步。我明年一定會再來!」Muri稱讚道。

他們一致稱讚女高音的演唱非常美麗,撥動人們懷舊的心弦。「女高音的歌唱美極了,美麗動人!我也很喜歡那個獨特的樂器二胡」,他表情專注地說,「這種傳統的樂器所發出的聲音令我震撼,令我有一種想家的感覺。」

沐浴在二胡音樂中,Muri感到心曠神怡:「這種音樂將我帶回了童年,重回故里,那時候的我非常快樂,我很懷念那些日子。」「我也是,音樂深深地打動了我,我在聆聽的過程中感到很快樂。」Monge贊同地說。

Muri還從演出中體會到更多內涵,包括:創世、神靈、生命的上升和墮落。他說:「演出講述的是非常傳統的內涵,談到了創世和神性,我們在遭遇艱難的時候心懷希望。神韻演出在很多片段中都展現了希望。人要相信光明,我們都來自天堂。如果我們做好人就會回天堂,如果我們做壞事那就得墮落。」
律師行老闆兼CEO:修煉人的魔難令我悲傷

DoménicoLozanoBullrich先生和太太LeticiaCastillo都是律師,他們在墨西哥城擁有一家律師行Principia,太太擔任該公司的CEO。

Bullrich看到神韻廣告後深受吸引,邀請全家人一同觀賞。神韻演出的音樂、舞蹈和天幕的組合所達到的效果令人驚豔,令故事場景的呈現非常立體,觸及人心又過目難忘,他們表示還想再來觀看。

Castillo稱讚:「我很喜歡天幕背景的設計,效果非常美。尤其是舞蹈家們從天而降並出現在舞台上,那個場景非常吸引我。」她表示可以感受到舞台上散發的能量,「尤其是當舞蹈家們跳躍的時候,給人的感覺是如此自由奔放。」「一些場景令我感到震撼,故事情節跟音樂的配合,令人有一種覺醒的感覺。」

Castillo對表現修煉者反迫害的故事非常關注,事情的真相令她感到震驚。「這對新婚夫婦所經歷的魔難令我感到悲傷,看到那位新郎在監獄中被毆打時,我的心被深深地觸動了。」她表示,「僅僅是因為藝術家堅持信仰,就無法回到自己的國家,這一點太令我震驚了!」

《覺醒》的故事令Bullrich感到震驚,故事是說一位古代的將軍不願再殺害生命,選擇放下屠刀走入修煉。他說:「這個故事很驚人,無法用言語來形容。不管是否是在戰爭中,當人們想去傷害別人的時候要三思而後行,要想想帶給對方家人的痛苦。」

5月6日晚上,Pedro Mira先生(右)和朋友觀看了神韻在墨西哥城國家禮堂的演出。(麥蕾/大紀元)

墨西哥影視劇院三棲演員:想更多地了解法輪大法
PedroMira先生是墨西哥影視劇院三棲演員,他剛拍攝完成拉丁文版的電影《我最好朋友的婚禮》。和朋友一起觀看神韻演出後,他稱讚演出令傳統和信仰回歸,傳達了希望和重生的信息,並表示想更深入地去了解法輪大法。

「演出非常美麗動人。傳統、信念和宗教信仰的回歸非常引人矚目,這種傳統的文化依然留存,讓人感動。神韻擁有美麗動人到無法置信的舞蹈技巧、歌聲和音樂。主持人非常好,給人很溫暖的感覺。」

Mira還稱讚,「舞蹈家們的表演美妙極了。他們不僅僅在跳舞,還有帶表情的表演,他們都是很好的演員。」

除了神韻藝術形式的精美,Mira從中看到更深奧的信息。他說:「希望、信念、重生和信仰。」他由此看到中國傳統文化是神傳的,「這種文化擁有平和、正義和愛。」

二胡獨奏令他感到驚歎。「二胡的演奏真是不可思議,我之前不知道這種樂器。一個人的情感能夠通過這種樂器來表達,真是不可置信!」

得知神韻藝術家們修煉法輪大法,Mira說:「這(修煉)就是為什麼音樂和舞蹈如此契合,音樂家和舞蹈家能夠溝通的原因。看完演出後,我想去深入地研究這種功法和理念,了解(這種功法)的基本要求。」

來源: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