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博煒原本是人稱羨的科技公司工程師,因八仙塵爆而跌落人生谷底,他在燃燒的粉塵烈焰中前進,倒了再起,就算燒毀了四肢仍要前行,有如鳳凰浴火重生,只因為有家人在等他。

2015年6月27日在新北市八里區八仙樂園所舉辦一場彩色派對,發生粉塵燃燒事故,造成多人死傷的悲劇,然而傷者下半場的人生仍在身心復健中拔河著。

他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形容,八仙塵爆似乎是他冥冥之中難逃的劫難,事發前曾多次要離場卻都被友人留下,還一步步走向堆滿粉塵的舞台前。

當粉塵被點燃時,周遭是連串驚叫奔逃,他只能在火中奮力前行。就算被人撞倒趴在火中時,他說,此時想的就是家人仍等著他回家。也因此,他爬起再走,直到逃離火場。

但這不是宗教「過火」儀式,而是真實的在火中走過。曾被燙傷的人都知道傷口刺骨的痛,這場火燒毀了四肢,他說,看著被火燒得皮肉分離、血肉模糊的肢體,踩著、坐著及在漂漂河中浮著,直到送上救護車的漫長過程中,每次移動都是皮肉沾黏後剝離的劇痛。

別人或許傷重意識模糊了,可是他卻一直清醒著經歷接踵而來的痛苦及生存抉擇,但他只有一個信念,就是要活下來。

他說,在醫院加護病房中插管不能言語的日子,他隨時可能死亡,但他每天都瞪大眼睛表達自己仍活著,但他的父親曾含淚問他:「你要到另一個世界當天使嗎?或是截肢?」面對人生最困難的選擇題,但就算他只能轉動眼睛也要示意「我要活下來!」

做了截肢決定,他說:「當時我在床上就已大哭了,只是插著呼叫器,連哭也哭不出聲。」從事發以來都是家人力量讓他撐下來。

尤其是在加護病房時探訪時間,就算父母進來只默默站在一旁,無形中讓他有一個有人在等待的感覺,這也是讓他不願離開,堅持活下來的原因。

黃博煒在八仙塵爆事件截肢求生,他用觸控筆一字一句 的敲出9萬字的遇劫經歷,期待他的故事能勉勵其他八 仙傷友與身障者走出陰影。;(圖片來源:中央社)

只是黃博煒全身燒燙傷面積90%,相對換算的死亡率是超過9成的,可是在他強烈求生意志下,一次次從病危中活下來,這讓國內外醫生都頗驚訝。

他表示,求生的動力就是他的家人,「家人在等我,一次又一次給予我力量!」也因此,在面臨四肢截肢才能拚可能僅有5%的生存機率下,他都願爭取活下來的一絲希望。

黃博煒表示,出院後仍遇到很多挫折,甚至有人對他說,為何把自己燒成醜八怪,這讓父母情何以堪;有一次在學校附近排隊買雞排,突然有一位媽媽走過來問他,「先生你可以不要在這邊嗎?」因為會嚇到自己的孩子!

當下的他心理很不好受,他沒有擋到別人的路,也只是想開心地吃著香噴噴的雞排而已,他雖生氣,雞排店老板聽了也很生氣,並出來拍拍肩膀安慰他。

但後來想到這個媽媽出發點是為了孩子,不是心理上真的討厭他,就像自己的爸媽關心自己一樣,後來也就慢慢地釋懷了。

如今他活下來了,他說,他不僅要為家人而活,也要用正面能量鼓勵所有人有突破生命困厄的勇氣。

他這麼年輕又這麼努力卻遇上這事故,他說,心裡不服輸也不甘心,心想只要他願意去做些事,了不起就是失敗,但失敗後再慘的境遇也不會比他現在更慘多少了,因此,他著手把他的故事寫下來。

他表示,希望他的故事可以帶給其他人力量,「我不侷限於失去什麼,而是剩下什麼,我還能做什麼。」他想活得跟一般人一樣,最重要的是,他希望能自力生活,不想再給家人增加負擔,因此,他積極復健,希望能運用義肢重新站起來。

如此,他已能用觸控筆打電動或線上遊戲,熟能生巧,甚至比用滑鼠的人還可能厲害一點,但國文不好的他,寫書是一大挑戰。

他用觸控筆一字一句的敲出9萬字的遇劫經歷,這就是他的「截後人生」,他強調,透過不斷努力調整心態,希望把自己活得跟一般人一樣,也期待他的故事能勉勵其他八仙傷友與身障者走出陰影。

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