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

人到七十歲,能隨心所欲而不越出規矩。這是孔子晚年對自己人生歷程的概述,言簡意賅,深遠精闢。

老去,是自然而然的結果。

但在這段期間,老年就像是奔騰的河流將入海之前的一片開闊的平靜,老年是花繁葉茂之後的瓜熟根固。如果說青春是夏花之絢爛,老年則好比秋葉之靜美。

如果說青春是夏花之絢爛,老年則好比秋葉之靜美。(pixabay)

持心豁達

《酬樂天詠老見示》

人誰不顧老,老去有誰憐?

身瘦帶頻減,發稀帽自偏。

廢書緣惜眼,多灸為隨年。 

經事還諳事,閱人如閱川。

細思皆幸矣,下此便翛然。

莫道桑榆晚,為霞尚滿天。

莫道桑榆晚,為霞尚滿天 (pixabay)

這是劉禹錫在看到好友白居易一首哀嘆年老的詩之後所作的和詩,不同於白居易詩作的傷感和哀怨之情,有種老而豁達的開闊感,而著名的詩句「莫道桑榆晚,為霞尚滿天」就是出自本詩。

劉禹錫在詩中客觀的陳述了人年老之後,身體上的各種衰老與不適,但也樂觀地提到了老年的優勢——經事多,閱人多,看事透,不茫然(經事還諳事,閱人如閱川);蘊含著老年可期,老年可成的積極信念(莫道桑榆晚,為霞尚滿天)。

這是一種豁達的心態,一種不甘因年老而沉淪的自我期許。

古人的智慧融合了儒家的「剛健有為」和道家的「樂天知命」,豁達面對人生的夕陽階段,不哀嘆日落薄暮,而欣賞紅霞滿天。

自得自娛

古人年老後,不再像青壯年一樣的勞動,漸漸淡出社會,從容度日,頤養天年。

心境好,生活愉快,是古代醫學所推崇的養生術裡必不可少的一環,因此豐富的老年娛樂生活至關重要。

古人都有哪些老年娛樂方式呢?

清代畫家陳尹繪有《娛老圖》,形象生動得描繪出古代老者日常相聚娛樂的風俗。

撫琴吟詩、評古論今、舞文弄墨、養鶴調羹、簪花飲醇……十二冊畫中,老年自娛共娛愜意豐富,使得當代很多人艷羨不已。

其實古人就是以豐富多彩的愛好和娛樂,將老年生活過得如少年一般多彩多姿。

北宋理學名家程顥有一首詩,與《娛老圖》有異曲同工之意:

雲淡風輕近午天,

傍花隨柳過前川;

時人不識余心樂,

將謂偷閑學少年。

他認為人老了也要有少年那樣對生活樂趣孜孜不倦的追求,寄情自然風景,多行走,愉悅身心,讓自己的內心保有歡樂。

豐富的愛好,歷來是解決生活空洞無聊的有效法寶;相同愛好的朋友,是一起娛樂互動,一起度過老年時光的最好陪伴。

九江琵琶亭白居易石像 (維基百科)

就像唐代洛陽城裡的劉禹錫和白居易,宴遊唱和;就像清代揚州城裡的「揚州八怪」,遊山玩水,詩畫往來。

白帝城劉禹錫像 (維基百科)

老去後,有大把的時間,有相對的自由,如果又有自身的愛好,和玩在一起的朋友,那老年生活就不會枯燥。

以智饋世

《國語.晉語》記載:「國家有大事,必順於典刑,而咨訪於耇(音ㄍㄡˇ)老,而後行之。」

老年人因為經事多,年歲大,思想成熟,處世穩重,是社會的活歷史,活文獻,無論是一家、一鄉、還是一國,都敬重老人的地位,正所謂「老人為寶」,如漢高祖劉邦時期的「商山四皓」,雖已年老,但是品高德劭,智慧過人,高祖曾數次遣人求訪出仕。

這是因為在古代老人等於是品德高、思想深、智慧多、見識廣的代名詞,從朝廷到民間,大都樂於傾聽「耇老鄉賢」的意見。

古代年高德劭的老人對當地風氣維護糾正、社會治理,大多都比較熱心,積極參與和倡議,或論事,或著述,或教授子弟,用自身的智慧和經驗服務社會,提攜後輩,匡正時風。

老人雖然淡出公務仕途,但學問見識過人,品德服眾,多為人中之望,若積極運用自身智慧和影響力,可有效為當地和社會作出貢獻。

更待菊黃家醞熟,共君一醉一陶然。

老去不是難題,優雅度過老年才是課題。

古代的老年人,可以說智慧得做到了老而自重,老而自得,老有所娛,老有所成。

在安度晚年這件事情上,學習古人的智慧與心得,對當代人大有裨益。

二千多年來,古人對生命有著理性的認知,對老年階段也看得通透。古人無論在心理上還是在行動上都有相當有智慧,以怡然自愛、自得自娛的方式,安享晚年。

 

(責任編輯:鈺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