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滿慈愛的語言如春風拂面。圖為日本鳥羽海岸的自然景色。

即使遵照著邏輯理論,太直接的說話方式仍舊無法讓閱聽者接受。義正言辭的責備,會讓被責備者在立場上產生階級的落差,而這是大部分人所不能接受的。但若是經過委婉和善意所修飾的語言,就彷彿春風拂面,舒適而祥和。溫柔而正確的語言,才能感化人心。筆者在意識到這道理前,確實經歷了一段漫長的旅程。

在筆者成為修道者前,筆者早就察覺到,對友人和對家人的說話方式態度不太相像:對友人時常保持客氣,但對家人卻肆無忌憚。然,家人仍舊是人,當筆者責罵或抱怨家人時,儘管筆者的語言再有道理,還是會導致一場惹人心煩的爭執。

開始修行之後,筆者漸漸意識人們思考的階層不太一樣,個人的氣量和耐性等級也不盡相同。即使如此,眾人仍舊沒辦法體悟善意和說話方式的重要性。最實在的例子便是對外人說話時能夠保有耐心,但對親朋戚友下意識所犯的過失鍥而不捨,以氣勢洶洶的態度強勢要求對方認錯方肯罷休。這種行為的下場,便是破壞了與親近之人的友好關係。口不擇言讓人們與親人之間形成了莫大的隔閡。

以「翡翠城」著稱的美國西雅圖的晚霞與日落。

善語有如春風,惡言彷若污水。話語是人們建立關係的橋樑,而充滿仁愛善意的和氣語言才能實際地發揮感化的功能。一般來說,讚賞認同的語言就好像春天暖和的日光,帶來溫和親親的感受;關切激勵的語言則彷彿久旱逢甘露,滋潤人心並給予莫大的鼓勵與勇氣;平心祥和的問候,是廣結善緣的橋樑,穩固而通順。相對來說,謾罵、粗言、詆毀、自大、嘲諷等等惡語,則如污穢之水,令人棄而遠之。有句話說『利刀割体疮犹合,言语伤人吃不消』,使用惡言與人交往,即損人且不利己。不積口德之修行人,永遠無法得證正果。

改變自己容易,但改變他人就苦難難得多。責備和命令無法確實地改變他人,唯有善意及溫和語氣的慈愛之言才能打開人們的心扉,指引內心陰暗的人們前往光明的路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