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55年春,直隸地區遇到大旱,而在上一年,順天、永平、保定、河間、宣化五府因雨水過多,米穀歉收。

巡幸熱河的康熙皇帝趕緊於4月14日令禮部祈雨。

數天後,康熙帝又接連得到各直省未曾遇雨的奏報,心中愈益焦急,再度寄發諭旨,命在京大學士、九卿等虔行祈禱。

5月初5是中國傳統的端午節,民間素有歌舞宴飲的習俗,為防止大臣們祈祝鬆懈,5月1日,康熙帝特諭令隨行大學士嵩祝:「京城左右,仍然嘆旱:朕心不安,不知眾大臣亦念及否。目前端午節,恐互相會飲,應行嚴禁,並令各官竭誠祈禱,爾將此旨,速發京師,傳諭九卿。」

康熙本人也於5月初4,即端午節的前一天,「於宮中,每日止進膳一次」。

在這半個月內,前後共發出4道祈雨諭旨,反映了康熙的焦慮。

但是,在京的各部院衙門的大臣們,雖屢屢接到從熱河來的催令,但置若罔聞,遲遲不予回奏,直至五月初,才草草地上了一道奏折,報以「忻幸」得雨,藉以敷衍。

康熙帝接報後,勃然大怒,即令大學士嵩祝即刻馳驛回京,追查上奏折之人及祈雨不親到者予以題參,並同時警告嵩祝,查案務須從嚴,不可弄虛作假,「若仍徇情面,一經覺察,必將嵩祝並誅之,陳名夏即伊榜樣」。(《清聖祖實錄》卷268)

康熙帝這次下了決心,要狠狠地懲處那些陽奉陰違、無視百姓通股的官員。

5月11日,嵩祝遵旨上疏,參劾戶部尚書趙申喬等人祈雨時不親到,殊屬溺職,應交予吏部、都察院嚴加議處;而大學士王談等以患病為辭,於祈雨處,只親到一、二次,也屬不合,應交予吏部察議。

上奏折之九卿諸臣於折內妄稱忻幸,應交予未預此事之九卿諸臣,嚴加議處;

奏疏的最後,嵩祝以自己屢奉祈雨明旨,而未能及時參奏祈雨不誠之員,實庸劣愚昧,請一併交部嚴加議處。

彈奏得到康熙帝允准。6月初1,懲處方案出爐,被參奏的34人中,多數被革職,僅有大學士王淡一人因病倖免。

此案的發生,首開清代因祈雨不誠、嚴處要臣的先例,乾隆初年更恢復古制,定期舉行雩祀禮。

明朝的《大明會典》記錄,1585年,該年大旱無雨,連井裡都沒水了。

萬曆皇帝親率4,000多名文武官員到天壇祈雨,他發布訓辭,由於他本人缺乏德行,但同時也是貪官污吏克剝小民,冒犯天和的結果,務必要改弦更張,斥退惡人,推行仁政。

《神宗實錄》記載,未到一個月,驟雨帶著冰雹,連降了兩天。

驟雨(資料圖片:網絡照片)

在清朝的《世宗實錄》記載:中國歷史上最為勤政英明的帝王之一雍正帝多次批示,凡是地方旱澇災害都是人事造成的。

或者朝廷政務上有過失,或者總督巡撫瀆職,或者太守知縣不稱職,又或者地區之中,人心奸詐虛偽,風俗不夠厚道,這些情況足以冒犯天和,而招致災殃。

地方招災,官員奏報,雍正皇帝就批示:何等督府就有何等年歲。天道隨人,快得很,實在令人生畏。

──轉自《看中國》

******

現代人以為皇帝吃香喝辣,十分羨慕,這其實有很多的誤解。古人認為當官的德性不佳,或該區人心險惡,就容易給地方帶來災難,這也是古代中國被周遭的小國尊為「天朝」之故。

這也是為什麼每當災難發生,皇帝就要下詔罪己,第一個這樣做的是商湯,他覺得自己沒有德行,做得不好,才給百姓帶來災禍,以後代代都如此。

凡事都先想到自己做得如何,從自身要求起,這就是傳統文化留給世代的美德,連皇帝都不例外。

(責任編輯:Nico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