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台南市中西區民族路這棟有著巴洛克風格外牆的建築,會有種時空錯亂的感覺,污黑白牆,破舊木櫥,磨損算盤,幾乎找不到現代物品,這裡是百年老店「金泉成雜糧行」。

看到背著相機的媒體記者走進來,坐在已有半世紀歷史木桌後方、正撥打著算盤的王東林,手揮了兩下說「我們只是在賣農產品的,不是專業的店家,你們要採訪什麼」。

話說歸說,仔細往店內2樓木梯一看,3篇10多年前當地媒體報導金泉成的文章,卻被慎重地貼在牆面上;話匣子一開,王東林倒是頗為健談,記憶力也不差,聲音響亮有力,一點都不像是83歲的老翁。

台南市中西區民族路百年老店「金泉成雜糧行」,店面空間不大,放滿了各式雜糧。(圖片來源:中央社)

「我的阿公叫什麼名字,一時想不起,啊,對了,他叫王文祝,從中國大陸福建泉州來的,我沒見過他」。談起金泉成雜糧行的由來,王東林從他的爺爺開始說起。

王文祝來到台南後,落腳在現在的中西區新美街賣雜貨,王東林的父親王狐接手後,改賣種子,遇上日治時期執行都市計畫,拓寬民族路,王狐才搬到現址,賣起雜糧。

王狐賣雜糧,將店名取為「金泉成」,就在這棟有著巴洛克風格的建築落地生根,育有老大王添福、老二王建章、老三王錫碧、老四王東林、老五王正義等眾多兄弟姐妹,5兄弟中除王正義外,其他4人都在父親的雜糧行幫忙,學著如何做生意。

台南市中西區民族路的百年老店「金泉成雜糧行」,有著巴洛克風格的外牆,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美軍轟炸台南後留存下來的。(圖片來源:中央社)

「當時金泉成生意做很大,幾乎是全台豆類的集散地,日本戰敗尚未撤離台灣前,金泉成還從中國大陸進口雜糧」王東林回憶說,當時他雖年幼,因接觸家族事業,就會聽到父親和哥哥談論農產品如何進口的事,後來國共內戰交惡,兩岸互不往來,金泉成雜糧來源才依賴嘉南平原的農家。

金泉成在民族路生根,也不是一帆風順,二戰末期,台南遭美軍轟炸,金泉成幾乎全被炸掉,只剩建築物左右兩面牆及巴洛克風格的店牆,王家只好以竹子、木板慢慢重建,如今金泉成內部的木板、木梯、掛鐘等,都是那時候重建留下來的。

在重建過程中,因外觀嚴重毀損,王狐就去做了一塊巨型的木製招牌,上有「金泉成」3個大字,掛在大門上方,沒想到這塊招牌掛了幾十年後,半夜竟被偷了,當時不像現在監視器密如蛛網,王家只能報警,豈知警察勸說算了,王家也無可奈何。

走過百年的台南市中西區的「金泉成雜糧行」,如今只剩83歲的王東林守著這家老店,聘請2名員工幫忙。 (圖片來源:中央社)

離奇的是,王家兄弟有天看電視介紹古玩,竟在電視畫面上看到自家被偷的「金泉成」招牌,王家兄弟再度找上警方,警方要他們自己想辦法,王家兄弟左想右想,只好坐車北上,把這塊招牌買回來,直接懸掛在屋內,多年來沒再被偷。

金泉成是家老店,價格品質實在,忠實客戶不少,在金泉成店內只要站個10分鐘,可以輕易看到人來人往,進進出出,大家買東西的速度都很快,不會在店內挑半天,王東林和2個員工,手腳也不慢,逾百種雜糧,信手拈來,價格一清二楚,朗朗上口,甚至還有老外來買東西,感覺也像是老顧客。

金泉成店內空間不大,只有7、8坪,門口、牆邊堆置各式雜糧,琳瑯滿目,連天花板都用鐵絲垂掛著一包包的菊花,店面後方是30多年前改建的倉庫,共有3進,堆滿了一袋袋雜糧,店面一缺貨,直接到倉庫取貨,很方便。

走過百年的台南市中西區「金泉成雜糧行」,店內幾乎找不到現代物品,店家收到的鈔票,沒有收銀機收放,而是直接塞進桌子的縫隙中。(圖片來源:中央社)

不過,大賣場林立,年輕人喜歡逛百貨,也讓金泉成受到衝擊;金泉成員工說,在年輕人和觀光客的眼中,金泉成只是一家舊式雜貨店,路過時根本不會想看,加上景氣不佳,金泉成生意近來確實有些滑落。

王家兄弟也一一凋零,如今只剩王東林守著這家老店,屋中除了進貨出貨的雜糧外,盡是百年的堆積,從屏東糖廠買來的大型日本台秤、小型的鴨母磅秤、收藏雜物的水甕等,都是王家的過往。但金泉成是否就此後繼無人?王東林倒也不擔心,他說,女兒有意繼承,已開始學著如何賣雜糧,金泉成還是會繼續做下去。

金泉成雖是百年老店,但開店歷史到底有多久?王東林說,他自己也不清楚,台南市政府曾經調查過,金泉成創立於1908年,就是在這個時候開業的,應該有這麼久了吧。

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