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是艱難困苦的時候,越能看出來是否修煉到家?是否經得起考驗?  

所以跑到深山老林去修行不算修行,真正的鍛煉,應該在紅塵之中煉心。  

******  

有一位老太太,虔誠信佛,整天在佛祖前「阿彌陀佛,阿彌陀佛」的念。他的兒子喊了她一聲:「媽!」

老太太問怎麼了,兒子沒出聲。老太太繼續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兒子又喊:「媽!」

又問怎麼了,兒子還是沒出聲。

老太太又繼續念。

兒子喊:「媽!媽!媽!……」

老太太惱了:「討厭,我在念佛,你在喊什麼。」

兒子說:媽,你看,我是你兒子哎,喊了你三次你就生氣了。

你天天在喊阿彌陀佛,祂老人家不被你煩死?

老太太念佛幾十年,定力應該很足,可是被兒子連續吵了幾次,還是沒有按捺得住。

這個故事雖然只是個笑話,但它揭示了一個很現實的道理:很多人一輩子講修心養性,可是一到關鍵時候,就會露出馬腳。不是沒用力,而是壓根用得不得力。

鍛煉意志得不得力,在生死關頭,看得尤為真切。

祈禱 (資料圖片:pixabay)

在平常日子裡看上去教養良好、應對瀟灑的人,一到危難的時刻,可能就會讓自己本能的慾望佔上風,而忘掉了自己平時鍛煉意志的堅持,就是為了做到「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從容與冷靜。越是艱難處,才越是修心處。

王陽明25歲的時候,已經是第二次參加京城會考了。就在他信心滿滿可以金榜提名之際,命運再次跟他開了個玩笑:由於受到別人的猜忌,他被人暗中打壓,這次科舉他還是名落孫山。來安慰的人都一番悲戚,就差淚流滿面了。王陽明反而安慰他們道:「世人以落第為恥,我卻以落第動心為恥。」

一句話說得別人啞口無言。平日裡背過的大道理都不算什麼,真正到關鍵時候用得上的,才是好東西。也只有在艱難困苦的時候歷練過的,才能算是真修養。

一次考試落敗帶來的失敗,對王陽明來說還不算什麼大困難。命運中那個讓王陽明「百死千難」的地方,在貴州龍場。因為得罪劉瑾,他被貶為龍場驛丞。這個地方,是歷史上流放犯人的地方,方圓數里,荒無人煙。王陽明全部手下,只有一個老弱的士兵。他管理的子民,漢人沒幾個,苗人倒是一大把,還有很多是凶神惡煞,沒事就喜歡燒殺搶掠的彪悍匪徒。隨從的一批人早就離他而去,荒涼的地方連個辦公的場所都沒有。王陽明就像被命運拋棄了一樣。

他只能挽起袖子,自力更新:上山去開山劈石,為搭個衙門準備材料;又親自去找當地苗人,用手語教他們漢文化、禮儀知識,還讓他們住在自己周圍,開啟民智。修行悟道,就只能在自己吃飯睡覺的地方旁邊,做一個石槨,一有空就鑽進去打坐靜思。終於,在那個註定不平凡的夜晚,王陽明領悟到天地自然的道理——「聖人之道,吾心自足。」

苗族人(資料圖片:pixabay)

找了那麼久的聖人之心,原來早已在我心中。如果沒有一系列困苦煎熬的淬鍊,王陽明也不會如此徹底地了悟。你想得到的東西越宏大,需要經歷的烈火就越猛烈。痛苦就是痛苦,不能使人成長。使人成長的,是以痛苦為食,在痛苦中拚命掙扎長大的心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