貌若天仙:人們多用來誇一個人好看,容貌如天上的仙子一般美麗。「貌若潘安」就不一定常常聽到,不過,這確實是形容一個人很帥。在中國的成語或俚語有許多代稱,或有許多描述同一件事的詞或句子,會有比較上的程度差異,同時也能增加文章的可看性及張力。

******

潘安本名潘岳,字安仁,小字檀奴。或許是因為這位曾經侍奉中國歷史上最丑、最荒淫、最無恥的皇后賈南風的美男子,其德行操守實在當不起這個「仁」字,因此後人省略一字,乃有潘安之名。

最近,有書共讀分享了一篇文章,有關古代第一美男的傳奇人生。

貌若潘安,潘安究竟有多美?(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潘安究竟有多美?

潘安,千年來人們公認的美男子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呢?我們來看看他的故事。

在繁華的洛陽大道上,美少年潘安挾彈驅車,來去匆匆,卻惹得路旁女子為之傾心情動,擲果獻花,萬人空巷。

而相貌醜陋的左太沖,對自己沒有一個清楚的認識,效仿潘安夾著彈弓駕車而行,故作瀟洒地走在洛陽街上。由於相貌實在醜陋,惹得路兩旁的婦人向他吐口水,使得自己狼狽不堪。

說起這位左太沖,也並非泛泛之輩。雖其貌不揚但才華出眾,是西晉著名文學家之一,他有篇文章《三都賦》使洛陽紙貴,雖才思過人,但情商著實讓人著急。

左太沖的《三都賦》使洛陽紙貴。 (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潘安也不是空有容顏之輩,他出生於一個士大夫家庭,祖父為太守,父親為琅琊內史。從小就受到了良好的文學熏陶,總角之年(指幼年)以才能出眾著稱,在鄉間被稱為「奇童」。因少年才名,深得父親好友揚州刺史大儒楊肇賞識,將長女許配於他。

繁華的人世間,到處充滿了誘惑,堅守感情從來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潘安不僅有出色的容貌,更有出眾的才華,讓每一個見他的女子都為之痴狂。 

年輕俊美的潘安,是萬眾洛陽女子的夢,而他的心卻不曾輕易敞開,心扉的敞開只為一人,自己未過門的妻子楊蓉姬。他只一心一意守著對未婚妻的思念,那思念如雲,化作雨水,滴落心田,填滿整個心房。

西晉初年,孟春正月,天子親耕。潘安為了歌頌武帝躬身耕種的美德,作賦一篇《藉田賦》。這篇文章讓初入仕途的潘安聲震朝野,卻也遭人嫉妒,被人排擠出朝堂。「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像潘安這樣才貌出眾的人,哪能不遭嫉妒?

被排擠出了朝廷的潘安,10年沒有升遷,空有才華無處施展,鬱郁不得志。有許許多多的不如意,卻也有幸福輕啟門扉,經過17年漫長的兩地相思,29歲那年潘安迎娶了自己的未婚妻楊蓉姬。

人生就像一段旅程,有時平坦,有時顛簸,沒有人所行之旅是一直平坦,或是一直顛簸至終點。平坦之路風景稀鬆平常,顛簸之路雖然坎坷,卻也能領略到不一樣的溫情。

在潘安仕途滯官不遷的歲月裡,妻子楊蓉姬一直陪伴左右,不離不棄。因為有楊蓉姬的陪伴,那些沉悶的光陰裡,也能感到家的溫暖,兩人過著神仙眷侶的日子。在他鬱郁不得志的歲月,楊蓉姬似水柔情是他最大的慰藉。

有一段時間,潘安無心再戀仕途,也曾毅然辭官回到故鄉洛陽。因為母親病重,特意辭職回鄉侍奉母親。此時的潘安已不再年少帥氣,意氣風發,早已成為兩鬢花白的老者,曾經的追求者也早已散去,街上行人也無幾人相識。

時間永遠不會因為某一個人而停下自己前進的步伐,潘安不甘這樣碌碌無為地過完自己的餘生,強烈的功利心支配著潘安再度走向波濤洶湧的官宦鬥爭中。

回到洛陽的潘安成功攀上高枝,先後歷任著作郎、侍郎等職。有時候人的改變是一瞬之間,一種選擇。可是再怎麼改變,他對妻子的專一卻從未改變過。

在外人眼裡覺得像潘安這樣才貌雙全的人,如今又被朝廷重新啟用,家庭美滿幸福,鍾愛一人讓多少人艷羨不已。在他不得志的那些歲月裡,是楊蓉姬在身邊陪伴多年。而在他開始得志的時候,與他相伴23年的妻子卻不幸因病去世。

楊蓉姬離去,從此他的心就缺了一塊。無數個傷心的夜晚,獨卧空床,夜不能寐。望廬思其人,入室想所歷。舊時二人相伴的歡樂時光一一印在腦海,追憶著她的音容,從未想過續弦來緩解相思之痛。潘安為妻子含淚寫詩,那一首首發自肺腑的悼亡詩不僅開創了悼亡詩的先河,而且在悼亡題材上成就了不朽之名。

潘安與楊蓉姬的傳世愛情,讓潘安的美貌、才華、專一深情千古留名。一場傳奇,轉眼已過千年。千百年來,他的名字是美男子的標籤,身已死,名長存。

隨著楊蓉姬辭世,潘安所投靠的賈氏一族倒台,潘安被牽連,又得罪小人孫秀。孫秀乘機落井下石誣告潘安,五十三歲的潘安以謀反罪被殺,並誅三族,老母親和三個孩子一同遇難。

論相貌、才華,潘安都是人中龍鳳,對待自己的妻子和老母親更是至情至孝。可惜這樣一個近乎完美的人一生就這樣慘淡收場,結髮妻子先他一步而去,他的抱負終未能實現,還牽連親人共赴黃泉。世人皆知潘安容顏美,流芳百世的只剩下一身美名。

如若可以,這樣一個才貌雙全之人,他能夠將自己的才華得以施展,也許千古留名的就不是他的容顏之美,而是他為國的功勛業績。

人活著就會有貪念,妻妾權錢都想擁有。潘安一生只愛一人,一方面自己的妻子楊蓉姬乃揚州刺史大儒楊肇之後,賢良淑德,從訂親到結婚,不論是十七年兩地相思,還是滯官不遷期間的陪伴,都使兩人感情深厚。

另一方面潘安從始至終都是希望能夠身在朝堂,博得政績,他的心思從未過多地放在兒女私情上。

 潘安是怎麼死的?

潘安這個風流倜儻、才華橫溢的才子,在仕途上卻屢屢受挫。他因為一篇《藉田賦》被司馬炎大加讚賞,卻招致了朝中大臣的妒忌,潘安因此10年未得升遷。49歲時,潘安終於回到京城做官,並經常參與依附賈謐(當時賈南風皇后的親外甥)的文人集團「二十四友」的活動。

賈謐很欣賞潘安的才華,上朝的文辭多出自於潘安之手。賈謐的寵信,使潘安為其效力達到了忘我的地步,以至於在宮廷政權爭奪中,越陷越深。賈后、賈謐為達到長期左右朝政大權的目的,策劃謀害了太子。潘安被牽扯其中,最終招致「殺身滅門」之禍。

潘安在那起宮廷政變中到底扮演了什麼角色,至今仍是迷霧重重。也正是因為這些疑點和爭議,潘安成了後世不好評說的人——如今,人們就只記住了他的美貌。

來源:網路文章
(責任編輯:Je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