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入祥雲奔天宮,修煉成仙得道去。(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中國人是一個信神的民族,歷朝歷代有許多人追求神仙之術,希望脫離人世輪迴之苦,修煉得「道」。

當然,要想修成「神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修道者眾,成仙者少。

我們一般所聽聞的,多是人們苦苦鑽研經典,學習神仙之術,或追求名師,欲得其傾囊相授,或捨棄世間一切,入深山苦修……。以下這位「蘇仙公」不太一樣,他在人間和我們一樣正常生活,沒有去求道就已是神人,偶爾展現一些「神蹟」給眾人看,最難得的是他侍母至孝,即使領受天命而去,對母親的生活照顧也都事先設想周到,母親亡故之後,甚至經常哭母,長達三年之久。

原來,修煉成仙之人也有親情的牽掛,也心繫黎民百姓,不離仁義孝道。也許這樣一個修煉故事展現的不是捨盡所有「執著」,不過,保留了那麼一點「人情味」的故事更貼近人群,也頗有趣味呢!

家貧放牧 牛群馴服

桂陽人蘇仙公,素以「仁義孝順」聞名鄉里,於漢文帝時得道。

蘇仙公幼年喪父,家境清寒,與村中一些孩子共同當牧童,輪流照顧牛群。蘇仙公放牛的時候,牛群非常馴服,都乖乖的待在他身邊,寸步不離,甚至到了傍晚時分,不用驅趕牠們,牛群就自己順著路走回家了。

而其他小牧童們放牛時就大不相同了,牛群野性未泯,四處亂跑,經常越過山崗跑到危險的地方,讓牧童們追得筋疲力竭。孩子們好奇地問蘇仙公:「你是不是有什麼道術,可以讓牛不跑散,教教我們吧!」蘇仙公神秘兮兮地說:「這可不成,這是秘密,不能讓你們知道的。」

縣城買魚 頃刻來回

蘇仙公常常騎著一頭鹿,有一回,他和母親一起用餐時,母親看著桌上的菜色說:「已經沒有魚好吃了,這樣吧!明天你去買幾條魚回來。」蘇仙公一聽,馬上就把筷子插在飯裡面,拿上錢去買魚了,才一會兒功夫,就見他拎著新鮮的魚進門。

繼續把飯吃完以後,母親詢問他是從哪兒買來的魚?蘇仙公回答說是從縣城的集市上買的。母親聽到就火大了,以為他撒謊,懷疑的說:「你這八成是在騙我吧?從咱們家到縣城有一百二十多里遠,道路險峻難行,你卻能一眨眼間買好魚來回?我可不相信!」說完就要拿起棍子揍他。

蘇仙公見狀,立即向母親下跪道:「我去縣城買魚的時候,遇到舅舅也在街上呢!他還告訴我明天要到家裡來,您先別生氣,等明兒個舅舅來了,您問問他就知道我沒騙您了。」母親聽了以後,覺得也有道理,不如等明天問清楚再說,就暫時沒有處罰他。

第二天早上,舅舅果然到家裡來了,說昨天在縣城街上看見蘇仙公買魚,還和他說了幾句話。母親一聽,驚駭無比,方才知道自己的兒子是個神人啊!

白鶴來訪 成仙而去

蘇仙公曾經拿過一根竹杖,當時的人們說:「蘇仙公手裡拿的竹杖其實是一條龍。」幾年後,有一天,蘇仙公著手清掃屋裡屋外,將房子和院牆都做了一番整修。朋友問他:「蘇仙公,你這麼大肆整理房舍,是要邀請什麼人來作客呢?」蘇仙公回答說:「你看看,神仙要降臨了。」

剎那間,只見西北天空出現紫雲氤氳的異象,有十幾隻白鶴在雲中翩然飛翔,不一會兒就降落在蘇家門前,不料,這十幾隻白鶴降落之後,竟然全都變成十七八歲的英俊少年,個個儀態大方,舉止灑脫,英姿挺拔。

蘇仙公十分鄭重地上前迎接他們,然後對著母親跪拜說:「母親啊!兒子領受天命,今日應當成仙而去,迎接我的儀仗已經到了,兒子必須走了,此後不能夠再侍奉母親,為您養老送終,請原諒兒子!」說完再次向母親叩拜辭行,母子兩人相擁而泣。

瘟疫盛行 井水救人

母親心如刀割:「你就這樣走了,我將來依靠誰啊?!」蘇仙公告訴母親:「明年會有瘟疫發生,咱們家院子裡的井水和房子旁的桔樹都能夠代替兒子奉養您,您記好了,只要打一升井水或是摘下一片桔葉,就能救活一個病人。我還為您留了一個櫃子,如果缺少什麼東西,您只要敲一敲櫃子,告訴它,它就會幫您把需要的物品送來,但母親千萬不可以打開櫃子,一定要記住。」說完就出門了,但他踟躕不前,心裡依戀不捨,最後縱身躍入雲中,腳踩紫色祥雲,鶴群環繞在他左右翺翔,直奔天宮而去。

第二年,果然天下瘟疫盛行,百姓苦不堪言,許多人聽聞蘇仙公成仙的事蹟,一傳十,十傳百,許多人都不遠千里來求蘇仙公的母親治病,母親就用井水和桔葉治療他們,全部都痊癒了。平時如果缺少什麼東西,母親就敲敲櫃子,要什麼有什麼。三年以後,母親心中的疑惑難解,忍不住就打開了櫃子,只看到兩隻白鶴從櫃子裡飛出來,不知所蹤,此後無論再怎麼敲櫃子都不靈了。

蘇公哭母 桂竹拂地

蘇仙公的母親活了一百多歲,身體都還算健康,某一天無疾而終。鄰里間得知,許多鄉親們都前來幫忙料理後事,依照禮俗為她出殯。埋葬以後,眾人忽然看見州東北的牛脾山頭被紫雲所覆蓋,雲中傳出悲淒的號哭聲,大家都知道那是蘇仙公在哭他的母親。

郡裡的太守和鄉親們來到山下祭祀憑弔蘇母,蘇仙公向大家致意,對他們說:「非常感謝你們幫忙照料我母親的後事,有勞大家跋山涉水來安慰我,你們回去的時候就不要走山路了,我讓你們從大路回去,但是千萬不要回頭看。」話一說完,只見眼前憑空出現一座飛越山嶺的大橋,直通到城裡。沒想到,一位官員在橋上無心地回頭看了一眼,那座大橋忽然墜落在江中不見了,同時見到一條青龍在人們的腳下盤旋而去。

後來,蘇仙公哭母親的地方長出了兩枝桂竹,不起風的時候,桂竹會自動向下俯身拂掃地面,使得地上永遠保持得乾乾淨淨。三年後,大家再也聽不到蘇仙公在雲中的號哭聲了,但是經常看見一匹白馬在牛脾山山頭徘徊,於是就把牛脾山改名為「白馬嶺」。

有一天,一隻白鶴飛下來,停在郡城東北的城樓之上,好事之人窮極無聊,竟用彈弓去打那隻白鶴,白鶴就飛起來,用爪子去抓樓上的橫匾,抓過的印跡好像是寫下的漆字:「城還是舊城,人已不是故人了。我一萬八千年回來一次,我是蘇仙公,你為何要用彈弓彈打我呢?」

後來,凡是修道之人每到甲子日這天,都要到蘇仙公的故居去焚香禮拜,以示敬仰。(事據《神仙傳》)

分類: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