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界許多人認為:人意識的研究是科學最後的難題,「瀕死體驗」則是謎中之謎。

所謂「瀕死體驗」,也就是瀕臨死亡的體驗,是指某些遭受嚴重創傷、罹患重疾,原本已經離是但意外獲得恢復的人,其所敘述的死而復生的經驗。國外早已把其列為生命科學研究的重要課題。

形形色色的「瀕死體驗」

1987年,在西班牙的巴塞羅那,一位名叫查維・亞艾那的24歲青年工人,不幸被一隻裝有機器的大箱子壓傷,成為一個昏迷不醒的「植物人」。

1990年3月的一天,亞艾那突然清醒過來,雖然只有短短的10多分鐘,卻向人們敘述了他長眠不醒時的奇遇:

「我變回一個孩子,由我已去世的姨媽領著。她帶著我,走進一條發光的隧道,它通向另一個世界。她對我說:『你要找的永恆平靜,在另一個世界你可得到的。』我用手掩住雙眼,但瑪麗亞姨媽輕輕地把我的手拉了回來。」

10多分鐘過後,亞艾那又長睡不醒。

名人也有過「瀕死體驗」。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美國著名作家海明威19歲那年就曾經歷過一次「靈魂離體」的體驗。

當時他在意大利前線的救護車隊服役,1918年7月8日的午夜時分,一枚彈片擊中了海明威的雙腿,使他身受重傷。

事後,他告訴他的朋友蓋伊·希科說:「我覺得自己的靈魂從軀體內走了出來,就像拿著絲手帕的一角把它從口袋拉出來一樣。絲手帕四處飄蕩,最後終於回到老地方,進了口袋。」

除海明威外,德國偉大的詩人歌德、法國最優秀的批判現實主義作家莫泊桑、俄國十九世紀著名作家杜斯妥也夫斯基、美國最著名的小說家愛倫・坡、英國著名作家戴維・赫伯特・勞倫斯等,都曾有過類似的體驗。

莫衷一是的科學界

據國外資料披露:在德國,曾進行過一次「死亡試驗」,參加試驗的有42名年輕力壯的男女志願者。「死亡試驗」的辦法很簡單:利用藥物,使42名志願者處於與死亡相似的完全失去知覺的境地。在22秒的短暫時間內,志願者各有所獲——

有的看見彩光;

有的看見了親友;

有的看見了自己發著藍光的「靈魂」從自己的肉體中「逸出」;

 有的看見了一條發光的「隧道」。

有的看見了一條發光的「隧道」。(網路圖片)

驚世駭俗的試驗

就在科學界莫衷一是之際,一項被命名為「阿爾法3號」的科學試驗,在日本東京悄然展開,為「瀕死體驗」的研究開闢了一個嶄新的天地。

「阿爾法3號」計劃由多家跨國公司贊助,參加實驗的志願者共有16人。他們分別來自美國、日本和瑞士,年齡由19歲-75歲不等,都是瀕臨死亡的垂危病人。他們是在經過了將近3個月的深入細緻的心理分析後,才被批准加入「阿爾法3號」計劃的。

「阿爾法3號」計劃的具體實施方法是:科學家在志願者頭骨中植入電極,並且與電腦相連,使電腦可以在80公里的範圍內,接收到志願者的腦電波,並在60秒內把腦電波譯成文字,顯示在計算機終端的螢光屏上。

在實施「阿爾法3號」計劃的頭兩年裡,有4位志願者先後離開了人間,但是,電腦並未接受到他們傳來的任何信息。科學家們並不氣餒,他們對電腦程序又進行了進一步的修改,終於獲得了成功。

當時,一位名叫佛迪的志願者病逝。

3天後,電腦螢光屏上出現了科學家們期待已久的信息:

「我是佛迪,告訴你們,我很快樂,沒有痛苦⋯⋯」這幾個字,重複出現了20多次,信息突然中斷。

這一結果,大大鼓舞了實驗者,使實驗更加有條不紊進行下去。

不過,此後4位志願者先後離世,電腦卻沒有收到任何信息。就在「山重水復疑無路」之際,一位23歲的白血病患者不幸死亡,翌日,便收到了她的信息:

「這是一個美麗的地方,我很高興來到這裡,此間經常陽光充足。」

「很多人與我在一起,我很愛他們,我將會⋯⋯」信息至此突然停止。

對於死亡的秘密,人們總是懷有強烈的好奇心。這些積極的研究表明,這一領域正日漸成為主流科學探索中的合法領域,只是要解決這個富有誘惑力的難題,還需假以時日和努力。

 
******
 
瀕死體驗(NDE)在醫學界一向備受質疑,國內國外都有人在進行相關實驗。台灣遠流出版社也曾經出版過《重新活回來》,記述了多名瀕死體驗者的經驗。
 
她們的口述詳實,且都有共同特徵—看到神或大天使,無法用耳朵聽到他們語言,是用意念顯示等。且回來人間後,部分瀕死體驗者具有些微的超能力,並且得知人不能自殺、需行善事等。
 
科學家對於另外的空間十分好奇,但始終認為需有科學儀器的量化、「瀕死體驗須能複製該實驗」,讓瀕死體驗始終無法成為正規科學家的研究項目,殊為可惜,目前僅知有歐洲一團隊進行長達7年實驗,並受到正式科學期刊的接納,正式發布。
 
(責任編輯:Nico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