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爾維亞・布魯姆(Sylvia Bloom)是東歐移民後代,美國經濟大蕭條期間,她生活在紐約布魯克林區,白天打零工維持生計,晚上去亨特學院學習,完成自己的學業。

1947年,西爾維亞加入了剛剛成立的佳利律師事務所(Cleary Gottlieb Steen & Hamilton),成為這家國際馳名的事務所第一批員工,是一名秘書。

直到67年後,西爾維亞96歲了,才正式從佳利律師事務所退休。

這位和善的老奶奶平日為人低調,膝下無兒女,老伴雷蒙德・馬戈利斯(Raymond Margolies)早在2002年就去世了。

2016年,西爾維亞安詳離開人世。

西爾維亞奶奶便安詳的離開了人世(圖片來源:pixabay)

不過,就在2018年4月底,Sylvia Bloom這個名字再次出現在所有人的視野之中。

紐約下東城地區有一個名叫「Henry Street Settlement」的慈善機構,該機構在2月份接到了一筆600多萬美元的捐款,這筆捐款是該機構成立的125年中,最大的一筆個人善款。如你所料,捐款人正式是西爾維亞。

巨額捐款的消息公諸於世後,凡認識西爾維亞奶奶的人都驚訝的說不出話來,因為他們從來都不知道西爾維亞奶奶這麼有錢。就連西爾維亞奶奶的親戚們都對這件事毫不知情啊!

這600多萬美元是捐給該機構的「擴展視野大學成功項目」,就是獎學金,幫助家境困難的學生完成學業。

此外,西爾維亞還捐了200萬美元給曾就讀過的亨特學院和另一個獎學金基金會。總捐款金額超過800萬美元。

 

捐款金額已經達到了800多萬美元(圖片來源:pixabay)

西爾維亞奶奶在工作中,有位相交30多年的好友,名叫保羅・海姆斯(Paul Hyams),看見已經過世的老友捐出了這麼多的錢,保羅也是表示很不可思議。

在保羅的記憶中,西爾維亞一直是名勤懇的秘書,生活上也很節儉,不論去哪裡,都坐地鐵,哪怕當天是暴風雪。

紐約9.11遭恐襲的那天,84歲的希爾維亞照樣搭著地鐵來到公司,後來也是搭乘公共汽車回家的。而且西爾維亞他們老兩口一直是租房子住,保羅表示,西爾維亞完全可以在精華地段買下一套公寓居住,但是她並沒有。

當然,不光好友保羅,還有西爾維亞的親戚們感到震驚,大家迫切地想知道,一個當了一輩子秘書的女人,究竟哪裡來的這麼多錢!?

西爾維亞有個姪女,名叫珍・洛克申(Jane Lockshin),是西爾維亞過世後財產的管理執行人,同時她也是接受捐款的「Henry Street Settlement」董事會的財務主管。

珍回憶自己的希爾維亞姨媽(圖:翻攝自youtube)

她回憶起自己的西爾維亞姨媽,說道:「她是那個時代的秘書,那年月,秘書照管老闆們的生活,也包括他們的個人投資。所以當老闆要買股票的時候,她會為他購買,同時也用少量的錢為自己買一小點同樣的股票,畢竟她只拿秘書的薪水。」

她觀察她服務的律師們怎樣投資,他們買什麼,她就跟着買什麼,就這樣一點點積累起財富。

去世時,西爾維亞在3家證券公司、11家銀行裡積累的資產達到900多萬美元,極少數留給了親朋好友,絕大部分都捐給了教育方面的機構。

西爾維亞的好友保羅表示,西爾維亞是在大蕭條時期長大的孩子,她知道貧窮是什麼滋味,同時她還是個非常有同情心的人,「她還曾經後悔沒有去上法學院。」

希爾維亞的求學經歷,以及和畢業於知名大學的大律師們工作一輩子的經歷,促使她把錢捐給了教育事業機構,讓每個人都有一個公平的機會。

轉自:希望之聲

******

Sylvia Bloom的新聞在今年5月初,成為各大媒體的焦點,Zara創始人奧蒂嘉(Amancio Ortega)在去年首度超越比爾・蓋茲(Bill Gates),成為世界首富,而一名住在布魯克林區的秘書竟然有他 1/10 的身價。

即使累積了這麼多財富,她的生活一如往常,毫無變化,心境的寧靜真令人敬佩。

而許多學子也將因為她的大方,而能完成學業——也許就是她最想讀的法學院,他們會永遠記得這位西爾維亞女士的。

(責任編輯:Nico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