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仲淹是北宋著名的思想家、政治家、軍事家、文學家。

范仲淹這個名字,想必大部分人對他一點也不陌生,他的《岳陽樓記》至今還是作為經典古文,他有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精神,還有勸諫皇帝改正過失,做地方官時造福百姓的事跡,他的所作所為對其後世子孫也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他在還是平民時是名士,在州縣市能吏,在邊疆是名將,在朝廷又是良相。他被當代的人稱為「本朝人物第一」,朱熹更是尊其為「天地間第一流人物」。

不過,更讓後世之人為之高山仰止的是,范氏家族800年興盛不衰的千古傳奇。但是對於范仲淹來說,這一切的奧秘,只不過是因為他做對了8個字罷了。

 

范仲淹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01、自立,是一個家族立足的根本

「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易經》中的這一句經典,向來被當做是安身立命的根基。越是有遠見的父母,越是明白一個家族的延續必須學會自強自立。

公元1051年,一代名臣范仲淹離世,宋仁宗親書「褒賢之碑」,贈兵部尚書,謚號文正,追封楚國公。

可是這麼一位位極人臣的朝廷顯貴,卻沒有為後世子孫留下半點財產,甚至死後連一處像樣的居所也沒有留下。

而這只不過是他一生恪行自強自立的一段剪影。

北宋僧人釋文瑩的《湘山野錄》中,曾記載過一則名為「斷齏畫粥」的典故:

范仲淹少年求學的時候,因為家境貧寒,常常食不果腹。他便用兩升小米煮粥,隔夜粥凝固後,用刀切為四塊,早晚各食兩塊,再切一些腌菜佐食。

成年後,范仲淹到應天書院刻苦攻讀,一位家境優渥,和他相交甚篤的同窗,見其生活困頓,便讓家人送飯時多捎上一份,準備贈與范仲淹。 

范仲淹雖然十分感激,但他卻再三謝絕道:「我多年吃粥已經習慣了,如果驟然吃上你送來的美味佳肴,以後粥就再也吃不下了,那怎麼能行呢?你的好意我心領了。」

范仲淹「斷齏畫粥」的典故 。(圖:翻攝自網路)

一個人最為難得的便是認清自己,你永遠無法依靠別人的幫助過好自己的一生。想要改變命運,你必須拼盡自己的全力去爭取。

《曾國藩家書》中有一句話是這麼說的:「古來豪傑,吾家祖父教人,以『懦弱無剛』四字為大恥,故男兒自立必須有倔強之氣。」

而正是因為這股「倔強之氣」,若干年後,范仲淹不僅在政壇上叱吒風雲,在文壇上堪稱一代宗師,更為整個范氏家族塑造出了自強不息的風骨,成為一個家族傳承不絕的根基。

02、讀書,是一個家族興旺的源泉

古人講究「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歐陽修曾經說過:「立身以立學為先,立學以讀書為本。」

公元1015年,26歲的范仲淹苦讀及第,之後雖有波折,但是官運還算不錯,從主政一方,到官居廟堂,出任參知政事(副宰相)不過短短28年的時間。

讀書能改變命運,古時候是如此,即使到了現代,依然是許多寒門子弟興家旺族的一條必經之路。范仲淹在與家人的書信《與中舍書》中,曾和兄長范仲溫談論過子侄們讀書學習的問題,為此他提出了兩點建議:

一、要督促孩子們發奮學習,每天必令其鑽研功課,苦讀苦練,決不能讓他們得過且過,混天度日。

二、要讓他們了解,只有學有所成,才能入仕做官,有所成就。

說這些話的時候,范仲淹早已經是朝廷重臣,兄長范仲溫的本意是想讓他幫忙,為自家孩子走走後門,但是卻被他義正言辭地拒絕了。後來,范仲淹還專門撰寫了《訓子弟語》,其中有兩句強調了讀書的重要性:

「耕讀莫懶,起家之本;字紙莫棄,世間之寶。」

在范仲淹的教育下,范氏子孫無一不在學業上奮發上進,後來更是名臣良相輩出,成為世間美談,為時人所景仰。

正如蘇軾在《三槐堂銘》中所言:「忠厚傳家久,詩書繼世長。」

讀書,不僅是一個人進步的階梯,更是一個家族走向興盛的不竭動力。

03、清儉,一是個家族不敗的基因

天聖五年(1027年),范仲淹為母守喪,居住在應天府。當時晏殊為南京留守,知應天府,聞范仲淹有才名,就邀請他到府學任職,執掌應天書院教席。

范仲淹主持教務期間勤勉督學,以身示教,創導時事政論,每當談論天下大事,輒奮不顧身,慷慨陳詞。當時,士大夫矯正世風,嚴以律己,崇尚品德的節操,就是從范仲淹的倡導開始的。

書院學風也因他而煥然一新,范仲淹的聲譽也日益增加。范仲淹曾經用自己的俸祿供養四方遊學之士,而自己和兒子卻要輪換穿一件好衣服才能出門,范仲淹卻始終泰然處之。

范仲淹在晚年回顧自己波瀾壯闊的一生時,曾經留下一句話:「老夫平生屢經風波,惟能忍窮,故得免禍。」《范文正公言行拾遺事錄》中也有記載:「公雖貴,常以儉約率家人。」

老夫平生屢經風波,惟能忍窮,故得免禍 。(圖:翻攝自網路)

范氏家族中除了范仲淹,名氣最大的應該要數范仲淹的次子范純仁了。

《宋史》中對范純仁的評價很高:「純仁性夷易寬簡,不以聲色加人,誼之所在,則挺然不少屈。自為布衣至宰相,廉儉如一,所得奉賜,皆以廣義莊;前後任子恩,多先疏族。」

於是,范純仁在民間便得了一個「布衣宰相」的雅號,宰相是他的官職,而布衣之說則是因為他清廉節儉的作風。而這一切都是源自范仲淹的嚴格教導,范純仁曾深有體會地說:「唯儉可以養廉,唯恕可以養德。」

古往今來,喜好浮華是年輕人的天性。范純仁結婚時,他和妻子打算以錦羅綢緞作為婚房的裝飾。范仲淹知道後,立即將范純仁叫來訓話:「吾家素清儉,安能以羅綺為幔壞吾家法,若將帷幔帶入家門,吾將當眾焚之於庭。」之後,范仲淹更是語重心長地告誡兒子:「錢財莫輕,勤苦得來;奢華莫學,自取貧窮。」由儉入奢易,由奢返儉難。

一個人,如果年輕時貪圖享樂,那麼即使家大業大,也會有坐吃山空的一天。

一個家族,如果全都是鋪張浪費的紈絝子弟,那麼家道敗落也就近在眼前了。

 04、行善,是一個家族強大的靈魂

仁宗明道二年(西元1033年),京東和江淮鬧饑荒,范仲淹奏請朝廷前去救災,朝廷卻不理不睬。

范仲淹當面質問宋仁宗:「如果宮中半天不吃會如何?現在許多地方老百姓沒東西吃,豈能不管?」說的仁宗無話可回,只好派他去江淮一帶安撫災民。

范仲淹每到一地就開官倉賑濟災民,免除了災區的部分賦稅。他還把饑民吃的野草「烏味草」帶回來獻給仁宗,並請皇上轉給後宮貴戚們看看,讓他們了解老百姓的處境,以提醒他們不要過分奢侈。

入仕後的仲淹不辭辛勞,與民一心修復殘破的捍海堤,使遷離的居民也能返回家園。縣民感念范仲淹的德政,往往以范為姓。他有了此政績後,被調到了朝廷擔任秘閣校理。到了朝廷後,范仲淹更關心朝政和民間利病。范仲淹上疏勸止仁宗在朝廷上與百官同列朝拜太后,及請太后還政。

他對好心勸他的人說:「我官職微小,也有三百貫銅錢的俸祿,相當於兩千畝地的收成,如果我坐食祿米,不去為國為民設想,那和專門糟蹋糧食的米蟲又有什麼兩樣?

人都說犯上直諫會惹禍上身,不是明哲保身之計。其實這樣的人才是沒有遠見的,他們不了解:只要官員都敢於直言,君主才能不犯錯,百姓才能安居樂業,才能不生禍患,天下無憂」。這才是遠離禍亂,保全自身的根本之道。

宋代錢公輔的《義田記》中還有過這樣一段記載:

「范文正公,蘇人也……置負郭長稔之田千畝,號曰『義田』以養濟群族之人。日有食,歲有衣,嫁娶凶葬皆有贍。擇族中長而賢者主其計,而時出納焉……仕而居官者罷莫給。」

意思是說,范仲淹花費巨資購置良田,不是用來圈地致富,而是拿佃租接濟貧寒不能自立的老百姓。而這只是一個開端,一直到清雍正年間,范氏一族的後人,還在不斷注入資產,形成了一條橫跨了數百年的巨大慈善事業。當然,如此偉大的事業也並非一帆風順,過程中就曾遭遇兩次大難。

南宋時期,因為戰亂,無數田地、房屋被佔用,范氏家族的「義田」所剩無幾。如果按照正常的思維,這樣的義舉已經堅持了近百年,因為外力破壞,無以為繼,就算棄之不理也無可厚非。

但是范仲淹的五世孫范良器、范之柔兄弟卻勇敢地承擔起了重振義田的任務,他們毫不猶豫地將自己的私產全部貢獻出來,使義田恢復如初。

到了明朝,義田再次遭到破壞,當時聞名天下的清官蘇州知府鍾況得悉後,立即投入人力物力資助,再加上范氏後人的勉力支持,重新撐起了這項傳承了數百年的慈善事業。無論是子孫的繼承,還是旁人的援助,范氏一族的善舉之所以能夠贏得後人的雲集景從,無非就是在家風之中,牢牢印刻下兩個字——「行善」。

《了凡四訓》中說:「命自我立,福自己求。」

一切禍福休咎皆由人自己掌握,行善積福,作惡招禍。當范仲淹在一個家族的靈魂中播下一顆善良的種子,然後子孫後代不斷地施肥灌溉,等到種子長成一棵蒼天大樹,成為了護衛整個家族的強大保護傘。

孟子曰:「君子之澤,五世而斬。」

但是一個八百年興盛不衰的范氏家族,卻打破了這彷彿命運枷鎖的規律。其中的秘密很複雜嗎?古語云:「道德傳家,十代以上,耕讀傳家次之,詩書傳家又次之,富貴傳家,不過三代。」

自立,是一個家族立足的根本;

讀書,是一個家族興旺的源泉;

清儉,是一個家族不敗的基因;

行善,是一個家族強大的靈魂。

如果能牢記這8個字,也許你就掌握了一個家庭乃至一個家族長盛不衰的秘密。

文章來源:網路文章

(責任編輯:鈺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