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一生,都有一些不應該做的事情,這是共性。老年是人生的一個階段,有一些獨特的不應該做的事情,這是特性。

 一忌:說話太多

忌說話太多,並沒有「禍從口出」或「三緘其口」的含義。說話惹禍,不在話多話少,有時候,一句話就能惹大禍。口舌惹禍,也不限於老年人,中年和青年都可能由此致禍。舉個例子:

某大學有一位老教授,道德文章,有口皆碑。雖年逾耄耋,而思維敏銳,說話極有條理。不足之處是:一旦開口,就如懸河泄水,滔滔不絕;又如開了閘,再也關不住,水不斷湧出。

在那個大學裡流傳著一個傳說:在學校召開的會上,某老教授一開口發言,有的人就會退席回家吃飯,飯後再回到會場,這時某老教授依舊談興正濃。據說有一次博士生辯論會,規定開會時間為兩個半小時,這位老教授也參加了,一口氣講了兩個小時,這場辯論會最後是什麼結果,就可想而知了。

說話太多 (圖片:pixabay 示意圖)

其實,不是每一個老人都有這個小毛病,有的人就沒有。說它是「小毛病」,其實也並不小。試問,上面舉出的開會的例子,難道那還不會製造極為尷尬的場面嗎?

當然,話又說回來,愛說長話的人並不限於老年,中年青年都有,不過以老年為多而已。因此:「年老之人,血氣已衰;煞車失靈,戒之在說。」

二忌:倚老賣老

人世間確實不乏「倚老賣老」的人。

在清吳敬梓的《儒林外史》中。第十八回,他寫了兩個時文家。

「胡三公子請客:四位走進書房,見上面席間先坐著兩個人,方巾白須,大模大樣,見四位進來,慢慢立起身。嚴貢生認得,便上前道:「衛先生、隨先生都在這裡,我們公揖。」當下作過了樣,請諸位坐。那衛先生、隨先生也不謙讓,仍舊上席坐了。」

倚老賣老,架子十足。然而本領卻並不怎麼樣。一直到今天,倚老賣老,擺老架子的人大都如此。

平心而論,人老了,不是什麼壞事,人一老,經驗豐富,識多見廣。他們的經驗,有時會對個人甚至對國家是有用處的。但是,這種用處是必須經過事實證明的,自己一廂情願地認為有用處,是不會取信於人的。一個人受不受人尊敬,完全決定於你有沒有值得別人尊敬的地方。在這裡,擺架子,倚老賣老,都是枉然的。

 三忌:思想僵化

隨著人的年齡越來越大,思想僵化的跡象多少都會有。

生理的變化和老化必然的會影響人的心理或思想,這是無可厚非的。但是,變化、老化或僵化卻因人而異,並不能一視同仁。有的人早,有的人晚;有的人快,有的人慢。所謂老年痴呆症,只是老化的一個表現方式。

 四忌:不服老

古今論者大都為不服老唱讚歌,這有點失於偏頗,絕對地無條件地讚美不服老,有害無益。空談無補,舉個實例:

1995年,當時我已經達到了八十四歲高齡。然而我卻絲毫沒有感覺到,不知老之已至,正處在平生寫作的第二個高峰中。每天跑一趟大圖書館,幾達兩年之久,風雪無阻。我已經有點忘乎所以了。一天早晨,我照樣四點半起床,到東邊那一間書房中去寫作。一轉眼間,肚子裡向我發出信號:該吃點東西了。一看手錶,已經六點多了。於是我放下筆,準備去吃早點。

可是不知道是誰把門從外面鎖上了,裡面打不開。我大為吃驚,回頭看到封了頂的陽台上有一扇玻璃窗可以打開。我於是不假思索,立即開窗跳出,從窗口到地面約有一米八高。我一落地就跌了一大跤,腳後跟有點痛。旁邊就是洋灰台階的角,如果撞上了頭部,後果真是不堪設想。我當天上下午都開了會,第二天又長驅數百里到大學去做報告。腳已經腫了起來。第三天,到學校醫院去檢查,左腳跟有點破裂。我這樣不服老,是昏聵糊塗地不服老,是絕對要不得的。

 五忌:無所事事

這是一個比較複雜的問題,必須細緻地加以分析,區別對待,不能一概而論。

一般說來,社會科學的研究不靠天才火花一時的迸發,而是靠長期的積累。一個人到了六十多歲退休的關頭,往往正是知識積累和資料積累達到頂峰的時候。一旦離退出,對國家和個人都是一個損失。有進取心有幹勁的人,可能還會繼續做下去。可是大多數人則是無所事事。

我在南北幾個大學中都聽到了有關「散步教授」的說法,就是一個退休教授天天在校園裡溜達,成了全校著名的人物。鍛煉身體是件好事。但是,整天這樣「鍛煉」,不也太乏味太單調了嗎?學海無涯,何不再跳進去暢游一番,再度深潛於其中,不也會身心兩健嗎?

 六忌:提當年勇

爭勝好強也許是人類的一種本能,但一旦年老,爭勝有心,好強無力,便難免產生一種自卑情結。可又不甘心自卑,於是只有自誇當年勇一途,能聊以自慰。對於這種情況,別人是愛莫能助的。「解鈴還須繫鈴人」,只有自己隨時警惕。

現在有一些得了世界冠軍的運動員有一句口頭禪:「從零開始」。意思是,不管冠軍或金牌多麼燦爛輝煌,一旦到手,就成為了過去,從現在起又要從零開始了。我覺得,從零開始是唯一正確的想法。

 七忌:自我封閉

老年人最常見的現象或者災難就是自我封閉。

封閉,有行動上的封閉,有思想感情上的封閉,形式和程度又因人而異。老年人有事理廣達者,有事理欠通達者。前者比較能認清宇宙萬物以及人類社會發展的規律,了解到事物的改變是絕對的,不變是相對的,不要要求事物永恆不變。後者則相反,他們要求事物永恆不變;即使變,也是越變越壞。

自我封閉 (圖片:pixabay 示意圖)

我認為,老年人不管有什麼樣形式的自我封閉現象,對個人健康都是不好的。多多的和年青人在一起,他們身上的活力總是會感染老年人的。

 八忌:嘆老嗟貧

嘆老嗟貧,在過去的讀書人中是常見的現象,特別是在所謂的懷才不遇的人們中更是突出。

過去一千多年以來,仕的途徑只有一條,就是科舉。「仕宦而至將相,富貴而歸故鄉」,達到這個目的只有萬中難得的一人。在這樣的情況下,倘若科舉不利,老而又貧,除了嘆老嗟貧以外,也實在無路可走了。

今天,時代變了。但是「學而優則仕」的遺思未泯,學士、碩士、博士、院士代替了秀才、舉人、進士、狀元。骨子裡並沒有大變。在當今知識分子中,一旦有了點成就,便立即戴上一頂烏紗帽,這現象難道還少見嗎?我們都需要加以警惕。

 九忌:老想到死

俗話說:「黃泉路上無老少。」可是人一到了老年,特別是耄耋之年,離那個長滿了野百合花的地方越來越近了,此時常想到死,更是非常自然的。

現代是如此,古人也是一樣!中國古代的文學家、思想家、騷人墨客大都關心生死問題。

陶淵明的詩《神釋》中有這樣的話:「老少同一死,賢愚無複數。日醉或能忘,將非促齡具!立善常所欣,誰當為此舉?甚念傷吾生,正宜委運去。縱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懼。應盡便須盡,無復獨多慮。」

他反對酣酒麻醉自己,也反對時常想到死亡。我認為,這是最正確的態度。

老想到死 (圖片:pixabay 示意圖)

老年人想到死,是非常自然的。但關鍵是:想到以後,自己抱著什麼態度。惶惶不可終日,甚至飲恨吞聲,是最要不得的,這樣必將成為陶淵明所說的「促齡具」(促使生命趕快結束)。

最正確的態度是順其自然,泰然處之。

 十忌:憤世嫉俗

憤世嫉俗這個現象,沒有時代的限制,也沒有年齡的限制。古今皆有,老少具備,但以年紀大的人為多。

它對人的心理和生理都會有很大的危害。在中國文學史上,憤世嫉俗的傳統,由來已久。《楚辭》 的「黃鐘毀棄,瓦釜雷鳴」等語就是最早的證據之一。以後歷代的文人多有憤世嫉俗之作,形成了知識分子性格上的一大特點。

憤世嫉俗的情緒和言論,我也是有的。但是,我又有我自己的表現方式。我往往不是看到社會上的一些不正常現象而牢騷滿腹,怪話連篇,而是迷惑不解,惶恐不安。

文章來源:網路文章

(責任編輯:鈺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