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順遂的人生是人人都渴望的,許多人一生不斷的追求,卻好像與自己的理想漸行漸遠,那麼該怎麼辦呢?就讓我們借用《周易》的智慧來尋找答案吧!

自天佑之,吉無不利

很多人認為這句話的意思是:「來自上天的保佑,當然是大吉大利。」這樣的話,人就犯了一個最普遍的毛病:「寧可相信外在的神秘力量,而忽視自身的內在追求而易經的宗旨,是完全以人為本的。」易經的首卦為「干」,強調的就是人的自強不息。

與其求神拜佛,不如求自己。

比如說,自求口實,自求多福,以及前面說的自強不息等等。因此,自,就是指自己,又叫做小宇宙;天,就是是指上天,又叫做大宇宙。「易經」是提倡天人合一的。

人的小宇宙與天這個大宇宙合而為一,就是天人合一。「自佑者,天亦佑之。」自是內在因素,小環境;天是外在因素,大環境。

所以說,若是大環境、小環境都在保佑自己,當然心想事成,吉無不利了。

自天佑之,吉無不利 (圖:翻攝自網絡)

人們一生都在追求大吉大利,但是要記住,重點在自己,不在別人。

「易經」在一開始就告訴我們,要靠自己,不要寄希望於他人的幫助。孔子也說過,「不怨天不尤人」,意思是,我們要靠自己,失敗與別人無關,只是自己沒努力或者沒做好。

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

吉和凶有時候是相對的,變化的。有些事對於「春嬌」是吉,對於「志明」可能就是凶。這其中有很多變數,但是當一切都在快速變化的時候,定數只有一個,就是道德修養。

就是人們今天說的良心。憑著良心,會歪打正著,沒有良心,會正打歪著。

明明可以賺錢,最後虧本了,追究其原因,不難發現,就是當初一時的惡念讓整件事情漸漸惡化了。而怎麼做怎麼不對的人,最後的效果卻很好,彷彿是老天在保佑,其實不過是人的良心在發生作用。本來會做壞的,有了良心的牽引,能夠幫助我們自我修正,而我們的信仰也就在這裡。

天道虧盈益謙,地道變盈流謙,鬼神害盈福謙,人道惡盈好謙

「盈」為滿而將外溢;「謙」為不滿而能接受天道,是要使盈者虧損而補償不滿者;

地道也是要使盈者溢出而流向不盈的一方;

鬼神的本性也是損害盈滿者而福蔭那些空虛者;

而人的本性也是討厭滿盈者而喜好不滿者。

謙卦是「易經」之中唯一一個六爻全吉的卦象。卦體中山本高大,但處於地下,高大卻顯示不出來,放在人身上則是象徵人的德行很高,但能自覺地不顯揚。

謙有如大海,已然寬廣博大(圖:翻攝自網絡)

由於天地人神的本性都是虧盈而益謙的,所以「謙」者有福了。

他的所作所為天地人神共佑助之,所以能「亨通」,這就是中國文化中為何將謙虛視為美德的原因所在。

實際上,「謙」的本質含義是一種永不自滿,永遠進取的精神,與退讓消極以及形式上的謙遜骨子裡卻狂妄自大的偽君子作風是不同的。「謙」有如大海,寬廣博大,卻位於百川之下,而容納百川。

亢龍,有悔 

一條乘雲升高的龍,它升到了最高亢,最極端的地方,四顧茫然,既沒有能再往上的位置,又不能下降,所以它反而變得憂鬱悔悶了。

人在做任何事情,都沒有經過深思熟慮,去考慮最終的結局與後果,以及種種可能與變化,所導致的失敗與悲劇。

「亢龍,有悔」,啟示我們,做任何事都要知進知退,既要前進,又要為自己找好退路。否則就會有兇險。

越王勾踐在范蠡和文種的輔佐下,卧薪嘗膽二十年,滅掉吳國。范蠡知道勾踐為人可共患難,難與共安樂。於是范蠡不辭而別,帶領家眷,出三江而入五湖。後來定居於陶,成為巨富。范蠡走時,曾投書同僚文種,勸說他速速出走。

文種對於范蠡的出走並不理解,認為越王不可能如此絕情 (圖:翻攝自網絡)

文種對於范蠡的出走並不理解,認為越王不可能如此絕情,當他看了這封書信後,才如夢初醒,從此他假託有病不上朝理政。

越王猜忌之心日益顯露,便派人賜予文種一把劍,說:「先生教我伐吳七術,我僅用其三而滅吳,其餘四術還藏於先生胸中,請先生追隨先王,試行餘法吧!」

文種見所賜之劍,正是當年吳王賜伍子胥自殺的那把屬鏤劍。文種長嘆一聲,懷著無比悲憤的心情引劍自刎而死。

直,方,大,不習無不利

這是「坤」卦爻辭。正直仁信,原則處世,宏大包容,依照這種方法處世,不必學習世俗的那套處世方法也無不利。

直,正直的仁信;

方,以很強的原則性強處世;

大,宏大包容的心胸懷。

是一副立位正直,居體端訪求,胸襟寬方,包容萬物的形象。「不習」的「習」,是人為故意雕琢的意思,就如王弼所說:「不假營修而功自成」,強調自然的品質,反對虛偽驕飾。

(責任編輯:鈺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