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耶舍(Buddhayaśas;漢譯「覺明」)是在佛陀去世百年後,一名精通佛理僧人,有段事蹟是這樣記載的。

******    

佛陀耶舍,罽賓(今喀什米爾)人,種姓是婆羅門,其家世代信奉外道。

一天,一個沙門來到其家乞討,佛陀耶舍的父親十分生氣,並指使人打了他。其後,他的父親手腳痙攣不能行走,於是詢問巫師緣由。    

巫師說,是因為觸犯了賢人的報應。其父馬上請來那個沙門並竭誠懺悔,數日後便治癒了。此後,便令13歲的佛陀耶舍出家為其弟子,耶舍時常與師父遠行。    

一次,在曠野中遇見了一隻老虎,師父想要躲避,佛陀耶舍說,這隻已經飽腹的老虎一定不會傷人。過了一會兒,老虎離去了。

往前走了不遠,果然見到了殘餘的食物。佛陀耶舍的師父心中非常吃驚,認為耶舍並非一般人。

在曠野中遇見了一隻老虎,師父想要躲避,耶舍說,這隻已經飽腹的老虎一定不會傷人(圖片來源:翻攝自網路)

佛陀耶舍到了15歲,已可以每日誦經二、三萬言。有一羅漢看到他聰明機敏,便常要飯供他。

到了19歲時,他已經可以誦讀大小乘經數百萬言。不過,他性情孤傲,認為很少人可以做自己的老師,因此並不為周圍的僧人所看重。到了受戒年齡,依然無人為他臨壇,所以仍舊是個沙彌。

此後,跟從他的舅舅學習五明諸論和世間法術,27歲時才正式受戒。自此更加精進誦讀佛經。

後來,佛陀耶舍來到了沙勒國(疏勒國),國王因身體不適,請了3,000僧人來做法會,佛陀耶舍也是其中之一。

太子達摩弗多見佛陀耶舍容服端雅,就問他從何而來,佛陀耶舍應對如流。太子十分高興,將其留在宮中供養。

鳩摩羅什不久也來到了這裡,跟隨他學習,兩人一見如故。後來,鳩摩羅什跟隨母親回到了龜茲,佛陀耶舍繼續留在沙勒國。

十幾年後,佛陀耶舍東去龜茲國弘法,在姑臧(後涼首都,今日甘肅武威)的鳩摩羅什寫信邀請他前去講法。但等佛陀耶舍到達時,姑臧因被後秦攻破,鳩摩羅什已被秦文帝姚興邀請到長安講法解經。

但在姑臧眾人強烈挽留,佛陀耶舍留下來了。一年後,他告訴弟子需乘黑夜離去,弟子擔心天明後又被追上,佛陀耶舍就取一缽清水,念了10句咒語,讓弟子們用之洗腳。

當夜出發,天亮時已經走出了數百里。

因為鳩摩羅什的建議,姚興邀請佛陀耶舍前來講法,二人相見後,開始共同翻譯佛經。

因為佛陀耶舍有紅鬍子,擅長解釋「毘婆沙(一種佛教文體)」,所以當時的人稱他為「赤髭毗婆沙」。又因為他曾經是鳩摩羅什的老師,所以又稱「大毗婆沙」。

姚興曾賜布絹萬匹,堆滿了屋子,佛陀耶舍都擺在一旁,後來佛陀耶舍辭別姚興,前往外國,到罽賓(編按:古代西域國名)得《虛空藏經》一卷,讓商人帶到涼州給僧人。此後不知所終。

******

耶舍一生奇異,不只是天賦引起師父的注意,也被太子留在宮中供養,但耶舍似乎知道有使命要完成,一生四處奔波,直到傳譯一卷《虛空藏經》才消失在世人眼前。

(《梁高僧傳・卷二》)

文章來源:《正見網》有刪節

(責任編輯:柏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