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的典籍中有這樣一句話:「禍福無門,唯人自招。善惡之報,如影隨形。」這是在說人們如果行惡,就會為將來埋下禍患,如果行善,就會為將來積下福份。  

從前,向待制在袁州擔任官職,好友鄭判官的妹妹要嫁到袁州,某日,二人在外地辦完公事,準備一起到袁州去。

朋友黃縣令也曾在袁州當官,向待制、鄭判官便邀他一同前去,黃縣令推托不去,兩人堅持邀請,黃縣令只好一同前往,但是始終鬱鬱寡歡。   

到了袁州向家,他讓兩個朋友去休息,自己去問候父母,黃縣令卻愣愣的沒反應,像是沒聽見一樣。

過了一會兒,忽然手指著桌上的銅盤說:「這個值多少錢,能賣給我嗎?」

向待制說:「這只是個普通的物件,你為何要買?」      

黃縣令回答:「我要把它帶進棺材裡去。」

向待制聽了大吃一驚,和鄭判官一起把他扶到床上,讓他休息。誰知沒過多久,黃縣令大呼疼痛,接著突然腹瀉,瀉出來的全是血,翻滾嚎叫了一整夜。

兩個朋友見到他這樣,說:「這個病很不妙,你有什麼要囑托我們的嗎?」

黃縣令說:「我想見見母親和妻子。」

兩個朋友又說:「你本來不願來袁州,忽然病成這樣,像被我們害的一樣。請告訴我們原因,也好對你家人有個交代。」

黃縣令點點頭,忍著痛苦講了這樣一件事。

「我在這裡做官的時候,縣尉派了三名弓箭手去買雞鴨魚肉,過了40天,三人還沒回來,家屬報到太守那裡,太守和縣尉是老朋友,就叫他自己解決。」

縣尉於是就敷衍道:『三人被派去察看山裡的盜賊,為了掩人耳目,才說是去買食材,這麼久不回來,恐怕是遇害了。』

太守相信了這番話,派兵去捉拿盜賊。縣尉親自帶兵去山裡住了兩個月,又哪裡有盜賊的影子?

太守信了這番話,派兵去捉拿盜賊。縣尉親自帶兵去山裡住了兩個月,又哪裡有盜賊的影子(資料圖片:pixabay)

正想著不知該如何交待時,恰好遇到四個村民在耕地,相貌蠢笨。

縣尉派人拿錢給他們,說:『你們四人謊稱自己是強盜,承認殺了人。將來案子定罪,名義上處斬,其實不過是打十幾板,就放了你們。這樣又能拿錢回去養家,還能在牢裡吃飽飯,不是很好嗎?』

四人答應了,於是把他們捆送到官衙裡。他們按照縣尉的話『如實招供』,剛好由我主審這個案子,把經過報告上級,最後定了斬首。

定好問斬日子後,我去看那四個人,覺得他們不像是兇惡的人,心中疑惑,就再三詢問。他們一開始還說不冤枉,後來聽說第二天就要斬首了。互看一眼,大哭了起來,這才說出事情真相。

我大吃一驚,幫他們全都鬆了綁。          

沒想到,縣尉聽說我知道了真相,就去告訴太守,誣賴我收賄,才要為犯人翻案。太守斥責我,但我堅持要重新查明真相。             

太守說:『如果呈報上級翻案,那官員犯有失察之罪的就太多了。』便把翻案的文書全部燒燬,堅持原判,還讓別人代替我審理案件。

到最後,又逼我在處決犯人的判決書上簽字,怕我不簽,遲早會到朝廷告他們。我不得不在文書上簽了字。那四個人就這麼死了。

過了兩天,我看見兩個黃衣人催促衙吏,叫他們把案卷拿出來,然後拿著棍子進到縣衙裡。

後來的四十天裡,縣尉和太守,還有幾個涉案的衙吏全部暴死。

一天,我吃飯的時候,看見四個囚犯跪在那裡說,我們蒙冤而死,在天帝那裡訴冤,幾個惡人已經死了,本來也要來逮捕您的,我們說您是好人,懇請天帝不要追究您。

但是天帝說:『假如這個人沒有簽字,你們就不會死。所以此人罪過不能免。因為你們為他求情,延期三年。』

剛才我進來這個門的時候,就看見那四個人等在這裡了,讓我把親人叫來訣別。我不想來,就是害怕這件事。三年期限已到,我還有什麼話好說?」

天帝說,『假如這個人沒有簽字,你們就不會死。所以這個人的罪過不能免。因為你們為他求情,所以可以延期三年。』(資料圖片:pixabay)

又過了十天左右,黃縣令對向待制說:「我母親來了,請你替我準備轎子吧。」

向待制驚訝道:「你是如何知道的?」

黃縣令說:「那四人告訴我了。」

於是坐上轎子,在院門外見到母親,只來得及向她作了一個揖,就死去了。

這是一則名為《袁州獄》的宋代傳奇故事,借古諷今,發人深省。

在我們的一生中,常會面臨一些重大的抉擇,如果人們為了切身的利益而放棄了良知與正義,做出陷害他人的事情,必將會在未來得到惡報。看似偶然,其實卻是真正的因果報應,天理循環。

古代人的道德規範給予他們判定善惡是非的標準,人生在世並不是風過無痕的,相反,人的一言一行上天都在關注著,正所謂「神目如電」、「天日昭昭」。

文章參考:《明慧網》

(責任編輯:鈺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