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人賈正經有一位美麗的妻子陶氏。夫妻倆清明節去掃墓,在半路上遇到一股旋風擋住了去路。夫妻倆懷疑是鬼神來索要供品,所以立即放下了祭品,灑酒在地,說道:

「倉促之間,沒別的好東西,一杯濁酒,還望神明不嫌棄。」

祭祀完畢後,夫妻倆繼續掃墓而歸。

第二年春天,賈正經離家出遠門。

一天,天快黑了,可是四周都是荒野,離旅館還有一大段路程。突然有一位女子站在路旁問到:「來人可是賈相公?奉主人之命,在此等候您多日了。」

賈正經問到:「貴主人是誰?」

女子回道:「等到了您就知道了。」說完指向了遠方燈光處的一個村落。賈正經心中大喜,於是跟著那位女子走了過去。

走了大約一里路,女子的主人已在大門口迎接。只見他道服儒巾,一看就是風雅之人。樓閣高聳入雲,金碧輝煌。

賈問道:「賈某夜路迷途,與尊駕素不相識,不知尊駕如何預知賈某要來,而且如此禮遇?」

主人回答說:「去年我曾在路上領先生盛情,難道先生忘記了?」

賈正經聽得卻是一頭霧水。主人又說:「去年先生夫婦去掃墓,旋風擋道的人就是我呀。」

賈正經問到:「噢!那麼尊駕是神仙嘍?」

主人謙虛道:「豈敢豈敢,不過是地仙而已。」

賈正經又問:「那您是管什麼的呢?」

主人回答:「說來慚愧啊,我的職責是管理人間露水姻緣之事。」

賈正經聽了之後,半開玩笑的問道:「賈某天生比較多情,能否煩勞尊神替我查一查,我這輩子可有艷遇的緣份?」

仙人拿來簿子翻閱了起來,笑著說:「奇怪呀!先生這輩子沒有那種緣份。不過先生的夫人可是大有良緣呢。」(資料圖片:pixabay)

仙人拿來簿子翻閱了起來,笑著說:「這真是奇怪了!先生這輩子沒有那種緣份。不過先生的夫人可是大有良緣呢。」

賈正經聽了冷汗直流,想到自己的妻子年輕貌美,如果這種事情真的發生了,那可是自己一輩子的痛啊!於是連忙哀求仙人把它消除掉。

仙人說道:「這可是命中注定的劫數,怎麼能夠更改呢?

賈正經再三哀求,仙人抬頭仰望著天想了一好會兒,才說:「善哉!善哉!慶幸的是先生的夫人所遇到的是個庸俗之人,貪財的心比好色的心還重,你趕快回家,可以免除閨房之醜,不過破幾個財而已。

賈正經算了一下,自己離家已經四天,只怕回去也來不及了。又想,為了蠅頭小利而使妻子失節,那更是不應該。於是連忙向仙人告辭,連夜趕路。

在離家還有四十里遠的地方,突然大雨傾盆,滿是泥濘的路面讓賈正經寸步難行。

第二天中午到家時,賈正經看見自家臥房的牆壁已經倒塌,和隔壁住著的單身少年的房間毫無遮擋。想起仙人的話,賈正經不禁嘆起氣來。

妻子問到:「相公你嘆什麼氣啊?」

賈正經無奈的回答:「我嘆什麼氣?牆倒了,我們兩家的房間現在通了。那個小子又是單身,發生了什麼事還需要來問我嗎?」

妻子答道:「相公是為這個事啊。事情其實是有的,但是幸虧丟了十兩金子,我才得以倖免。」

賈正經驚訝的問道:「到底怎麼回事啊?」         

妻子說到:「牆倒後,少年確實過來調戲我,我本想逃到鄰居家裡,誰想那枕頭邊藏著金子,結果被少年拿走了。他怕你回來,已經跑遠了。」       

原來那些金子是之前欠錢的人家歸還的。後來賈正經把少年告到了官府,可是官府傾巢而出也抓不住名那少年了。

******   

故事中,多虧了賈正經夫婦的善行,才讓賈正經得到了仙人的提醒,及時挽回了妻子的名節。雖然只是一則小故事,但是其中也在提醒著我們不要吝嗇於自己小小的善行,好心是會有好報的。

文章參考:《續子不語.卷一》

(責任編輯:鈺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