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悠久的中國古代木製建築,幾乎都是用「楔釘榫」這種方式建造的,而這其中有一個集大成者,是一個神秘的家族,他們用中國傳統的建築工藝,幾乎建造了半個北京城,但這個家族最終卻與自己設計的建築,被燒為灰燼。

無論是歷史悠久的故宮,還是依山而築﹑建造精緻的頤和園,還有北海﹑中南海﹑天壇﹐清東陵﹑清西陵等。都是出自于一个偉大而神秘家族之手,他們的名字叫做「樣式雷」。

「樣式雷」,是對清代200多年間,主持皇家建築設計的雷姓世家的譽稱。中國清代宮廷建築匠師家族:雷發達,雷金玉,雷家璽,雷家瑋,雷家瑞,雷思起,雷廷昌等。

在十七世紀末年,南方匠人雷發達來北京參加營造宮殿的工作。因為技術高超,很快就提升擔任設計工作。從雷發達開始,雷家共七代直到清朝末年,主要的皇室建築,如:宮殿、皇陵、圓明園、頤和園等都是雷氏負責的。

這個世襲的建築師家族,被稱為「樣式雷」。

「樣式雷」祖籍是江西永修,從第一代「樣式雷」,雷發達於康熙年間,由江寧(現江蘇南京)來到北京,到第七代樣式雷雷廷昌在光緒末年逝世,雷家有八代為皇家進行宮殿、園囿、陵寢以及衙署、廟宇等設計和修建工程。

而雷發達被認為是「樣式雷」的鼻祖。在「樣式雷」家族中,聲譽最好,名氣最大,最受朝廷賞識的,應是第二代的雷金玉。他因修建圓明園而開始執掌樣式房的工作,是雷家第一位任此職務的人。

康熙在《暢春園記》裡曾經提到他非常牽掛一位傑出的匠師,即指雷金玉。

直至清代末年 ,雷氏家族有6代後人都在樣式房任掌案職務,雷氏家族進行建築設計方案 ,都按1/100或1/200比例,先製作模型小樣進呈內廷 ,以供審定。模型用草紙板熱壓製成,故名燙樣。

雷氏家族燙樣獨樹一幟,是了解清代建築和設計程序的重要資料。留存於世的部分燙樣存於北京故宮。

「樣式雷」的作品非常講究選址,並在建築設計上保證房屋冬暖夏涼,很多建築工藝就算拿到今天都很先進。同時,樣式雷的作品軸線感特彆強,我們到東陵可以看那裡的景物和建築是相互對應的。

其台基、瓦頂、柱枋、門窗、以及床榻桌椅、屏風紗窗等均按比例製成。每走一步你都會發現,建築和環境緊密結合在一起,實現了真正的「天人合一」。

「樣式雷」建築世家經過八代人的智慧和汗水,留下了眾多偉大的古建作品,也為中國乃至世界留下了一筆寶貴的財富。

「樣式雷」的作品非常多,包括故宮、北海、中海、南海、圓明園、萬春園、暢春園、頤和園、景山、天壇、清東陵、清西陵等。這其中有宮殿、園林、壇廟、陵寢,也有京城大量的衙署、王府、私宅以及御道、河堤,還有彩畫、瓷磚、琺琅、景泰藍等。

此外,還有承德避暑山莊、杭州的行宮等著名皇家建築。總之,佔據了中國1/5世界遺產的建築設計,都出自雷家人之手。

另外,在戰亂年間,雷家人還從事了大量皇家建築的修復工作。八國聯軍再次入侵時,北京城和城內外各類皇家建築再度遭到破壞,雷廷昌及雷獻彩主持了大規模修復、重建工程,如北京正陽門及箭樓等城樓、大高玄殿、中南海等。

雷家為中國古代建築作出了巨大貢獻。

1860年10月﹐一場大火在北京﹐燒了三天三夜。黑色的煙霧遮天蔽日﹐就像不散的陰魂﹐絕望﹐恐懼漫布整個中華大地﹐這場大火燒毀的﹐不僅僅是北京的一處園林﹐更是清朝最後的輝煌已到垂暮之年的清王朝﹐完全沒有一絲抵抗之力﹐只能躺於病榻之上﹐看着入侵的列強﹐奪走珠寶﹐砸破瓷瓶﹐將所有的榮耀摧毀殆盡。

當圓明園還在熊熊燃燒﹐腐敗無能的清政府投降了﹐皇帝拋下皇宮和子民逃跑了﹐侵略者的一切條件都被答應了﹐喪權辱國的《北京條約》被簽訂了。

第五代「樣式雷」雷景修﹐為保護祖先耗盡心血建造的圓明園﹐帶領全家奮起反抗﹐雷景修女婿被侵略強盜亂刀刺死﹐雷氏帶領全家老幼14口自焚殉園。傾注了幾代人心血的圓明園﹐帶着「樣式雷」曾經的輝煌﹐就在一把大火中﹐消失殆盡﹐留給世人的只剩美好的幻影。

清朝敗亡,各地戰亂頻繁,雷氏家道隨之迅速敗落,幾乎沒有人再從事建築行業。樣式雷圖檔的記載顯示,從第六代雷思起和第七代雷廷昌都有抽鴉片。雷思起和雷廷昌都有傷,一個是腿,一個是腰,吸毒可能是為了止疼,然後就吸上癮了。

雷氏家族到第八代傳人雷獻彩之後,已經全面沒落了。因為辛亥革命後,作為皇家建築設計的樣式房差務也就隨之消失。雷獻彩也沒能留下子嗣。

他在經歷着失業的痛苦時,還要忍受無人後繼香火的悲哀,雙重打擊使得這位末代「樣式雷」鬱鬱而終。

雷氏家族後人為生計所迫,開始瓜分和變賣家中的圖檔收藏。由於「樣式雷」聲名顯赫,這些圖檔在市面上十分搶手,並開始流往海外。

所幸,一些有識之士注意到這個問題,尤其是以朱啟鈐先生為首的營造學社發動文人及相關機構將大量圖紙和燙樣收購回來。

1930年,「樣式雷」後人將大部分圖檔賣給了當時的北平圖書館,賣了4500塊銀圓。據說當時的圖紙和燙樣足足裝滿了10卡車。這使得大部分圖檔又獲得了保藏。不過,當時仍有部分圖檔分散在雷氏後人手裡。

1964年底,兩位雷氏後人來到北京市文物局。他們帶來了一平板三輪的「樣式雷」畫樣。市領導請他們吃了一頓燉肉烙餅,開了一張收據。「文革」開始後,雷氏後人將剩下的圖紙和燙樣都偷偷燒掉了。「樣式雷」逐漸淡出了歷史的視線。

來源: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