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有很多中年甚至晚年才開始成長的人,但這毫不妨礙他們寫就後半生的精彩。

1、周處:惡人回首,也會贏得敬重

周處:惡人回首,也會贏得敬重(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周處,是鄱陽太守周魴之子,他雖有俠氣,但因個性霸道,橫行鄉里,被鄉里人成為「三害之一」。

某日,他聽到鄉人提起鄉裡的白虎與蛟龍,驚嚇不已,於是決定除掉其他兩害,為鄉人解憂。

先除了白額虎,再下水殺蛟龍,三天三夜沒露面,鄉人以為周處已經和蛟龍同歸於盡,紛紛彈冠相慶。

周處上岸後,看到鄉人高興地慶祝,湊過去問:「你們在慶祝什麼?」

鄉人高興地告訴他:「白虎、蛟龍、周處三害已除。」

周處決定要發奮圖強,於是前往拜見陸雲、陸機兄弟。

周處將經過告知陸雲,但又擔心自己年齡大,恐難有所成。陸雲不愧為一代文豪,一句話直接點醒了周處——

古人認為「哪怕是早晨明白了道理,晚上就死去也甘心」,更何況你的前途還是有希望的。再說人就怕立不下志向,只要能立志,又何必擔憂好名聲不能傳揚呢?

2、蘇洵:中年才讀書,和兒子一起學習的文豪 

唐宋八大家中的蘇軾、蘇轍都是少年英發,《三字經》中的「蘇老泉,二十七,始發憤,讀書籍。」的蘇洵是兄弟的爸爸,一直到二十七歲,才奮發讀書。

蘇洵:中年才讀書,和兒子一起學習的文豪(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歷史記載,蘇洵不喜歡讀書,長大到了壯年,還不知道書長什麼樣。

當年,讀書人三歲開始啟蒙授課,十六歲結婚,二十歲左右考上功名比比皆是,而蘇洵起步可謂非常非常之晚了。

且他讀書後,接連幾年都沒考上,蘇洵反省自己說:「此未足為我學也。」燒了自己寫的文章,閉門苦讀。

兩個兒子蘇軾、蘇轍也已經開始讀書求學,蘇洵與孩子一起讀書,五、六年後,終究把書都讀通了。嘉祐初年,與二子軾、轍至京師,不只孩子高中進士,父子三人文章皆震驚首都,人稱「一門三學士」,當時,蘇洵已近四十。

蘇洵就算不讀書,不進汴梁城,也照樣可以過富足悠閑的日子,而且有兩個讀書作文都是狀元級別的兒子,也足以讓他驕傲一生。

但是蘇洵不甘心,他覺得內心裡還有一股氣沒有釋放出來,他覺得自己能讀好書,能寫出好文章。

誰說的中年人不可以重新開始讀書?誰說的中年人不可以再追夢了呢?他不想認這種被社會和時代否定的命。

於是在本可以做老爺享福的時候,他選擇和兩個兒子一起,做學生苦讀。於是歷史上多了一段勵志人生,事在人為,不認輸,命就奈何不了你。

3、齊白石:木匠出身,五十五歲北漂,從小成變大師

說齊白石是古人,有點牽強,他畢竟活到了1950年代。

但說他是古人也沒錯,因為他畢竟青壯年時代適逢清朝,1917年,齊白石已經五十七歲,卻到北京闖蕩。

齊白石:木匠出身,五十五歲北漂,從小成變大師(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木匠出身,自學繪畫的齊白石,五十七歲時,在湖南湘潭老家已經是個名氣不小的畫家了,也準備終老家鄉。

但此時中國內戰、軍閥割據,1917年,湘潭又出現兵亂,改變了齊白石想終老家鄉的志向。

白石老人曾這樣回憶:「連年兵亂,常有軍隊過境,南北交鬨,互相混戰,附近土匪,乘機蜂起。

官逼稅捐,匪逼錢穀,稍有違拒,巨禍立至。弄得食不安席,寢不安枕,沒有一天不是提心弔膽地苟全生命。」

誠惶誠恐時,他得到友人邀請的信,告知他可來北平賣畫謀生。

白石老人雖然已經畫藝精湛,但囿於一直生活在農村老家,眼界有限,又因為是木匠出身,被嘲笑「俗氣熏人」、「不能登雅堂」等。

就同專業來說,總是有同行指責你的,而且沒人會因為你出身卑微而覺得更應該同情你。

老人曾這樣記述那段日子:「朝則握筆把刀,目不暇給,惟夜不安眠,百感交集。誰使垂暮之年,父母妻子別離,親戚朋友不得相見?」

剛到北京,人生地不熟,又因人們初期不太接受他的畫風,導致賣畫困難,生存下來,都是個大問題。

幸被著名畫家陳師曾(即陳衡恪,著名學者陳寅恪的哥哥)賞識,在陳的大力讚揚下,齊白石聲名鵲起。

受陳衡恪影響,齊白石一改之前八大山人的冷逸水墨風格,逐漸變為海派吳昌碩那般的色彩艷麗風格,而後又超越了吳昌碩,用10多年時間形成了自己的風格。

畫藝到70歲時爐火純青,一直持續到逝世。

如果白石老人不進京,不在老年再折騰這一次,留在湘潭也會是一個有名氣的畫家,但可以肯定的是,只是一個著名湖南地方畫家,而近代史上會少了一個藝術大師。

 

文章來源:網路文章

(責任編輯:柏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