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12首詩詞,直指人心,道盡人生。最近,儒風大家分享了當中的一些精華:

《三國演義》

臨江仙                 明・楊慎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

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白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

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本詞為明代楊慎所作,清代毛宗崗父子將其放在全書開篇。歷史如滾滾的江水,晝夜不停地向前奔去,只有極少數的人能青史留名,流芳後世。青山、夕陽的永恆更凸顯了人事的瞬息萬變。古來的是非成敗流傳到後世,成為後人茶餘飯後的談資。

這首詞將歷史的滄桑與厚重、人事的無常感展現得淋漓盡致,又展現出一種笑看歷史變遷的豁達和通透。

《水滸傳》

有緣千里能相會,無緣對面不相逢。 

原出自宋代南戲《張協狀元》,《水滸傳》第35回中,被宋江引用。

緣分是人力難以操控的,眾多世事,緣分到了自然就能成全。而對於有些無緣的人和事,懂得放手,未嘗不是好的選擇。

有緣千里能相會,無緣對面不相逢。 (圖片:pixabay)

《西遊記》

莫語常言道知足,萬事至終總是空。

理想現實一線隔,心無旁騖腳踏實。

誰無暴風勁雨時,守得雲開見月明。

花開復見卻飄零,殘憾莫使今生留。

對於心懷理想和抱負的人來說,理想和現實的隔膜常常令人迷茫、徘徊,自我懷疑。但只要腳踏實地,能在狂風暴雨的蹂躪中巋然不動,總會守得雲開見月明。莫因信念的動搖而事業未成,抱憾終生。

滿庭芳

觀棋柯爛,伐木丁丁,雲邊谷口徐行。賣薪沽酒,狂笑自陶情。蒼徑秋高,對月枕松根,一覺天明。認舊林,登崖過嶺,持斧斷枯藤。收來成一擔,行歌市上,易米三升。更無些子爭競,時價平平。不會機謀巧算,沒榮辱,恬淡延生。相逢處,非仙即道,靜坐講《黃庭》。

這首詞是一位樵夫吟誦的,為菩提祖師所教授。

菩提師祖見樵夫生活辛苦,家中有老母要照顧,不能修行,所以教他這首詞,一為散心,二為解困。

日常生活中也可修行,詞中所說的就是樵夫的日常生活,但能「狂笑自陶情」、「行歌市上」,在平凡的生活中學會苦中作樂。

「不會機謀巧算」、「恬淡延生」,淡泊處世,有「對月枕松根」般的生活情趣,就已超脫了平庸。

爭名奪利幾時休?早起遲眠不自由。

騎着驢騾思駿馬,官居宰相望王侯。

只愁衣食耽勞碌,何怕閻君就取勾。

繼子蔭孫圖富貴,更無一個肯回頭。

名利本身無所謂好壞,是努力奮鬥之人應得的勝利果實,水到渠成,實至名歸。

但是世人見名利而眼紅,為求名利而逼迫自己,甚至不擇手段。

身心被名利所累,每日戰戰兢兢,勞勞碌碌,不得舒心和自由。有多少人能從名利場中抽身回頭呢?

 

佛在靈山莫遠求,靈山只在汝心頭。(網絡圖片)

佛在靈山莫遠求,靈山只在汝心頭。

人人有個靈山塔,好向靈山塔下修。

第八十五回,悟空用烏巢禪師《多心經》中的這句話來提醒唐僧。

人的內心都有成佛的潛質,和佛一樣的智慧與慈悲其實都存在於自己的心中。一切的經文學習和修煉,都是為了將這個原本就存在於心的內在寶藏發掘出來。外在的工夫最終還是要以自己的心為皈依,莫執着於外物而忘了根本。

《紅樓夢》

好了歌 跛足道人

世人都曉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沒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金銀忘不了。

終朝只恨聚無多,及到多時眼閉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嬌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說恩情,君死又隨人去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兒孫忘不了。

痴心父母古來多,孝順兒孫誰見了。

在世人眼中,神仙是神通廣大的,然而,世人實際上是無法掙脫塵網的。歌中舉出四樣:功名、金錢、美色和子孫,是人無法拋卻的。

曹雪芹經歷家難、飽嘗人世冷暖後,寫下這悲歌。我們默念此歌,也會感受到一切終將成空的悲哀。但生活在塵世,這些都不能放下,不能輕易的拋妻棄子、放棄理想和志業。最高的境界莫過於:看透之後,仍然熱愛生活。

世難容(妙玉)

氣質美如蘭,才華馥比仙。天生成孤癖人皆罕。你道是啖肉食腥膻,視綺羅俗厭;卻不知太高人愈妒,過潔世同嫌。可嘆這,青燈古殿人將老;辜負了,紅粉朱樓春色闌。到頭來,依舊是風塵骯髒違心愿;好一似,無瑕白玉遭泥陷;又何須,王孫公子嘆無緣?

妙玉大概是大觀園裡最孤僻的女孩,清高自許、目無下塵,與世俗中人難合。太過清高,不食人間煙火,會難容於世。

聰明累(王熙鳳)

機關算盡太聰明,反算了卿卿性命!生前心已碎,死後性空靈。家富人寧,終有個,家亡人散各奔騰。枉費了,意懸懸半世心;好一似,盪悠悠三更夢。忽喇喇似大廈傾,昏慘慘似燈將盡。呀!一場歡喜忽悲辛。嘆人世,終難定!

「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 (網絡圖片)

王熙鳳精明強幹,可惜聰明反被聰明誤。機關真的能算盡嗎?一味地要強,做事心狠手辣、不留餘地,甚至害了人性命也不以為意。

到最後,反而把自己也算了進去。所以,做事不必太聰明,不必處處爭強好勝,不妨有所保留,給別人留幾分餘地,也是給自己留了後路。

 

人物判詞(巧姐)

勢敗休雲貴,家亡莫論親。偶因濟劉氏,巧得遇恩人。

落難時才能看清人的真面目,誰是真心,誰懷假意,前兩句浸透着曹雪芹本人的深切體驗。

後兩句則是說,王熙鳳接濟過劉姥姥,當時是不屑於這窮親戚的,但劉姥姥後來成了女兒的恩人。你此時滴水般的善良,可能在將來會獲得湧泉般的回報。

五美吟・西施  林黛玉

一代傾城逐浪花,吳宮空自憶兒家。效顰莫笑東村女,頭白溪邊尚浣紗。

西施因貌美而被范蠡挑中,入吳國王宮,成為越王滅吳的棋子。

東施雖然容貌醜陋,卻能在家鄉平安終生。

正如莊子所說的「人皆知有用之用,而不知無用之用也」,美有美的煩惱,醜有醜的幸運。禍福總是相依,相貌或美麗或平庸,家庭或貧窮或富貴,都會有幸運的一面,也會有不幸的一面。

臨江仙・詠絮 薛寶釵

白玉堂前春解舞,東風卷得均勻。

蜂圍蝶陣亂紛紛:幾曾隨逝水?豈必委芳塵?

萬縷千絲終不改,任他隨聚隨分。

韶華休笑本無根:好風憑藉力,送我上青雲。

這首詞翻出新意,不是柳絮飄零無定所的哀戚,而是乘風直上青雲的自信與昂揚。

「蜂圍蝶陣」並不能擾亂心緒,自己也不隨流水而逝、不委身塵土。任外物自己聚散,自己的心志堅定不移,藉著東風實現青雲之志。

人生路上,能成大事者,必有此種堅定信念,一往無前的決心,不因紛雜外物而迷失自我。

******

來源~網路文章

(責任編輯:Je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