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曾說:「文章本天成,信手偶得之」。清代大才子紀曉嵐的很多對聯堪稱絕對。詩詞世界整理了紀曉嵐的幾幅精妙的對聯和小故事,讀來頗有趣味。

紀曉嵐留下了許多故事,而他的精妙對聯更是讓人過目難忘。(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紀曉嵐,清朝大學士、大才子。一天,紀曉嵐的老師請他去喝酒,桌上有父子兩人,都是戊子年同榜舉人。

喝了幾杯之後老師對紀昀說:「曉嵐,我出個上聯,你對出下聯,我送你個百金古硯,對不上來,就罰酒三杯!」

紀昀答應了,老師指著那對父子說: 父戊子,子戊子,父子戊子

這個下聯是很難對的,因為「父子」和「戊子」,下字相同,上字一為「父」一為「戊」,諧音(「父」音fù、ㄈㄨˋ,「戊」音wù、ㄨˋ)。

全句兩「父」三「戊」五個「子」字,要對得字字工整,確實很難!

當時,老師是戶部尚書,紀曉嵐是戶部侍郎,紀曉嵐想了一會,答道:「師司徒,徒司徒,師徒司徒。」

尚書、侍郎這兩個官職俗稱「司徒」,前上叫「大司徒」,後者為「少司徒」。父子對師徒,也是妙對。

乾隆帝一生酷愛中華文化。乾隆 帝漢裝畫像(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乾隆晚年,開了個千叟宴,八十歲以上老人都進宮同賀。席間,有位老者,看起來年紀很大,乾隆就問他高壽,那老人答道:「141歲」。

乾隆趁著酒意,吟道:

花甲重開,外加三七歲月

花甲是60歲,重開即一百二十,再加三七二十一,恰好是一百四十一。

乾隆說完上聯,順便想考考紀曉嵐,就讓紀曉嵐對個下聯,紀曉嵐思索片刻,答道:

古稀雙興,內多一個春秋

乾隆大笑道:「對得好,正合朕意。七十為古稀,雙興便是一百四十,再加一個春秋,也恰恰是一百四十一,算是絕妙好辭了。

煙波浩渺,江山如畫。 明 王紱 江山漁樂圖(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等到乾隆八十大壽,大小官員紛紛送禮,以示慶賀。輪到紀曉嵐送禮時,卻兩手空空,說道:「微臣是個書生,只有一副對聯,請皇上笑納。」

說完吟道:

八千為春,八千為秋,八方向化八風和,

慶聖壽,八旬逢八月

五數合天,五數合地,五代同堂五福備,

正昌期,五十有五年

乾隆80大壽,又剛好在八月,又是他即位五十五年。群臣都讚歎他的壽聯撰得巧。

帆櫓搖曳笛簫聲起,唱和之間描畫歷史千年。(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某年仲秋,紀曉嵐去福建督學,途中渡江乘的是搖櫓的船。此時,一隻帆船乘風追了上來。帆船上的人得知幸遇紀曉嵐時,便傳過來一上聯:「兩舟並行,櫓速不如帆快。」

此聯運用了諧音和雙關。「櫓速」即三國東吳名臣魯肅,「帆快」暗指西漢初大將樊噲。聯語「櫓速不如帆快」意含文不如武,譏諷紀曉嵐。

紀曉嵐久久未能對出。到了福建,在院試大典上,樂聲四起,紀曉嵐靈感忽現,對出了下聯:

「八音齊奏,笛清怎比蕭和。」

「笛清」指宋代武將狄青,「蕭何」指漢初丞相蕭何,當然,紀曉嵐也不會忘了反駁「文不如武」。

天地君親師,在古人心中永遠崇敬,念念不忘。(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紀曉嵐長年在京城伴君為官,日子久了,不免思念家鄉,因此悶悶不樂。

乾隆皇帝看出了紀曉嵐的心事,一日,散朝後,乾隆對紀曉嵐問道,你這幾天氣色不好,我出一上聯,看看是否如此?「十口心思,思妻,思子,思父母。」

紀曉嵐連忙跪下,對道:「言身寸謝,謝天,謝地,謝君王。」乾隆只好准了紀曉嵐的探親假,也留下了這副巧妙的合字聯。

******

古代文人不像現代人有各式影音多媒體及桌上遊戲等靜態的休閒娛樂,因此以文學造詣作為運用基礎,發展出以修辭法為元素的益智遊戲,或像莊子的年代以哲學辯證作為文人之間的切磋交流。

這類的休閒娛樂其實在民國時代也有,例如在花蓮縣鳳林鄉的校長夢工廠裡就展有當時許多校長的文字創意作品,其中有一首迴文詩更是令人印象深刻。

整首詩在紙上像個迷宮,每一句的第一個字都是取自上一句最後一個字的下半部,如不先弄懂作者所設計的規則,還真看不懂文章內容。

看來文人志士的休閒娛樂,沒有兩把刷子是很難樂在其中的。

來源~網路文章

(責任編輯:Je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