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社會很多人以喝咖啡為生活時尚,彷彿不到星巴克喝杯咖啡,就不算了解現代都市生活的品質。一千年前的宋朝人,就跟現代人愛喝咖啡一樣愛飲茶。

大約從宋代開始,茶開始成為人們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每日開門七件事」:「蓋人家每日不可缺者,柴米油鹽醬醋茶」。需要提醒的是,宋人的飲茶法,跟今人以開水沖泡茶葉的喝法不同,而是將茶葉研成末,再以開水沖之,「碾茶為末,注之以湯,以筅擊拂」——這叫做「點茶」。日本的抹茶,即從宋朝點茶「山寨」過去的。日本人《類聚名物考》承認,「茶道之起」,「由宋傳入」。宋人點茶,對茶末質量、水質、火候、茶具都非常講究。

因為對飲茶的熱愛,宋人形成了一套很有講究的茶藝,叫做「分茶」,是一種將「點茶」點出了新花樣的高超技藝。高明的分茶技術,能夠利用茶末與開水的反應,在茶碗中衝出各種栩栩如生的圖案,北宋《清異錄》記述,「近世有下湯運匕,別施妙訣,使茶紋水脈成物象者,禽獸、蟲魚、花草之屬纖巧如畫,但須臾即就幻滅。此茶之變也,時人謂之《茶百戲》。」這有點像今日咖啡店玩的花樣:利用咖啡與牛奶的顏色搭配進行「咖啡拉花」,調配出有趣的圖案。據說著名的女詞人李清照便是一名茶藝高人,擅長「活火分茶」。

宋朝也流行「鬥茶」,即幾個熱愛茶道的朋友,聚在一起,分別煮水分茶,看誰的茶葉、茶水出眾,茶藝更高超。不僅士大夫中盛行鬥茶之風,平民也喜愛鬥茶。南宋畫家劉松年的《茗園賭市圖》,便非常傳神地描繪了市井間幾個茶販正在鬥茶的生動畫面。

幾個熱愛茶道的朋友,聚在一起,分別煮水分茶,看誰的茶葉、茶水出眾,茶藝更高超。 (圖:翻攝自網路)

因為市民愛飲茶,宋代城市中茶坊到處可見,就如今日的咖啡館。《東京夢華錄》說,朱雀門外,「以南東西兩教坊,余皆居民或茶坊,街心市井,至夜尤盛」。南宋也一樣,吳自牧的《夢粱錄》記載,臨安「處處各有茶坊」,如俞七郎茶坊、朱骷髏茶坊、郭四郎茶坊、張七相干茶坊、黃尖嘴蹴球茶坊、一窟鬼茶坊、大街車兒茶肆、蔣檢閱茶肆。茶坊的名字都起得很酷,很吸引目光,很有廣告效應。

茶坊構成宋代城市社會的公共空間,而不僅僅是單純飲茶的私人住所。清雅的茶坊是士大夫「期朋約友會聚之處」;高端的茶坊可供「富室子弟、諸司下直等人會聚,習學樂器、上教曲賺」;大眾茶坊則是「諸行借工賣技人會聚行」的場所;還有「樓上專安著妓女,名曰《花茶坊》的」,「非君子駐足之地也」。

高檔的茶坊佈置得非常雅緻,「汴京熟食店張掛名畫,所以勾引觀者,留連食客。今杭城茶肆亦如之,插四時花,掛名人畫,裝點店面……今之茶肆列花架,安頓奇松異檜等物於其上,裝飾店面」。今日一些咖啡館、酒店為顯示清雅,也喜愛掛名家的書畫作品。

還有一些茶坊搞特色經營,用歌妓招徠客人:「諸處茶肆、清樂茶坊、八仙茶坊、珠子茶坊、潘家茶坊、連三茶坊、邊二茶坊,及金波橋等兩河以至瓦市,各有等差,(歌妓)莫不靚妝迎門,爭妍賣笑,朝歌暮弦,搖蕩心目。凡初登門,則有提瓶獻茗者,雖杯茶亦犒數千,謂之《點花茶》。登樓甫飲一杯,則先與數貫,謂之《支酒》,然後呼喚提賣,隨意置宴。趕趁(買賣人)、祗應(服務員)、撲賣者亦皆紛至,浮費頗多。或欲更招他妓,則雖對街,亦呼肩輿而至,謂之《過街轎》」。

這類高端茶坊,不論是品位,還是價位,都要比今日的星巴克高出幾個段位。不過宋人並不會因此而質問「為什麼一杯茶湯賣得這麼貴」。顯然,高端茶坊賣的並不是茶湯,而是格調,是生活方式,是身份識別標準。

******

想不到在現代的「咖啡拉花」之前,早在一千年前的宋朝就有「茶百戲」,而且技藝更加驚人。而且早在現代流行咖啡館、星巴克之前,宋朝的文人雅士乃至於老百姓都喜歡到茶坊互相交流。這些茶坊的分門別類和專業程度感覺比起現在的咖啡館有過之而無不及,真的是教人大開眼界!

文章來源:華商報

(責任編輯:家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