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回到台東家鄉創立自己舞團的編舞家布拉瑞揚,這次帶著舞者走進南投羅娜部落,與布農族羅娜薪傳音樂團學習布農歌謠,轉化成新的身體動能,合作出新作「路吶」。

布拉瑞揚一直記得第一次走進羅娜部落時的震撼,「羅娜薪傳音樂團正在練唱,那聲音裡的純粹,太美,太讓人感動。」他曾想過,讓舞者就著這優美的布農合音跳舞,但部落的人提醒:「我們這是祭典的歌,我們唱,你們在那邊跳,不好耶。」

後來,布拉瑞揚帶上舞者,直接住進南投羅娜部落學習山林生活、學習合音吟唱,剝除了所有符號,用肉身去感覺、轉化成身體的肢態動作,「整個過程,我們更像是Baby在學爬、學走路,回到最日常,用我們的身體去感覺。」

2014年回到台東家鄉創立自己舞團的編舞家布拉瑞揚, 推出新作「路吶」,將於6月8日至10日在淡水雲門劇場 演出。圖為演出畫面。 (布拉瑞揚舞團提供)

有一次,部落長老教舞者們「報戰功」,那是過去部落男子出外狩獵、回返部落時會做的事。「翻譯後的內容,大概就是回報自己帶回幾頭山豬、水鹿,非常英勇驕傲、慷慨激昂。」布拉瑞揚說。

但對於現代人而言,那實在是難以想像的畫面,大夥練了很多次,別說氣勢,根本是笑場不斷。

卡關的過程,有個舞者突發奇想,「如果我們報的是在人生中讓我們感覺驕傲或勇敢的事,會不會好一點?」部落長老一聽,眼睛都晶亮了。布拉瑞揚說,「他立刻點頭,說這當然好,因為『報戰功』的意義,本來就在於此。身為現代的年輕人,該如何替自己感覺驕傲、勇敢而激勵自己?這或許是一種方式吧。」

在布拉瑞揚眼中,舞團成立雖然將滿4年,但就像這次進了部落的姿態,「依然是Baby」。上一週,他還在擔心舞團的存款只能再付兩個月的薪水,所幸「無,或就以沉醉為名」在上個週末拿下台新獎的年度表演藝術獎。一聽到得獎消息,布拉瑞揚來不及高興,只直覺:「有獎金!那我又可以多付2個月了。」

2014年回到台東家鄉創立自己舞團的編舞家布拉瑞揚, 帶著舞者走進南投羅娜部落,與布農族羅娜薪傳音樂團 學習布農歌謠,合作出新作「路吶」。圖為演出畫面。 (布拉瑞揚舞團提供)

布拉瑞揚一邊笑著自己變得「現實」,一邊也清楚這就是營運一全職舞團的日常。目前,舞團有11名全職舞者,還有3名行政,創作之外,維繫日常的壓力,不在話下。不過,比起剛創團時的緊繃、總是緊鎖眉頭的神色,現在的布拉瑞揚坦然了、更自在了。

他說,自己現在的狀態滿好,「舞團雖然還在長,或許還談不上什麼風格,但好像真的可以有些什麼,就再給個5年、10年看看吧。」

「路吶」將於6月8日至10日在淡水雲門劇場演出。

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