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某些人來說「靈魂」只不過是迷信,一位女子的經歷徹底顛覆了她過往的無神論思想,使她相信靈魂的存在,同時更加仁愛、珍惜這個世界,她的這篇文章發表在新浪博客上,題目為「一位無神論者的奇異靈魂之旅」。

8年前的一次「靈魂之旅」令我刻骨銘心,並且徹底改變了我。                              

自幼父教甚嚴,馬克思主義的學說根深蒂固。在大學裡就積極入黨,工作以後也有很大的企圖心,一心想做又紅又專的接班人。所以對唯心主義的東西一直非常排斥,任何宗教迷信的東西從不接觸。

然而令人難以置信的事,卻真真切切地發生在我這個死硬的無神論者身上了。                                       

大概是我連續幾個冬天,飽受風寒加上積勞成疾,落下了病根。每年從秋冬之交一直咳嗽到隔年春末夏初。那一年秋天,久咳不愈的痼疾再次發作,我只好像往年一樣,天天去住家附近的診所吊點滴消炎。

那天晚上8點到診所,醫生說我前兩天吊的那個批次的青霉素剛剛用在了一個小孩身上,我用另一個批號,接著為我做了皮試。皮試的結果呈「陽性」,手腕上的紅斑有2分錢硬幣那麼大,隆起於皮膚,並有放射狀的偽足。

我滿懷疑慮,問醫生:「可以打嗎?」

醫生沉吟了一會兒,說:「這應該屬於『假陽性』,可能是批次不同導致的。既然前幾天一直在吊青霉素,應該沒有問題。」

為了預防過敏,他替我注射了一支非那根,又在吊針配劑裡加了一支地塞米松。於是我便放心地走進裡間,躺在病床上,護士為我打上了點滴,就出去外間招呼別的病人了。

墜入黑暗隧道                                                 

約莫半分鐘左右,伴隨一陣刺耳的火車一般的耳鳴聲,我忽然墜入一個黑暗的隧道,並向前猛衝。巨大的恐懼襲來,我怎麼了?剛才還好好的,怎麼一下這樣了?想停停不住,想回回不去,想喊喊不出,試圖掙扎卻做不到。我感覺自己像是某種物質微粒,在一個永無止境的循環軌道裡猛衝著。儘管我的身軀躺在剛才的世界,我卻進入了一個與之隔離的空間。而我很清醒地意識到,我不是在做夢,是吊針出了問題!青霉素過敏!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已經太遲了,我已經身不由己。

我嚇壞了!驚惶失措、無可奈何、絕望地在似乎永無止境的隧道裡漂浮著。

我明明知道我的軀體依舊躺在病床上,但我卻已經回不去了。 

這就是死亡嗎?如果是,那麼我為什麼這麼清醒?只是與剛才的世界隔絕,卻沒有消失?

沒有痛苦,輕飄飄的,甚至很舒服。

「意識流」陪伴、引領、包容 「我」                   

冥冥中有一種 意識流包圍、引領、陪伴著靈魂( 圖片來源:pixabay,示意圖)

冥冥中,我感覺到有某種「意識流」陪伴著我,在給我肯定的答案,在回復我內心的疑問,在安撫我驚惶的心。

我不知如何形容那種「意識流」,祂無聲無形、寬宏明亮、溫暖慈祥、可以解答我一切的疑問,有如春天的陽光包圍我、引領我。我明白那是某種高於我的靈魂、或稱為先知、智者,以心靈感應的意識傳遞方式,向我昭示世界的本質、生命的真諦,為我打開生死的大門,看到生命的另一面。

我不知何時不再置身黑暗冗長的隧道,而是一片明亮、溫暖、潔白的世界。我感覺徹底的解脫、一切苦惱離我而去,永恆的寧靜與幸福。

我的意識中冒出一個又一個問題,關於世界的本質、關於生命、關於生死……隨著意念所到之處,他將答案一一展現於我的眼前:「世界是由物質微粒所組成,微粒流動聚合而形成世間的萬千「具象」(具體形象之意)。譬如門前那棵樹,在人們的眼中它是實實在在的一棵樹,而在我們這裡看到的,它是一堆聚合成樹的形狀的微粒,這些微粒在永恆地循環著、流動著……」

看到一個微粒聚集、流動的世界

我的確看到的是一個微粒聚集、流動的萬象世界!我的肉體依舊躺在那裡打點滴,意識卻隨他指引,看到診所門外的那棵樹。

我也是物質的微粒嗎?

「是。人體也是無數微粒的聚合、流動。組織代謝、交換等,都是物質微粒的流動。此時的你(確切地說是我的靈魂)也是物質微粒的一部分,處在循環之中。」

所以,微粒此時聚為某種形狀,流動、進入循環、流往他處、進入另一聚集、為另一具象……如此循環,無生無滅….這便是永恆。這便是世界的本來面目。

******

本文章為「一次醫療事故後,靈魂離體的奇異經歷,使她更加珍惜仁愛這個世界」的上半部分,後續精彩內容,請繼續閱讀「一次醫療事故後,靈魂離體的奇異經歷,使她更加珍惜仁愛這個世界(二)」。

文章來源:網路文章

(責任編輯:鈺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