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宋朝的經濟超越了此前歷代的各項紀錄。宋朝財政收入最高的一年,達到了1.6億貫,即使是後來失去了北方半壁江山的南宋,財政收入最高的時候也能達到1億貫。                     

趙匡胤是職業軍人出身,按理說應該好勇鬥狠,熱衷攻伐,重武輕文。誰能想到到這位宋太祖竟然是個熱愛生命、熱愛世界和平的好男兒,解決事情盡量避免殺戮。                                 

比如初登大寶不久,趙匡胤就在太廟的一間密室中立了一塊碑,此後宋朝新皇登基,都要由一位不識字的太監帶到密室裡看那塊碑。碑上到底寫了些什麼,除了皇帝誰也不知道。直到金軍攻破汴梁城,打進太廟才真相大白,碑上赫然書寫著三條,大意是:第一,不殺柴氏子孫(後周的後裔),如果他們謀反,就在監獄裡讓他們自盡,不能公開殺掉;第二,不殺士大夫,尤其是那些諫臣;第三,子孫如果違背了前兩條,天誅地滅。        

這「勒石三戒」不僅為宋朝歷代皇帝畫下了執政的底線,也為宋朝的經濟方針定下了基礎,全國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對外能和平解決爭端,就不訴諸武力;對內能調和矛盾,就不激化衝突。

當年的宋朝為什麼能富甲全球?

在這樣的國策的指引下,宋朝的經濟一舉超越了此前歷代的各項紀錄。宋朝財政收入最高的一年,達到了1.6億貫(1貫=1000文),即使是後來失去了北方半壁江山的南宋,財政收入最高的時候也能達到1億貫。這樣的記錄在古代中國不僅空前,也堪稱絕後。比如明朝在財政收入上比北宋差了整整一大截,清朝康乾盛世時狀況稍好,但也不及北宋財政收入的一半。

水滸傳(圖:翻攝自網路)

宋朝平民百姓的生活也要好於其他朝代。司馬光曾經痛心疾首世風日下,連農夫走卒都穿絲質的鞋子,實在太奢靡了!看看《水滸傳》裡的那一百單八將上水泊梁山的原因,有因殺人放火來的,有因觸犯朝廷律法來的,有遊手好閒圖快活來的,就是沒有窮困潦倒吃不上飯來的!                      

這麼一個富足的局面是如何得來的呢?這個朝代的經濟基礎還是廣大的自耕農民,這些農民上交的皇糧和稅款,支撐起了宋朝的江山社稷。

宋朝同其他朝代相比,有兩個亮點,第一個是開源,就是海外貿易搞起來了(圖:翻攝自網路)

在經濟上,宋朝和其他朝代相比,有兩個亮點,第一個是開源,也就是海外貿易的興盛。 

原本古代中國通過陸地上的絲綢之路與其他國家做貿易,但宋朝建立沒多久,西北的党項人就起兵造反,建立了西夏,阻斷了宋朝與中亞、西亞的路上貿易通道。不得已,宋朝的對外貿易轉向了東南沿海,竟然開闢出了繁榮的海上絲綢之路。宋朝先後在廣州、臨安(今杭州)、明州(今寧波)等沿海十幾個沿海城市設立了市舶司,專門管理海外貿易。其中廣州、泉州和明州的貿易量最大,特別是泉州,在南宋時期,一躍成為當時的世界第一大港,是海上絲綢之路的起點。

宋朝出口貨物包括絲綢、瓷器、糖、紡織品、茶葉、五金。進口貨物包括象牙、珊瑚、瑪瑙、珍珠、乳香、沒藥、安息香、胡椒、琉璃、玳瑁等幾百種商品。南宋時每年通過市舶司獲得的稅收已經達到200萬貫,佔了全國財政收入的6%。這只是官方的收益,民間也有許多人從事海外貿易,獲利頗豐。                        

雖然不能直接從陸上絲綢之路做長途貿易,但宋朝還是積極與陸上鄰國開展貿易。比如宋朝在與金、大理的交界處開設市場,對外出口藥材、茶葉、棉花;進口人蔘、毛皮、馬匹等。這些陸上貿易的收益也不容小覷。

雖然宋朝的稅收主要來源還是農業,但有了大規模的對外貿易,經濟水準自然要比閉關鎖國的那些朝代富裕多了。

此外,古代許多朝代的財政往往是皇族經濟、戰爭經濟、工程經濟,稅收收入主要是充當滿足皇族的私房錢、對外戰爭的軍費和工程建設的撥款。這些經濟類型,在宋朝當然也都不缺,但它還有另一個亮點,就是消費拉動型經濟。

宋朝從趙匡胤開始就十分重視讀書人,科舉制在宋朝得到了發展,只要中了科舉,就可以直接授予官職,這種制度大大的激勵了民間讀書人,不用看出身,不用看門第,只要中舉,前途將一片光明。科舉制繁榮的結果之一,就是宋朝的文官人數膨脹,在北宋的都城汴梁就集中了大量的朝廷官員。                    

汴梁城內皇族、官員、軍人、商人云集,人口達百萬之眾,這些人的吃穿用,已經不是附近州縣能夠充足供應的了,於是北宋依靠運河漕運,從日漸富庶的江南地區運送大量的物資到汴梁。一船船送抵汴梁的貨物,不僅有糧食,還有絲綢、茶葉、瓷器、木器等,吃喝玩樂的商品一應俱全。

汴梁城龐大的消費力和強大的購買力,刺激了全國各地的生產力。宋朝和古代許多重農抑商的朝代不同,它對商人的限制相對寬鬆,並不懼怕商人做大後威脅皇權。而經商獲得的利潤,要比務農高出許多倍,手工業、商業發達的國度,自然會比畜牧業、農業發達的國度富裕,宋朝的手工業、商業的發達程度在歷朝歷代中堪稱高峰,所以能夠富甲全球也就不奇怪了。

 
(責任編輯:鈺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