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 撰稿人:張毅帆

鄰居的老婆婆獨自在田間種菜,年邁而佝僂的身形讓她的動作顯得有些吃力。這些菜她其實一個人也吃不完,但她一心總牽掛著她那已年過半百的兒子,希望能多種一些好吃的蔬菜給他吃。媳婦勸她不要再那麼辛苦,她卻微笑的對媳婦說:「你可曾看過水往高處流去?」

(圖:公有領域)

這樣的想法似乎已不是特例!常去登山的步道旁,就豎立著這樣一塊石碑,碑文上刻著:「回憶當年我養兒,我兒今又養孫兒;我兒餓我由他餓,莫教孫兒餓我兒。」這不禁讓我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一部電影《猶山節考》,雖然時空背景與內涵不同,但卻都是闡述著年老者對年輕者的一種無盡的付出。

獲得1983坎城影展最佳影片金棕櫚獎的《猶山節考》,描寫一個荒僻貧瘠的小農村,為了減輕物質負擔,村民一旦老了便會被遺棄在山上等死的故事。劇中當輪到男主角根隨村力,背著年邁的母親走到山上放下母親時,他心中猶覺得不忍,反倒是面臨死亡的老母親,一再催促兒子快點下山,因為天氣變冷快要下雪了,她死前的最後念頭仍然是牽掛著自己的小孩。

(圖:公有領域)

大江東去浪所淘盡,何止是千古英雄人物!看多少為子女傷心憂煩的父母,數十年後,他們的子女也成為另一批為子女傷心煩憂的父母。父母對子女永無止無盡的關愛與操心,成了上一輩對下一輩犧牲奉獻的循環,真像那奔流的江水一般往下流去。

孝子原是形容孝順父母的人,現在卻另有註解,新的意思是指孝順兒女的人。這毋寧是一種錯誤的因果循環,更是一種悲哀的宿命!宛若《猶山節考》的現代版,但若認真探討這個現象究竟是孰令致之?恐怕我們之中誰也逃脫不了責任。

「人心往下疼 水往低處流」這句話一旦成為人們口中所謂的人之常情,成為一種固定的觀念,那人人將處於越活越沒有安全感,更看不見幸福希望的一種冷酷世界中。推波逐流之影響下,不僅讓下一代逐漸視父母的辛苦養育為一種理所當然,不懂得反哺與感恩,更讓對孝道失去了信念的青年一代,寧願養寵物也不生小孩。

關心與呵護下一代的成長是人之常情,但會讓人老的光陰絕不會僅作用在今日的老人身上,畢竟人人都有白頭之時。如何使關愛子女之情能與關懷父母之心並進,讓長與幼同樣擁有獲得幸福的天地與權力,這真的要靠大家願意改變觀念與共同努力啊!

(圖:公有領域)

(文章內容美麗日報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