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有許多以真實人物為基礎作延伸的神話或傳說故事,最著名的非中國四大名著之一的「西遊記」莫屬。故事以真實人物玄奘大師赴西方取經,為增添故事的精彩程度及曲折艱辛的過程,特別加入神佛魔鬼的元素使其更有看頭。不過把這些「添加物」從神話故事抽離後,這些歷史人物的作為,在當時的社會背景下仍能被稱為佼佼者,而這些故事也算是歌頌這些人的成就。

******

《白蛇傳》是中國民間家喻戶曉的四大傳說之一,現代人都把白蛇與許仙視作愛情的典範,而把高僧法海則看成是多管閑事的對象。其實根據《白蛇傳》原著和歷史記載,發現歷史上真有法海,而《白蛇傳》也根本不是愛情故事,並且與人類道德變遷息息相關。

由於人類道德下滑,各種狐黃白柳禍亂人間。為驚醒世人,中國自古就有包括蛇精在內的妖魔害人的傳說,如唐代傳奇小說《白蛇記》中,就說了一個白蛇成精,化成美人,迷惑好色之人,然後將人吃掉的故事。小說強調人萬萬不可為色慾所迷,人、妖不可共居的道理。

古時杭州一帶,也有蛇妖害人的記載。據杭州《淨慈寺志》記載,在宋代該寺附近山陰曾出現過巨蟒,會變成女人時常蠱惑害人。陳芝光的《南宋雜事詩》中,也有「聞道雷峰蛇怪」之說。

清初常熟錢曾所輯《也是園書目》中,宋人詞話作品《西湖三塔記》中都寫道:由白蛇幻變的女子在西湖迷路,得到奚宣讚的救助,但蛇妖卻要吃奚的心肝。最後蛇妖被鎮壓在西湖三塔之下。同樣也是強調人、妖不可共居。

到了明朝時期,有個叫馮夢龍的作家在《警世通言》中整理了白蛇故事,寫成了名為《白娘子永鎮雷峰塔》的短篇小說。依然是講蛇精害人,害許宣幾次遭災,還是強調人妖不可共居的道理。在書中,法海是除妖救人的正面人物。

歷史上的法海

再說說高僧法海,歷史上真有法海其人。史書記載,法海本是唐宣宗年間宰相裴休的兒子。裴休,字公美,出身「天下無二裴」的裴氏家族。裴休為官廉潔,治理有方,博學多才,書文俱佳。著名的柳公權《玄秘塔碑》便是裴休撰文。

相傳,法海出生之前,他母親張氏夢見有白、黑兩條大蛇向她襲來,萬分驚恐之際,天上降下一個手持寶劍的和尚,口喊:「母親別怕,孩兒來了!」手起劍落,將兩條大蛇攔腰斬斷。張氏一下驚醒,生下一個男孩。裴休見孩子頭上髮毛稀少,就疼愛的把孩子叫「頭佗」。

長大後的頭陀,立志修行,他先去湖南溈山修行,接著又遠赴江西廬山參佛,最後到鎮江氏俘山的鶴林寺修禪,並決定在此常住下來,取號「法海」。

一天法海在山洞禪坐,突然有一條白蟒出來盯著法海。法海運用神通,將白蟒趕走,相傳這條白蟒遁入長江而去。宋代詩人張商英稱讚他是「半間石室安禪地,蓋代功名不易磨,白蟒化龍歸海去,岩中留下老頭陀。」這便逐漸有了法海與白蟒鬥法的故事。

一次,法海挖土修廟時意外挖到一批黃金數鎰,但他不為所動,將其上交當時的鎮江太守李琦。李琦上奏皇上,唐宣宗深為感動,赦令將黃金發給法海修復廟宇,並赦名金山寺。從此鶴林寺改名金山寺。法海開江南一大佛教寺院,對佛教做出了很大貢獻,被奉為金山寺的「開山裴祖」。

今天,鎮江金山寺塔西面下側仍有一個山洞,稱為「法海洞」,又名「裴公洞」,據說就是法海當年的苦修之處。法海圓寂後,弟子們在他坐的石洞裡雕了尊法海石像供奉他。

石像(資料圖片:pixabay)

《白蛇傳》是修煉除妖的故事

在《白娘子永鎮雷峰塔》書中,關於白蛇,根本就不是什麼愛情故事,更沒有稱頌白蛇對愛情的忠貞,完完全全是一個除妖的故事;是一個當事人對佛法,從不信到信的故事。這裡引用書中結尾部分,大家一看即知。

書中寫道:許宣遊玩西湖遇著美女白娘子,因執於色慾,便結為夫妻。但白娘子乃蛇精所化,多次給許宣帶來禍害。許宣從高僧法海禪師處知道白娘子乃蛇妖後,便堅決要求除妖。許宣按法海所教將缽盂按在蛇妖頭上。

隨著缽盂慢慢的按下,不敢手鬆,緊緊的按住,只聽的缽盂內道:「和你數載夫妻,好沒一些兒人情!略放一放!」許宣正沒了結處,報道:有一個和尚,說道:「要收妖怪」。

許宣聽的,連忙教李募事請禪師進來。來到裡面,許宣道:「救弟子則個!」不知禪師口裡念的什麼。念畢,輕輕的揭起缽盂,只見白娘子縮做七八寸長,如傀儡人像,雙眸緊閉,做一堆兒,伏在地下。

禪師喝道:「是何業畜妖怪,怎敢纏人?可說備細!」白娘子答道:「禪師,我是一條大蟒蛇。因為風雨大作,來到西湖上安身,同青青一處。不想遇著許宣,春心蕩漾,按納不住一時冒犯天條,卻不曾殺生害命。望禪師慈悲則個!」

禪師又問:「青青是何怪?」白娘子道:「青青是西湖內第三橋下潭內千年成氣的青魚。一時遇著,拖它為伴。它不曾得一日歡娛,並望禪師憐憫!」

禪師道:「念你千年修煉,免你一死,可現本相!」白娘子不肯。禪師勃然大怒,口中唸唸有詞,大喝道:「揭諦何在?快與我擒青魚怪來,和白蛇現形,聽吾發落!」須臾庭前起一陣狂風。風過處,只聞的豁刺一聲響,半空中墜下一個青魚,有一丈多長,向地撥刺的連跳幾跳,縮作尺餘長一個小青魚。

看那白娘子時,也復了原形,變了三尺長一條白蛇,兀自昂頭看著許宣。禪師將二物置於缽盂之內,扯下相衫一幅,封了缽盂口。拿到雷峰寺前,將缽盂放在地下,令人搬磚運石,砌成一塔。後來許宣化緣,砌成了七層寶塔,千年萬載,白蛇和青魚不能出世。

白蛇(資料圖片:pixabay)

且說禪師押鎮了,留偈四句:

西湖水干,江潮不起,雷峰塔倒,白蛇出世。

法海禪師言偈畢。又題詩八句以勸後人:

奉勸世人休愛色,愛色之人被色迷。

心正自然邪不擾,身端忽有惡來欺?

但看許宣因愛色,帶累官司惹是非

不是老僧來救護,白蛇吞了不留些。

法海禪師吟罷,各人自散。惟有許宣情願出家,禮拜禪師為師,就在雷峰塔披剃為僧。修行數年,一夕坐化去了。眾僧買龕燒化,造一座骨塔,千年不朽,臨去世時,亦有詩八句,留以警世,詩曰:

祖師度我出紅塵,鐵樹開花始見春。

化化輪迴重化化,生生轉變再生生。

欲知有色還無色,須識無形卻有形。

色即是空空即色,空空色色要分明。

可嘆道是,因人類道德水準淪落,到了清初,在戲曲《雷峰塔傳奇》中,白娘子開始被描繪成正面人物,而法海反而被寫成為破壞白許婚姻的反面人物。戲曲裡還出現了「盜取仙草」、「水漫金山寺」等完全虛構的情節,對蛇妖正面描寫,許宣也成了「許仙」。

再往後到了彈詞《義妖傳》和《白蛇寶卷》中,善惡進一步顛倒。到了近代,魯迅則對高僧法海諷刺嘲笑,他在《論雷峰塔的倒掉》裡說「試到吳越的山間海濱,探聽民意去。凡有田夫野老,蠶婦村氓,除了腦髓裡有點貴恙的之外,可有誰不為白娘娘抱不平,不怪法海太多事的?」法海的形象被後人刻意或無意地扭曲了。

從《白蛇傳》的逐步出現和演變中,可以看出人類觀念一步步變異的過程。在人類道德維持在一定水平時,人們對各種妖、魔、邪靈都是持厭惡反對的態度,而對除妖降魔的修煉人都非常尊敬。然而隨著人類道德漸漸下滑,執迷於名、利、色、情,人也就越來越難看到真相,漸漸的對神佛與修煉失去了信心。

 

(責任編輯:Jerry)

分類: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