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上,「政治聯姻」這種外交行為一直都存在。從春秋戰國開始,國與國之間就時常以王侯子女的通婚來維持長時間的友誼關係,不只在中國,歐洲的貴族之間也有同樣的外交策略。除了維持和平之外,也有擴大勢力、利益互通等目的。                

從漢朝開始,因為外族入侵得非常頻繁,這樣的政治聯姻就更常出現,後來更傾向於軍事較弱的一方為了請求外族停止侵略而委曲求全的策略,嫁出去的公主或是妃子,也只是財寶的附屬品而已。              

綜觀中國歷史上的政治聯姻,記載的事件大多是國與國之間的交好,以及後來互相獲得的利益,或是因此交換來的和平時間有多久,出嫁的公主本身並沒有留下更多的歷史意義,只有一些歷史軼聞,或是一些戲曲傳說。

然而,唐朝有一位公主,在政治聯姻上不僅達成了與外族和平共處的協議,她本身也對弘揚文化、扶助國家政治有著不可抹滅的功勞,可以說是歷史上最有意義的一場政治聯姻。

她就是赫赫有名的文成公主。

 

充滿智慧的嫁妝

文成公主並不是唐太宗的直系子女,而是宗室遠親,史書上並沒有詳細記載她的姓名,留下的資料不多,只知道文成公主自幼飽讀詩書,個性溫柔賢淑、知書達禮,並且信仰佛教。

唐太宗李世民自即位之後,征戰四方,大大地擴張了唐朝國土,不但平定了隋末以來的所有內亂,抵禦各種外族入侵,甚至攻占了不少領土,並以懷柔政策與外族做文化交流,許多邊疆部族也紛紛臣服於唐朝的國威之下,稱唐太宗為「天可汗」,意為天下之主。                

許多邊疆國家的國王都想與唐朝聯姻,希望能增加與唐朝之間的關係。其中以吐蕃國王松贊干布最為積極,因為他一直很喜愛唐朝文化,想跟這個強大的國家建立長久的外交關係。貞觀八年時,松贊干布曾派使者帶著珍寶禮物前往提出聯姻的要求,卻被拒絕,之後又多次請求。最後在貞觀十五年,終於談成這門婚事,太宗皇帝將文成公主許配給松贊干布。

這門婚事讓松贊干布非常高興,在《太平御覽.唐書》中記載他說過這麼一段話:「我祖、父未有通婚上國者,今我得尚大唐公主,為幸實多,當為公主築一城,以誇示後代。」並恭恭敬敬依照漢人禮節迎娶文成公主,無不學習著大唐的禮儀、服飾。

在出嫁之前,唐太宗曾問文成公主需要多少僕從、金銀珠寶當作嫁妝?文成公主認為,這些都不重要。她要求這次出嫁,要帶著工匠、書物、藥材,還有農作物的種子,以及佛教的器物、佛像和僧侶。

文成公主帶去的文化與民生技術到底有多少,沒有留下明確的清單。但是在《吐蕃王朝世襲明鑑》一書中,記載文成公主帶去的嫁妝有:「釋迎佛像、珍寶、金玉書櫥、三百餘卷經典、各種金玉飾物、錦緞墊被,卜筮經典、營造與工技著作數十、醫療技術人才與書籍,還帶了蕪菁種子等農作物。」

雖然記載得不是很明確,不過可以確定的是,文成公主帶去吐蕃的嫁妝都是文化、醫療、農業、佛教相關的器物以及人才。

文成公主認為,既然自己要代表唐朝嫁到遙遠的吐蕃,就應該要擔負相對的責任。身為國王的妻子自然不缺金銀財寶,所以與其帶著奢侈的寶物作為嫁妝,不如帶著文化與科技,讓那邊的人民能夠過上更好的生活,唐太宗對此也相當讚許。

文化功臣

文成公主嫁過去之後,使得吐蕃地區(西藏)的文化與民生大大改變。不斷興辦教育、普及大唐文化、學習織布技術、改製服飾,並開始派遣留學生到唐朝學習禮儀文化、詩書學問等。

另外,引進農業技術後,也讓當地的飲食獲得大大改善。工匠和醫療的技術,則直接提高當地的生活水準。更重要的是,文成公主將佛教引入西藏,可以說是藏傳佛教的開端。

文成公主的嫁妝中就有一座佛像,據說就是現今大昭寺內所供奉的釋迦牟尼佛像。除此之外,她還帶進了僧侶以及經典,讓佛教成為西藏最普及的信仰,大大改變了西藏,影響至今(圖片來源:Pixabay)

當初文成公主的嫁妝中就有一座佛像,據說就是現今大昭寺內所供奉的釋迦牟尼佛像。除此之外,她還帶進了僧侶以及經典,讓佛教成為西藏最普及的信仰,大大改變了西藏,影響至今。文成公主在吐蕃人民心中有如菩薩一般,被後世尊稱為「甲木薩」,也就是「來自漢人的女神」。

文成公主在唐朝的政治紀錄上很零散,然而唐朝無論興盛還是衰敗,嫁出去的公主其實不少,能留下如此成就者,只有文成公主一人。

政治聯姻只是一種外交手段,一種以親屬關係作為條件的和平條約,但是文成公主思考的不只是聽從皇帝的旨意去當個外交工具,而是以自己的身分,縮短兩國之間的文化距離,並造福當地人民的幸福。這樣的「文化功臣」,值得後世稱頌。

文章來源:看雜誌
 
(責任編輯:鈺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