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為心聲的感悟,言為心聲,不單指說話的內容,同時也包括說話時的語氣、態度等。理直氣壯、諄諄教誨、娓娓道來、如沐春風、陰陽怪氣、皮笑肉不笑、當面一套背後一套等等都是描述說話的語氣態度。

言為心聲,這裡的「言」 可以這樣理解:「言」的出發點、目的、內容、態度、語氣、心情等都在「言」中,只有這樣的「言」才能表達真正的心聲。其實,一句話說出來,自己的心性境界、全部的信息都在其中了。 無論日常生活、親友協商,還是商場談生意,說話的語氣跟態度都會影響人愛聽不愛聽,講的效果如何。

有時言者滔滔,聞者漠漠,總是隔了層東西,起不到應有的作用;有時可能隻言片語,就如黃鐘大呂一般,直入心扉,令人驚醒覺悟。有人老是羨慕別人能說、會說、口才好,其實這裡的能、會只是表象,根本原因是心性境界的表現。

心態越純淨,說的效果越好;心態越複雜,說的效果越不好。純淨就意味著單一和統一,出發點、目的、內容、態度、語氣、心情合而為一了,自然就有力量;複雜就意味著紊亂,出發點、目的、內容、態度、語氣、心情可能都是相悖離散的,自身都難以駕馭自身,談何影響別人呢?

如果我們說話時別人總是不愛聽,那原因十有八九在自己這兒;如果我們說話時老習慣於一種態度一種語氣,那背後一定藏著不好的心。比如反詰、反問這種語氣,如果在日常生活中總習慣用,那就得警惕了。反詰反問的時候,哪有平和可言呢?物不平則鳴,總是心裡有氣,才會習慣於反詰、反問。

長時間以來,在家裡和妻子說話,總是習慣用反詰反問的方式,哪怕很小很簡單的事,都會用這種方式。比如她問某種東西放哪了,我一般都會說:「不是在哪兒哪兒嗎?」、「不是你放起來的嗎?」、「你不會自己找找?」諸如此類。習慣了好像也沒啥,其實仔細想想,都屬於不好好說話,心態不平和。

事實也正是如此,我一直覺得她不夠好,看不起她,說話就總帶著居高臨下的味道。可這樣說話呢,真是一點作用都不起。無論我說什麼,無論自己覺得怎樣有道理,她都不愛聽,還經常說難聽話。我一直很苦惱,有一種無可奈何的感覺,想了不少辦法也無濟於事。現在我是這樣認識的:先從自己做好吧,先從改變自己的說話方式做起。她的這種狀態,無論如何都有我自己沒做好的因素在內,那就首先修好自己說話態度。下面是一個提問而後分出禍福的故事。 

夫妻不睦(資料圖片:網絡照片)

故事發生在明代,浙江建德的王廷當諸生時(明代稱考取秀才入學的生員為諸生),省上的提學大人主持縣上年考後,正好有分守官某參政到縣上辦理公務,諸生們都去參拜他。談話中說到考試的事,參政只問了問第一批考取了多少人,後補的還有多少人,其它事都沒有問。過了幾天,有位任分巡官的某僉事又來了,也和考生談到考試的事。他只問了考試時有多少人被取消資格、多少人降級、多少人受罰,其它的事都沒有問。

王廷與其他諸生私下議論說:「兩位大人,問的問題相反到這種程度,我們都記住這件事,看看他二人這輩子前程和運氣怎樣?」

後來參政大人的官做到戶部侍郎,兒孫都取了功名。僉事升任陝西副節度使,上任路上遇到強盜,財物全部被搶光,僅保住了性命。到任不久,又遇上安化的王某造反,最後落得腰斬的下場。

這難道不是說,一個提問就能分出禍福嗎?「言為心聲」的確不虛。存心刻薄,一言一行都是刻薄的。能享受長久福澤的人,絕不這樣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