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 記者Nicole/報導

今日喜歡書法的民眾愈來愈多了,故宮收藏有許多書法精品,這期的「筆墨見真章」中展出書法精品〈鄭文公碑〉與北宋黃庭堅的〈苦筍賦〉,都是不可錯過的佳品。

〈鄭文公碑〉在書法界的地位如王羲之墨寶一般崇高,只是〈鄭文公碑〉刻在石崖上,而王羲之的「入木三分」絕世佳作是寫在紙卷上。

那為什麼〈鄭文公碑〉要寫在石崖上呢?刻在石頭上需費一番工夫,當然是為了讚頌偉大的人或事情。

這個石碑是由「鄭文公」的兒子鄭道昭(455-516)刻來頌揚父親,鄭家為北魏望族,鄭道昭當時在光州(今日山東)擔任刺史,是重要官員。

他原先將內容刻於山東境內的天柱山,後又在雲峯山發現另一塊更好的石頭,便再刻一次,後人稱為「下碑」。

〈鄭文公碑〉(圖:ReijiYamashina,CC BY-SA 3.0)

清代知名藏書家葉昌熾評〈鄭文公碑〉:「其筆力之健,可以刲犀兕,搏龍蛇,而遊刃於虛,全以神運。唐初歐虞褚薛諸家,皆在籠罩之內,不獨北朝第一,自有真書以來,一人而已。」

從評論就可見其精彩程度,還有人到了山東,親眼目睹上、下二碑,感動而流淚。

上碑字體較小,且磨損嚴重,因此歷代名家皆以「下碑」為臨摹碑帖。此次故宮展出的也是下碑碑帖。

〈鄭文公碑〉相較於其他碑帖,書寫方圓並用,于右任弟子李普同評定該碑為「圓筆之尊」,而〈張猛龍碑〉則為「方筆之尊」。

青菜蘿蔔,各有喜愛,有人喜歡多用方筆的〈張猛龍碑〉,也有書家喜歡〈鄭文公碑〉的寬博舒展、帶點雄強圓勁的味道。

台灣知名書法家陳丁奇臨〈張猛龍碑〉,以此為教材。(圖:CC3.0,國立嘉義大學中文系暨嘉義玄風書道館陳丁奇家屬)

該帖橫筆雖變化少,但波度變化大,且線條首尾多用圭角(鋒芒),以顯精神。故宮此帖由王撫洲的女兒王海嵐捐贈。

喜歡書法的民眾可不要錯過囉,故宮「筆墨見真章」特展將展出至6月25日。

本次精彩佳作還有〈玄儒婁先生碑〉墨拓本(漢)、朱義章〈始平公造象記明拓本〉(北魏)、〈熒陽鄭文公之碑〉墨拓本(北魏)、李邕〈雲麾將軍李思訓碑〉墨拓本(唐)、〈景祐二年中書付永興軍劄子碑〉墨拓本(宋)、蔡襄〈致杜君長官尺牘〉(宋)、蘇軾〈書尺牘〉(宋)、黃庭堅〈苦筍賦〉(宋)、米芾〈書識語〉(宋)等。

(責任編輯:S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