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文學史上,有三個很有名的美夢。一個是莊子的蝴蝶夢;一個是黃粱夢;還有一個便是唐人李公佐著的南柯夢。        

蝴蝶夢出在《莊子》第二篇〈齊物論〉。莊子名莊周。大意是:「我有一天夢見自己變成蝴蝶,正在飛啊飛,真是自由自在。這個時候,我只曉得我是蝴蝶,不曉得我是莊周。等到我突然夢醒,我變成莊周,不是蝴蝶。究竟當我做夢的時候是蝴蝶不是莊周,還是現在我是莊周不是蝴蝶?生命的真諦究竟是蝴蝶是我,還是我是蝴蝶?哪一個是真正的我?」             

莊周的蝴蝶夢,等於晚上閉起眼睛叫做夢,白天是張開眼睛做夢,可是人忘記了,把白天當成真的,把晚上做夢當成假的。究竟夢是人生,還是人生是夢。真正的人生是什麼?

老人對他笑一笑說:「四十年的功名富貴,很過癮吧?」(圖:翻攝自網路)

黃粱夢出在《唐人筆記小說》,說是的唐代一個盧姓書生,進京去考功名,走到邯鄲道上,疲倦了想休息,旁邊一個老人正把黃梁米洗好,要下鍋做飯,就把枕頭借給這位盧生去睡。這個書生靠在枕頭上睡熟了,夢見自己考中了進士,娶妻生子,出將入相,四十年的富貴功名,顯赫一時,結果犯了罪,要被殺頭。當刀子落下來的時候,他一嚇醒了。回頭一看,老人的黃梁飯還沒煮好。老人對他笑一笑說:「四十年的功名富貴,很過癮吧?」唉呀!我在做夢,他怎麼知道?他一定是神仙來度化我的。於是,不去考功名,跟著老人去修道了。

有的人說,做飯的老者就是歷史上有名的神仙呂純陽,來點化盧生。也有人說,年輕人是呂純陽,那個老者便是他的老師漢鍾離,不過地點換到了長安城。

後來有一個讀書人也落魄到了邯鄲,想起這個故事,作了一首詩:「四十年來公與侯,縱然是夢也風流。我今落魄邯鄲道,要向先生借枕頭」。據說這個人因為這首詩真的做了官,可是最後,也是個悲劇收場。他如願以償,親自體會了一場黃粱夢。

南柯夢也叫槐安夢,也出在《唐人筆記小說》里。說的是一個讀書人,在書房讀書,窗外有一棵老槐樹,上面有兩個螞蟻窩(圖:翻攝自網路)

南柯夢也叫槐安夢,也出在《唐人筆記小說》裡。說的是一個讀書人,在書房讀書,窗外有一棵老槐樹,上面有兩個螞蟻窩。螞蟻是有組織的,有螞蟻王,兩窩螞蟻是有分界線的。這個讀書人經常看書看累了,就看螞蟻爬來爬去。        

有一天,這個讀書人讀書讀得疲勞了,就睡著了。在睡夢中,他考取了狀元。然後,當上了駙馬,夫妻恩愛,生了孩子,對國家功勞很大,出將入相。這樣過了幾十年。一天外國軍隊打過來,他擔任指揮同敵人打仗。被打敗了,國家也亡了,自己也被殺。一刀砍下來把他砍醒了,一看樹上的螞蟻正在打仗。夢醒後也去修道了。

還有一個夢在《列子》上,叫蕉鹿夢。說是:有一個人,頭腦昏昏的。有一天,他去外面碰到一頭鹿,是被獵人射死的,大概獵人沒有找到。當時,偶爾得到一頭鹿,等於現在發了一筆意外的財。他怕別人發現,把鹿拖到路邊,用芭蕉葉子蓋了起來,準備晚上再背回家去。結果,在外面做事把這件事給忘了。第二天早上醒來,碰到一個老朋友,就對他說:「真怪,昨天我做了一個夢,夢見在某某地方發現一頭鹿,我用芭蕉葉把它蓋上了。」這個朋友一聽,信以為真,跑到他說的那個地方,真的有芭蕉葉,真的有鹿。就把鹿背回去了。明明是真的,他當成夢;有人聽了人家說夢,他當真的,結果成功了。果然,人生若夢。

我們現在明知人生如夢,但都很想做一個好夢。

******

來源:悠悠書吧

(責任編輯:Je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