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人類有害的邪教信息,社會對它們總是感到害怕和憤怒。當我們不能區分邪教和正教時,若對所有信仰都採取反感的拒絕態度,容易讓我們進入無知,同樣也很危險。

社會越發展就越複雜。在發展過程中,人類容易遠離真正的信仰,離開後,人們就不能分別正邪。無知使人類形成保護自己的態度,甚至因此拋棄良好的價值觀。

天理有好必有壞,有正必有反,任何時代都有邪教吸引人。因為正理更好、更強,則想要破壞、搞亂人們選擇的不好因素就更多。

許多家庭因為親屬追隨邪教而破裂。年輕人未來寬闊的大門都被關閉。年輕的母親拋棄丈夫,帶著小孩子去傳教賺錢。面對偽教、騙人之亂,人們要提高警惕,拒絕所有他們聲稱是操縱性的、傳教的無稽之談。人們無形中排除掉所有宗教和信仰思維,變成無神、無道的人。

但這是缺乏考慮的方式。因為人在遠離時,會連善良正理也反對,成為無道之者,也意味著會變成無道德的人,甚至忽視我們在人生道路上遇到的許多真誠。更糟的是,在自己的沉默和懷疑中,你已經站在邪惡的一方。

無道和無道德

在越南有一個傳說,當越南人到伊拉克勞動,伊拉克人問你的信仰,若聽到的答案是「沒有」,他們會散開,不想跟你交流,因為他們擔心無道的人會是沒有道德的人。

肯塔基大學的Gervais先生與泰晤士報分享他的研究結果,他表明,無神的人是美國人不願投票當總統的人。

這項研究不僅在美國進行,而且還在來自13個國家的3,000多人進行。 「人們似乎認為宗教是道德的重要元素」威爾熱爾維斯說。沒有宗教信仰,人們會表現得很瘋狂,因為沒有人要求他們誠實。為什麼他們不應該撒謊、偷竊和強姦?

在 《卡拉馬佐夫兄弟》小說中,陀思妥耶夫斯基寫道「因為沒有信仰,獨裁者認為一切都是合法的」所以魔鬼可以做任何事情,而不用擔心任何罪罰。

但為了保護人民免受邪教影響,或因政治目的而保護統治者的權力,許多國家從古代到現代都實行宗教迫害或誹謗,不正確地宣揚正教和善良信仰。他們甚至將正教和邪教混在一起,讓人們有不好的看法。

人們形成了預防各種宗教,信仰成為迷信、愚笨的東西。但是,就在無意中,他們正在把自己變成無道、無神的人。無道是缺乏道德的弦樂,也是誹謗正法、正道。這樣,他們就犯罪了。他們正在開始阻止好的宗教傳播給更多的人。與善戰鬥是邪惡的,沒有人想成為邪惡的人,那麼我們如何區分正邪呢?

即使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也是一位信奉宗教力量的虔誠人 ( 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當你被介紹靈修的實踐時:我們如何分辨正邪?

在路上,你會遇見許多發傳單或介紹修行的人,有些有很好的價值,也有的只為了圖利。

你可能會覺得它很煩人、很難理解。知道傳播的內容很好,但你會懷疑為什麼要花時間,努力去做這件事呢?那是因為他們善良的心。

所有的正義都為人們提供了一條自助之路。宗教從業者從中受益良多,他們知道他們要把宗教傳播給其他人。單純的好處是自私的,不符合善良的理念,無私。

有一個故事是這樣的:一對越僑夫妻得到美國人的幫助,在炎熱的陽光下,在無人的街道上,他幫他們換輪胎,全身都是汗水但他卻不在意。修好輪胎後,她說:「我的感謝可能不足以回報你的好意。我不知道該怎麼辦?」這名美國男子笑著說:「請像我今天幫助你們一樣去幫助其他人,這是感謝我的最好方法。」這個人的話深刻留在在她的腦海中,並促使她不斷做好事。

願意幫助別人不需要償還,只需要其好意可傳揚更多 ( 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這是那些從正教教導中受益的人的想法。他們真誠希望更多人了解他們受益的好處,因為這是幫助社區最有用的方式。因此,當人們信任越多、彼此分享,就會有更多人知道,並且更多人獲得福利。

他們不是為了自己的利益或為了提高他們的集體力量。最明顯的區別是它們不需要你的任何約束。不收費、沒有復雜的儀式,不強迫你抵制世俗生活,通過回到世俗,幫助他人和社區是他們的目標。

然而,偏差的追隨者或假宗教恰恰相反。他們是為了牟利,為了權力或某種惡毒的計劃,所以他們會對「追隨者」有一定的約束力。

所有的正義都是在善良的基礎上形成的,如果他們要求你在與任何人打交道時違反善行,那肯定是邪教。

所有正義的宗教,就像你在啟蒙運動的基礎上一樣,如果他們要求你絕對忠誠並且傾聽某個人的話,如果你離開的話會懲罰你,這當然不是自發的。

每一種正義都是要把人指向善良,向人顯示拯救和幸福的真正方式。想要這樣做必須放棄頭腦和慾望。如果他們要求你支付費用,用買東西來保證你的忠誠,那麼你應該考慮它的正義性。

所以當你遇到一些關於修行的介紹時,不要急著拒絕,區分對錯並不難,花一些時間去尊重和讚賞那些願意幫助你的人,絕對是正確的。

此外,他們帶給你的不僅僅是對價值和好處的介紹,還包括對野蠻人的呼籲。

無意中站在邪惡的一邊

在過去,當他們受到壓迫和誹謗時,他們只能被統治階級的壟斷力量稱之為弱者。但現在他們明白,一旦媒體和人民透明化,就可以成為政治方面的強大力量。幫助他人認識犯罪也是幫助他們創造自己的優點,同時保護和傳播思想。

正法修煉者最終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其他人的利益,為了那些在世界某個地方遭受誹謗和迫害的人,為了人類的未來。

正如拿破崙•波拿巴曾經說過的那樣:「世界必須痛苦,不是為了壞人的罪惡,而是為了善意的沉默。」
非裔美國人權活動家馬丁路德金就像牧師這句名言一樣:「當我們對於應該說什麼的時候,我們的生活開始結束了。」

基督教天主教神父,人權活動家馬丁路德金 ( 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黃英秀記者(以學生報的徵文綽號而聞名)也認識到了生活的規律:「當你在壞人之前忽略和沈默,在被邪惡攻擊時,你也會被他人冷漠和忽略。」

所以當你遇到那些反對壓迫和誹謗宗教的人,在向世人請願與說明真相時,你應該清醒頭腦、辨別是非並站在正義的一方,同意或支持他們做一點小小的努力。

把所有宗教、信仰混在一起是愚蠢的,它讓你不能分別是非,會使你無意中偏於邪惡並阻止好事傳播,排除善良價值,這是可憐又值得責備的。

最後,你知道嗎?所有年齡層的人都必須有一種精神哲學,像一盞燈那樣來點亮生命。否則,無論生命是如何發展,它終將沒有意義,也沒有展望可言。

(責任編輯:守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