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張文僖,字公升。他作舉子的時候,北上去參加會試,遇到一位頭裝青巾、衣著樸素的道士搭船。船上的人都怠慢他,看不起他。張文僖對他卻加意敬重,很有禮貌。

有一天,張文僖讀科舉考試的示範文,道士問道:「您為什麼總是手拿這一本書,看來看去不放呢?」張文僖說:「書必須溫習,才能記熟。」

道士說:「書看一眼就可以了,哪裡用得著反覆溫讀呢?」張文僖說:「您讀書能這樣嗎?」道士說:「能。」張文僖就把書交給他,道士看了一眼,就能背誦下來了。

張文僖心裏想,這道士年輕時,一定讀過這篇科舉考試的範文,現在才能夠表現自己記性好。于是,又抽出一本《洪武正韻》,難他說:「這部書,您也能一看就記下來嗎?」道士說:「這部書難,必須看兩遍,才記得下來。」于是他就看了兩遍,又背誦出來了。

這麼一來,張文僖知道他是一個奇異的人了,得到機會時,就詢問他關於自己未來的事情。

道士說:「您有三件大事。其中第一件事,是考上狀元;第二件事,是買饒正己的房子;第三件事,是在滕王閣飲酒三天。」

張文僖問道:「其中第一、二件事,我能理解。但第三件事,是為什麼呢?」道士說:「再過一些時間,你到那時,自然就會知道了。」

張文僖又詢問他的姓名,道士說:「我叫徐慧,字子奇。《忠孝經》裡有我的名字。」說完,告辭走了。從此以後,再也沒見到他。

後來,張文僖果然考中了狀元,在翰林春坊裡作官。

張文僖為官正直。後來因為彈劾大學士劉吉的姦邪行為,未能奏效。反被劉吉打擊報復,貶官到南京作工部員外郎。他順路經過南昌時,當時兩院和三司的各位官員,都仰慕他剛直的名聲,于是在滕王閣中備酒,款待了他三天。在這期間,他乘機抽空遊覽了鐵柱觀。道觀中的一個人,正在讀《忠孝經》,張文僖借來翻閱,見到道士所說的徐子奇這個人,原來是晉代的仙人。《忠孝經》裡詳細敘述了徐子奇是一位孝子,孝敬父母,死後成了神仙的事跡,十分動人。

張文僖後來,果然買下並居住在饒正己的故居。

張文僖一生中的三件大事,都被徐道人早年的預言,一一說中了。

張文僖從徐道人因為純孝而成神仙的經歷中,領悟到「人生至孝,實在重要」的道理。

正是:

人生在世孝為先,

孝敬父母能成仙!

可憐世上不孝子,

枉得人身路走偏!

(事據明代朱國楨《湧幢小品》)

來源: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