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法海,是唐宣宗大中年間吏部尚書裴休的兒子。

裴休,字公美,出身「天下無二裴」的裴氏家族。歷任節度使、吏部尚書、太子少師等職。

唐穆宗大中6年(852),裴休升任中書門下平章事(宰相),任職5年。裴休為官廉潔,治理有方,博學多才,書文俱佳。著名的柳公權《玄秘塔碑》便是裴休撰文。

裴休雖然出身官宦之家,從小喜歡讀書,尤其喜歡佛經。加上家世奉佛,對佛教頗有研究;法海是裴休的兒子。

相傳,法海出生之前,他母親肚子陣陣作痛,痛勁過去就睡著了。

昏睡中,張氏夢見有白、黑兩條大蛇,同時揚頭吐舌向她襲來,進而把她緊緊的纏住,而且越纏越緊,使她既不能吸氣,也呼不出聲來。

萬分驚恐掙扎之際,天上降下一個手持寶劍的和尚,口喊:「母親別怕,孩兒來了!」將兩條大蛇攔腰斬斷。

張氏一下驚醒,肚痛生下一個男孩。次日,裴休見孩子頭上髮毛稀少,就疼愛的把孩子叫「頭佗」。三個月後,裴休給頭佗取名一個單字:韜。

但「韜」沒有叫慣,結果「頭佗」就成了法海出家前的名字了。

裴頭佗從小聰明伶俐,勤奮好學,12、13歲就很有文才。

一日,裴休的同僚好友白將軍前來拜望裴休,裴休設宴熱情招待。席間,裴休讓頭佗向將軍敬酒。

白將軍看到頭佗一表人才,就暗暗打定主意,要將自己的獨生千金白素貞許配給頭佗。白將軍回到家裡後,即托媒婆到裴府說親。

裴休覺得兩個孩子庚年相合,也門當戶對,就答應了這門親事。於是,裴、白兩家便寫了婚約,並過了聘禮。

裴、白兩家訂婚約的第2年,唐宣宗開科選才。剛滿十六歲的頭佗前去應試,卻落選了。不幸的是恰在此時,裴休被革去了宰相職務,裴府門庭一時冷落起來。

白將軍見裴氏冷落,竟提出要與裴家解約退婚。裴頭佗知道此事後,萬念俱灰,要削髮為僧,作一個脫俗入佛的和尚。

裴休平日雖然也篤信佛教,但反對兒子的這個想法,無奈頭佗要出家的決心已下,就背着父母乘夜間離開了長安,外逃去當和尚。

法海挖土修廟時意外挖到一批黃金數鎰,但他不為金錢所動,而將其上交當時的鎮江太守李琦(圖:翻攝自網路)

頭陀出家後,先去湖南溈山修行,接着又遠赴江西廬山參佛,最後到鎮江氏俘山的鶴林寺修禪,並決定在此常住下來,取號「法海」。

在此以前80年,靈坦和尚曾主持過鶴林寺,還在浮氏山洞中打死過一條白色巨蟒。

靈坦和尚歸天后,寺院逐漸敗落,房屋年久失修,已倒塌成一座廢寺,原來寺院的和尚,也都各奔生路去了。

此時寺廟傾毀、雜草叢生,法海跪在殘佛前發誓修復山寺,為表決心,他燃指一節。從此,法海身居山洞,開山種田,精研佛理。

一次,法海挖土修廟時,意外挖到一批黃金數鎰,但他不為金錢所動,而將其上交當時的鎮江太守李琦。

李琦上奏皇上,唐宣宗深為感動,赦令將黃金發給法海修復廟宇,並赦名金山寺。從此鶴林寺改名金山寺。

法海憑着超人的毅力,苦心經營,終於創建了規模宏偉的金山寺。法海開江南一大佛教寺院,對佛教做出了很大貢獻,被奉為金山寺的「開山裴祖」。

今天,鎮江金山寺塔西面下側仍有一個山洞,稱為「法海洞」,又名「裴公洞」,據說就是法海當年的苦修之處。法海圓寂後,弟子們在他坐的石洞裡雕了尊法海石像,供奉他。

法海死後,他沒有被作為裴氏子弟載入《裴氏家譜》,僅在第十卷的附記中簡略提到了他,說他是「相公休子也」。這是因為他已經遁入空門,不再是裴氏家族中的成員。

法海和尚的一生,傳說與白蛇相關有兩次:

一是出生前,其母夜夢黑白二蛇,一和尚斬蛇投胎。

一是其曾於法海洞中驅逐一條白蟒,相傳這條白蟒遁入長江而去。

宋代詩人張商英稱讚他是「半間石室安禪地,蓋代功名不易磨,白蟒化龍歸海去,岩中留下老頭陀。」

民間傳說中,許婚而又退婚的白將軍之女叫白素貞,是否便是白娘子素貞的來歷?不論怎樣說,法海和尚背上這個反面人物的惡名,總是十分冤枉了,所幸只是一個故事,倒也不必深究。

 
(責任編輯:Nico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