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中有些時候,你需要的不是,成功與榮耀,而是能夠靜靜坐下來,慢吞吞地喝一杯茶的那種平淡。

第一棵樹:大而無用,不礙逍遙             

惠子是莊子的好友,也是思想辯論的對手。

有一次惠子對莊子說:「有一棵大樹,它的樹幹粗糙不平,不符合繩墨取直的要求;它的樹枝彎彎扭扭,不符合圓規和角尺取材的需要;雖然生長在道路旁,木匠連看也不看。你的言談,就像這棵樹一樣大而無用,大家都會鄙棄的。」   

莊子微微一笑說道:「有這樣一棵大樹,為什麼擔憂它沒有什麼用處,怎麼不把它栽種在什麼也沒有生長的地方,栽種在無邊無際的曠野裡,悠然自得地徘徊於樹旁,逍遙自在地躺臥於樹下。大樹不會遭到刀斧砍伐,也沒有什麼東西會去傷害它。雖然沒有派上用場,可是哪裡又會有什麼困苦呢?」    

我們總是追求做一個有本事的人,有影響力的人,甚至對自己的孩子也是「望子成龍,望女成鳳」,其實做一個沒有大用的平凡人,也是很快樂的事情,對孩子也不必非要他們成為有成就的人,只要孩子快樂健康地成長,做一個普通人有什麼不好?

樹(圖片來源:Pixabay)

第二棵樹:無用之用,終其天年

一個木匠師傅去齊國,看見一棵長在廟旁邊的大櫟樹,有很多人在觀賞,而木匠師傅連瞧也不瞧一眼,不停地往前走。他的徒弟問他為什麼。            

師傅說道:「這是一棵什麼用處也沒有的樹,用它做成船會沉沒,用它做成棺材會很快朽爛,用它做成器皿會很快毀壞,用它做成屋門會流脂而不合縫,用它做成梁柱會被蟲蛀蝕。」

晚上木匠師傅夢見櫟樹對他說話:「那些果樹因為能結出鮮美果實,才常常不能終享天年而半途夭折,各種事物莫不如此。而我尋求沒有什麼用處的辦法已經很久很久了,這才保全性命,無用也就成了我最大的用處。假如我是有用之材,還能夠獲得延年益壽這一最大的用處嗎?」 

古人常說「天妒英才」「自古才命兩相妨」,有才能的人往往生活坎坷。

民間有句俗語說:「河裡淹死的往往是會游泳的,關在監牢裡的往往是有本事的。」

能夠平靜度過一生的往往是平庸的人,所謂「庸人多厚福」。

樹(圖片來源:Pixabay)

第三棵樹:不材之木,神人以此

南伯子綦(音同「奇」)在商丘一帶看見一棵出奇的大樹,急忙上前觀看,卻發現大樹的樹枝是彎彎扭扭的,無法用來做棟樑;大樹的主幹,從樹心一直到表皮有著裂口,無法用來做棺槨;用舌舔一舔樹葉,口舌潰爛受傷;用鼻聞一聞氣味,使人像喝多了酒,三天三夜還醒不過來。

子綦感嘆說:「這真是什麼用處也沒有的樹木,所以長到這麼高大,但是精神世界完全超脫物外的『神人』,卻像這不成材的樹木呢!」

莊子說的「神人」境界不一定是我們能達到的,但是可以啟發我們:生命不要被外物異化,暫時從一種社會角色中退出來,以一個「無用」的旁觀者的身份來思考生活的真諦,我們的忙碌與焦慮到底是為了什麼?

過度的功利,一味追求「有用」,最終只會傷害我們的身心靈,現代人身體勞累,精神壓力很大,就是被「有用」這柄大斧不停砍伐。

人只有「有用」的用來工作的那一部分是不行的,還需要「無用」的那一部分來撫慰自己的內心和生活,像一棵樹一樣站立在陽光下,搖曳在風雨中,感恩,惜福!

花(圖片來源:Pixabay)

王陽明的花:寂然不動,感而遂通

有一年春天,王陽明和他的朋友到山間遊玩。朋友指著岩石間一朵花對王陽明說,你經常說,心外無理,心外無物,天下一切物都在你心中,受你心的控制,你看這朵花,在山間自開自落,你的心能控制它嗎?難道是你的心讓它開,它才開的;你的心讓它落,它才落的?

王陽明的回答很有意思:「你未看此花時,此花與汝心同歸於寂,你來看此花時,則此花顏色一時明白起來。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

王陽明的回答用現在的話來表達就是:

你沒有看這朵花時,這朵花就和你的心一樣是寂然,像是沒有存在過一樣;當你來看它時,它的顏色才在這時明明白白地展示在你的面前,這樣便知道這朵花並不是獨立於你的意識而存在的。

未看此花時,並不是此花不存在,而是它本來就存在,只是沒有應機顯現,進入人的意識而已,所以說「此花與汝心同歸於寂。」

看到此花時,花就會進入人的意識之中,心就會對這朵花有感通,它就存在人的意識之中,所以說「此花不在你的心外」。

一生中遇見的所有風景,感而遂通,都是在我們到來的那一刻而清晰……該來的總是會來的,而且它們只為你而來,世界就在你的心中,一切都是美好!

 
 
(責任編輯:鈺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