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因為瀟洒飄逸的詩而被人尊稱為詩仙,這位詩仙在晚年時還有過一段因詩覓知己的故事。

李白離開京城後的晚年,經常獨自遊歷於宣城、南陵、歙縣、採石等地和附近的名山大川會友、飲酒、寫詩。一日清晨,李白來到歙縣城街頭的一家酒店買酒,忽聽隔壁的柴草行裡有人在說話:「老人家,你是哪裡人哪?怎麼這麼一大把年紀還要挑這麼多柴草來賣。」一陣爽朗的大笑之後,高聲吟出一首詩來:「負薪朝出賣,沽酒日西歸。借問家何處?穿雲入翠微!」李白聽後很是吃驚,誰能隨口便吟出這樣動人的詩句!便問了酒保,酒保告訴他:「這是一位隱居深山的老翁,叫許宣平,常來這一帶遊歷,每次都是天剛亮就挑柴進鎮,柴擔上還掛著一個葫蘆和一支曲竹杖,賣掉柴草就打酒喝,一路走一路喝,醉了就吟詩作對,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是個瘋子呢。」

李白聽酒保這麼一說彷彿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一種知音的感覺油然而生,於是馬上轉身出門去尋老翁,只見那老翁這時已經走上了街頭的小橋,老翁在前面步履艱難的慢慢走,李白大步流星地在後面追,追過小橋、穿過竹林又繞過江汊(河流的分岔),李白已經累得氣喘吁吁、腰酸腿痛,可定神一看那老翁早已無影無蹤了。李白頓足長嘆:「莫不是我真的遇上了仙人!」。

當天夜裡,李白是怎麼也睡不著覺了。回想起自己這大半輩子除了有杜甫等幾個詩友外,還真沒遇到過像今日那老翁一樣的堪稱知己般的詩友,這樣的機會千萬可不能錯過。第二天一早,李白便來到那柴草行門口一直等到日落西山也不見那老翁蹤跡,就這樣接連三天是天天如此。無奈之中,李白背起酒壺、帶著乾糧準備進山尋找老翁。

李白翻過一座座美麗的高山丘陵、趟過一道道湍急的河水溪流,一個多月的時間還是沒找到那老翁的一點影子,李白卻也不氣餒,邊遊歷這美麗的山川邊尋找自己的朋友知己。這日黃昏,晚霞把天空染得通紅壯麗,山中的清泉與翠竹互為襯托顯得分外秀美。這時的李白一邊欣賞景色一邊拖著疲憊的身子,來到黃山附近的紫陽山下,當轉過山口時,李白發現前面的一塊巨大的岩石上似乎刻著字,仔細辨認後原來是一首詩:「隱居三十載,築室南山巔;靜夜玩明月,閑朝飲碧泉;樵夫歌壟上,谷鳥戲岩前;樂矣不知老,都忘甲子年。」

李白雖說跟詩打了幾十年交道,但這散發著野花香味的詩還真是頭回領略,在連讀三遍後,失聲叫道:「妙哉!妙哉!真是神仙之作啊!」李白見岩石邊的平地上晾曬有一堆稻穀,便守在一旁一邊欣賞山中的景緻,一邊等人來收穀。

太陽快要落山時,李白忽聽傳來陣陣擊水聲。循聲望去只見從小河對岸劃來一隻小船,一位鬚髮飄飄的老人立在船頭弄槳(圖片來源:Pixabay)

太陽快要落山時,李白忽聽傳來陣陣擊水聲。循聲望去只見從小河對岸划來一隻小船,一位鬚髮飄飄的老人立在船頭弄槳。李白忙站起身上前詢問:「敢問老人家,可知許宣平老翁身在何處?」其實,這位老人正是李白要找的許宣平老翁,上次在歙縣縣城看見身穿御賜錦袍的李白追趕他,還以為是朝廷派人來找他去做官的,所以再也沒去歙縣,沒料到此人竟跟蹤而來。所以,老人隨手指指船籬漫不經心地答道:「門口一桿竹,便是許翁家!」李白抬眼望了望鬱鬱蔥蔥的山巒,又問:「處處皆青竹,何處去找尋?」老人仔細打量著這位風塵僕僕、滿臉汗水的客人反問道:「你是誰?」李白對著老人深深地一揖到:「我是李白。」老人一聽愣住了:「你是李白,來找我?」李白連忙說明了自己的來意。

老人雙手一拱:「你是當今的詩仙!我算什麼,不過是詩海裡的一滴水罷了。你這大海怎麼來找一滴水哪,不敢當啊!」說完撐起船就要往回走。李白忙苦苦哀求道:「老人家,我這風風雨雨三個多月到處找尋你,好不容易剛見面,難道就這樣打發我回去不成?」李白真摯的話語打動了老人的心。從此,無論在漫天的朝霞中還是在落日的餘輝裡,人們會經常看到李白和這位老人,坐在溪水邊的大青石上飲酒吟詩。那朗朗的笑聲、吟詩之聲和飛瀑的喧嘩聲匯成一片,被那奔騰的溪水一起送到百里千里之外……

如今,許多到黃山來的遊人總愛順著淙淙的溪水去追尋李白的遊蹤。看見了嗎?過虎頭岩的鳴弦泉下有一塊刻著「醉石」二字的巨石,那便是當年李白和老人欣賞山景、飲酒吟詩的地方,他們用來洗酒杯的泉水被後人叫做「洗杯泉」。

******

吟詩就像是古人的休閒娛樂,在沒有桌遊、電視、多種運動的年代,人們只好透過文字的修飾彼此鬥智,同時抒發自己對生活、友情、官場、人生境遇的種種看法。能遇到實力堅強的對手,對文人來說像遇到可以深談的知心好友,就像今天的人們喜歡跟自己志同道合的朋友、夥伴一樣。看來,即便社會發展從不停歇,但人們在生活中對娛樂的需求似乎一點也沒少呢!

(責任編輯:Jerry)

來源~網路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