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之人,超世之傑」,這是《三國誌》對魏武帝曹操的評價。   

作為「超世之傑」的曹操不僅上馬能殺敵、下馬能賦詩,精通音律、善弈圍棋的飽學之士,書法造詣也十分深厚。

漢末因戰亂進入低谷的文學、詩歌、音樂、舞蹈在曹操收留人才後,這些藝術在建安時期走向復甦、發展,對後世影響深遠。

《魏書》中說曹操每次登高望遠,一定賦詩,而所作的新樂府詩,用樂器配上旋律,都成了美妙的樂章,朗朗上口。

譜上曲調後,傳唱的速度極快,文人、軍士、歌妓都十分喜歡。  

以往的樂府詩多採集於民間作品,從曹操開始,則是由文人大量創作,以表心志,傳遞對現實的描摹。

 

曹操在史書上的評價竟是允文允武的才子。(圖:公有領域)

能歌善舞 音樂才華非等閒

曹操不僅能創作,還能歌善舞。根據《宋書・樂志》記載,曹操喜歡一人領唱、三人和唱的方式。

曹操打敗袁紹之子袁譚,即興作了軍樂《鼓吹曲》。隔2年,再勝烏桓手下一部時,跳起了「馬抃(鼓掌)舞」,傳遞快樂的心情。

對於曹操的音樂才華,世人給予了很高的評價。

西晉文學家張華在《博物誌》中寫道,曹操與東漢末年有名的音樂家桓譚、蔡邕皆能相提並論。

有個故事可以佐證曹操的音樂造詣。

曹操任命「絲竹八音,無所不能」的音樂奇才杜夔任職雅樂郎中,當時有個鑄鍾工人柴玉,所鑄之鍾多為達官貴人所喜愛。

一次,杜夔覺得柴玉鐘聲「聲均清濁多不如法」,多次令他重鑄,柴玉反而認為,杜夔任意而行,拒不照辦。

曹操經過反覆試聽,確定是柴玉妄作,就打發他去餵馬去了。  

轉自~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Nico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