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今,一個人客居在外閒來無事,你可能會上網流覽、傳訊息、發朋友圈。遙想一千年前的孤獨旅人,人在客棧,沒有手機,沒有電腦,更沒有網路,又當如何排遣愁緒、溝通交流呢?今天,就帶你看看古人是如何玩轉社交網絡的。

雖說古代沒有手機,但能寫字的牆壁到處都是,而古人的社交方式之一就是「題壁」,就相當於是在牆上寫字發帖子⋯相傳北宋宣和年間,有一名叫「幼卿」的女子,投宿陝府驛館,在牆壁上留下一首《浪淘沙》:「目送楚雲空,前事無蹤,漫留遺恨鎖眉峰。自是荷花開較晚,辜負東風。客館嘆飄蓬,聚散匆匆,揚鞭那忍驟花驄。望斷斜陽人不見,滿袖啼紅。」這個帖子現在讀來也著實讓人柔腸寸斷。

原來,幼卿自幼與表兄同窗讀書,意趣相投,便暗生情愫。於是幼卿表兄就託人前來求婚,但幼卿父親以表兄沒有功名為理由,婉拒了這門親事。第二年,表兄參加科考,取得甲科成績,赴洮房任職。這時候幼卿已經另嫁他人。幼卿隨丈夫來到陝府,寄宿於驛館,恰好遇到闊別的表兄。昔日青梅竹馬的情侶,如今卻形同陌路,表兄策馬而過,只當沒有看到她。幼卿心中感傷,就作了這首《浪淘沙》以寄情,並且留在了牆壁上。  

這和陸遊與唐琬的故事何其相似啊!看來《釵頭鳳》的悲劇在歷史上並不少見,幼卿不過是浩瀚歷史上一名不知姓氏的平凡女子、茫茫人海中毫不起眼的匆匆過客,如果不是她在驛站牆壁上發帖,留下一首感懷的小詞,我們今天不可能知道歷史上曾經有過這麼一個為情所傷的小女子。   

有人在旅館牆壁題詩發帖,當然也會有人在詩壁上尋詩、看詩、並且跟帖。(圖:翻攝自網路)

有人在旅館牆壁題詩發帖,當然也會有人在詩壁上尋詩、看詩、並且跟帖。所以宋人說:「下馬先尋題壁字,出門閒記榜村名。」

那時候最容易引發「跟帖」的題壁詩,似乎也是女子所題的詩詞。南宋人周輝,常年出門旅行,在郵亭客舍歇息時,便以「觀壁間題字」為樂。他在常山道的一間旅館中,讀到一首格調曖昧的小詩:「迢遞投前店,颼飀守破窗。一燈明復暗,顧影不成雙。」詩末署名為「女郎張惠卿」。後來周輝回程,又投宿於此店,發現「女郎張惠卿」的那首詩,已經成了「熱門帖子」,「跟帖」擠滿了整面詩壁。

看來古人發帖、跟帖也是玩得不亦樂乎啊!

******

原來古人跟現在人一樣有類似追劇、追文學⋯的嗜好,看完別人的文章若有些心得也會在下面留言。只是古人沒有方便的討論區、留言板,更沒有現在的社群媒體,只好在哪看到就在哪留言。這樣的情況早年也會出現在公車座椅上、公共廁所的牆上;當過兵的人也會在寢室牆壁、天花板或床板上讀到別人的「創作」。果然,人類的思想有如嚮往自由的小鳥,是關也關不住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