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在種族隔離制度的和平抗議中,美國黑人權利運動著名的領導馬丁路德金牧師被警察逮捕,他的罪名是「造成公共秩序的混亂」 (1963年04月12日)。在獄中度過了整整的十一天,他寫了一篇美國歷史上最著名的作品之一,指出了為何一個人必須反對不公平的法律,並以什麼樣的精神來打擊鬥爭。

案件的背景是,馬丁路德金因違反阿拉巴馬州的法律而被捕,這是一項反對群眾示威與擾亂公共秩序的法律。在他被監禁不久之後,一些白人牧師批評了他組織遊行的行動是非法的。

馬丁路德金於1965年03月率領了美國黑人要求全面的投票權(圖片來源:網絡照片)

馬丁路德金憤怒地否認了他人加在他身上的罪名。 與此同時,在他被拘留期間,他寫了「伯明翰監獄之信」給他的牧師朋友,如關於不遵民事的精彩論述以及保護《自然法》和尊重人權與公正的號召一樣。

「伯明翰監獄之信」譯本的一部分如下:

*****
1963年04月16日·
親愛的牧師朋友!

當我被關押在這個伯明翰監獄時,我碰巧得知你們最近的通知,稱我當前的活動為 不明智而不及時。我很少花時間回復關於我工作和觀點的批評意見,如果我打算回復桌上的所有批評意見,我的秘書幾乎沒有時間做任何事情,整天除通信外,我會沒有時間去做更有益的事情。但是因為我覺得你們真的很好,而且你們的批評是真誠的,所以我想以一種我希望有耐心和理性的方式來回復你們。

總有一天,痛苦已經耗盡,人們不再接受進入絕望的深淵。親愛的朋友們,我希望你們能理解不耐煩是我們不可避免的平常事情。你們對我們犯法的意願表示非常操心,這顯然是一個合理的擔憂。當我們如此認真地要求人們遵循,最高法院於1954年頒發關於禁止國立學校的種族隔離制度的判決時,乍一看,如果我們主動以有意識的形式來犯法,那麼這似乎違反了道理。

有人可能會問,「你們怎麼主張在遵循其他法律的同時又違反一些法律呢?」答案在於有兩類法律的一個現實:公平和不公平。我將作為支持遵循公平法的第一個人。人們不僅對法律負責,而且還有遵循公平法的道德責任。反而,人們另外的道德責任為不遵不公平法。奧古斯丁說得對:「法律不公平,算是沒有法律」。

那麼,這兩類法律之間有什麼區別?我們如何確定法律是公平還是不公平?作為人創造的一個規定的公平法符合道德法還是上帝法?不公平法完全不符合道德法。托馬斯阿奎那曾說:「不公平法是一種人類法律,它不是源於永恆法和自然法。」

提高人之品德的法律均是公平法,輕視人性的法律均是不公平法。所有的歧視法律都是不公平的,因為歧視會破壞心靈和人性。它給歧視者一個錯誤的感覺即他們處於更高的地位,同時又給予被歧視的人一個錯誤的感覺即他們處於更低的地位。用猶太哲學家馬丁布伯的話說,歧視將「我它」之關係取代「你我」之關係,結果為人們最終處於事物的狀態。

因此,歧視不僅在政治經濟和社會上都是有害的,而且在道德上也是有罪的。 蒂利希曾經說過犯罪是分裂的,歧視不正是表達並肯定人類的悲慘分裂、可怕的隔閡和可怕的罪惡嗎?於是,我一邊建議人們遵循最高法院1954年的判決,因為這在道德上是正確的; 一邊呼籲人們不遵守種族隔離制度的法律,因為其在道德上是錯的。

讓我們看一個公平法和不公平法的更具體的例子。不公平法是一個規則,即多數人有權迫使少數人服從但對自己沒有約束力。這被視為「合法化差異」。根據這個邏輯,公平法是一個規則,即多數人有權迫使少數人服從但那些多數人也願意服從。這被稱為 「合法化身份」。

讓我給你們提出另一個解釋。如果少數人沒有投票權、在法律頒布或起草的方面上沒有任何的權利,那法律是不公平的。誰能說頒發了阿拉巴馬州歧視法的立法機構是由民主選舉的?在阿拉巴馬州,所有的技巧手段都被用來防止黑人成為合格的選民,並且有些國家儘管黑人占人口的大多數,但沒有任何黑人享有投票權。在這些條件下某個法律能否通過而仍然被視為民主呢?

有時候,法律法規在名義上是公平的,但執行時是不公平的。例如,我被他人加在身上的罪名是非法遊行。如果要求遊行必獲得許可證,這並沒有錯。但是,按照一號修正案如果其被用於實施歧視,並剝奪公民的集會與和平抗議權,那就是不公平的。

我希望你們能看到我在這裡指出的區別。我不主張在任何意義上躲避或犯法,我想遵守種族隔離制度的人也是如此。因為,那將導致無政府的狀況。誰願意打破不公平法,需要公開地做,願意接受懲罰。依我看,一個敢於違反他認為不公平法並願意接受監禁,以喚醒整個社區的良知的人,其實表現出他對法律的最高敬意。

當然,這個不遵民事的形式並不是什麼新鮮的事。有證據表明,沙德拉赫、米沙赫和阿布德涅戈拒絕遵循尼布甲尼撒頒布的法律,因為他們都認為一個具有更高之道德的法律正存在。那些基督徒非常善於處決,他們願意面對飢餓的獅子或斬首的痛苦,而不是遵循羅馬帝國的不公平法。今天的學術自由在某種程度上得到了執行,因為蘇格拉底不遵民事。在我們的國家,波士頓傾茶事件體現了不遵民事的行為。

(波士頓傾茶事件亦稱波士頓茶會事件,於1773年12月16日,在抗議的最後一天,親英派總督哈欽森仍堅持拒絕遣返英國東印度公司的茶船,因此數十名或上百名自由之子成員趁夜色登船將全數茶葉拋入海水毀掉。波士頓傾茶事件是美國革命進程中的關鍵事件。)

我們絕不能忘記,希特勒在德國所做的一切都是「合法的」,所有的匈牙利自由戰士在匈牙利所做的一切都是「非法的」。希特勒在德國幫助和安慰猶太人曾經是非法的。即便如此,我相信如果我當時住在德國,我會幫助和安慰我的猶太兄弟。如果今天我生活在一個共產主義國家,其中一些原則與被壓制的天主教信仰非常接近,我將公開主張不遵守該國的反宗教法。

我希望當這封信到達你手裡的時候,你仍然堅定信念。我也希望早日見到你們的每一個人,而不是作為社會和諧的倡導者,或者作為民權運動的領導者,而是作為一個牧師、你的朋友和你的基督徒兄弟。讓我們所有人希望,種族隔離制度的黑雲將很快消失,在受到驚嚇的社區的頭上的誤會早日消失,希望總有一天兄弟情誼的光芒,將在我們偉大的國家上閃閃發光。

為了和平與兄弟情誼!

馬丁路德金牧師

videoinfo__video.bldaily.com||864ad061c__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