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傳》描寫人物更是深刻絕妙,在文學上占了極重要的地位。書中英雄豪傑,有個性粗暴的、勇猛的、機警的、精細的、正直的,都刻畫得有骨有肉;情節的鋪排、布局之緊湊均臻上乘,有聲有色。

林沖夜奔 雪壓草廳救一命

林沖夜奔的故事多有戲曲或說書者反覆搬演,描述林沖遭受佞臣高俅陷害,發配滄州充軍,看守大軍草料場。

林沖初次來到大軍草料場的草廳,眼見四壁崩塌,朔風吹撼,就在地爐裡生了火,但身上還是寒冷,想到二里路外的市井買酒來喝。

進了店裡,店主人問哪裡來,林沖拿出葫蘆說:「你認得這個葫蘆嗎?」主人看出是草料場老軍的,就說:「既是草料場看守大哥,且酌三杯,權當接風。」

林沖吃了幾杯,又買了一葫蘆酒,花鎗挑著酒葫蘆,懷內揣了牛肉,迎著朔風,沒想到奔回草場時,那兩間草廳已被雪壓倒了。

誰不為林沖嘆息,原八十萬禁軍總教頭竟淪落至此?但這場大雪卻救了林沖的性命。

明朝版畫林沖夜奔。(圖:公有領域)
 

高俅欲害林沖火燒草料場

林沖撬開草廳牆壁,才知道連火盆裡的火種也被雪浸滅了,只能找到一條絮被,想起半里路上有個古廟可以安身,就把絮被捲了,朝古廟奔去。            

來到廟裡,林沖把鎗和酒葫蘆放在紙堆上,取下氈笠子,脫下溼了的白布衫放在供桌上,用絮被蓋了下身,就啃著牛肉,喝起葫蘆冷酒來。                 

這時,高俅派來的殺手陸虞候已潛伏身邊,算計火燒草料場,要把林沖活活燒死。所幸,古廟的神明庇佑,正吃著酒的林沖聽到外面畢畢剝剝的響聲,從壁縫裡往外看時,草料場已燒得暢旺。這時,林沖聽到外面的說話聲,證實了殺害自己的陰謀。

林沖一時怒氣衝天,挺著花鎗,打開廟門,先搠倒差撥,陸虞候已經嚇得跑不動了。林沖再趕上富安,將他扎倒在地,翻身回來,往陸虞候劈胸一提,丟翻雪地裡。

讀者看到這裡,真是大快人心。可林沖卻也斷了回頭路,眼前只有奔向梁山泊一途了。

 

武松醉酒景陽崗上打大蟲

武松醉酒景陽崗上打大蟲(圖:翻攝自網路)

 

武松性氣剛烈,「景陽崗武松打虎」是膾炙人口的故事。

武松在門前插著一面「三碗不過崗」招旗的酒店裡,不聽店主人勸告,還是大碗喝酒、大塊吃肉。在醉態中背著包裹、提了哨棒,仍然走上景陽崗,果然遇上大蟲(老虎),演出一場打虎的精彩好戲。

老虎望上一撲,從半空裡攛將下來。武松見老虎撲來,嚇出了一身冷汗,趕忙閃在背後。老虎從背後看人最難,見掀他不著,鐵棒似的虎尾倒豎起來,吼一聲,似半天裡響起霹靂,震動山崗。

武松見那老虎翻身回來,雙手掄起哨棒,使盡平生力氣,一棒從半空劈下來,只聽得一聲響,朝那樹連枝帶葉劈下,沒打著老虎,卻打在枯樹上,哨棒折成了兩截。

老虎咆哮一聲,翻身又撲過來。武松退後十步遠,老虎緊跟著,兩隻前爪搭在武松面前,武松兩手順勢把老虎揪住,按將下來。

老虎還要掙扎,武松使盡力氣按住,半點不肯放鬆,一隻腳往老虎門面上、眼睛裡只顧亂踢,右手提起鐵鎚般拳頭只顧打,打得老虎動彈不得,只剩了半口氣喘息。

於是,武松成了打虎英雄,風光回到清河縣看望哥哥武大郎,卻碰上嫂嫂與西門慶聯手害死哥哥,武松怒殺二人故事。最後武松也成了梁山泊好漢。

《水滸傳》前七十回以宋江、晁蓋為首,吸納四方志士上梁山,直到一百零八條好漢齊聚忠義堂,傳說他們是三十六個天罡星和七十二個地煞星轉世,眾家好漢擎著「替天行道」的旗幟行俠仗義,留下忠義典範。

從成書角度看,《水滸傳》的獨特之處,在於社會底層的販夫走卒、衙吏軍漢、獵戶漁民等成為小說的主人公,然而,「官逼民反」是小說的核心內容,宋江、魯智深、林沖等好漢,由於各種勢力的壓迫,生存維艱,才不得不嘯聚山林,走上反抗的道路。

無論如何,《水滸傳》大快人心的情節、生動的人物面貌,與宣揚忠義的小說宗旨,都得以讓它流傳至今。

轉自~看雜誌

(責任編輯:Nico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