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個小村莊,每週日都會有一位教授經常談論生活,談論社區。此外,他還組織了許多活動,讓村裡的男孩們一起參加。

但是有一個週日,一個很認真去聽那位教師談話的男孩突然就沒來了。聽說他不想聽教授談話,更不想和其他小孩一起玩。

兩週後,那位教授決定來那個男孩的家。家裡只有那個男孩,他坐在火爐前。

那個男孩心裡知道為什麼那位教授來家裡。他請教授進來然後給教授一把椅子,說教授坐在火爐的旁邊可以保暖。

那位教授坐下來但仍然沒有說什麼。在沉默中,兩個人看著火舞。

幾分鐘後,教授拿起夾子,小心翼翼地拿起一塊燃燒著的煤炭,然後放在火爐旁邊。

然後他坐在椅子上,仍然保持沉默,那個男孩也默默地觀察著一切。

這塊煤炭燒著燒著最後燒了幾分鐘就沒有燒了。它變冷,缺乏活力。

那位教授看了看錶,發現他應該去看別人了。他慢慢站起來,拿起冷煤,把它放在火爐的中間。這塊煤炭立刻開始燃燒,再次閃耀著周圍煤炭的光和溫暖。

當那位教授走出門時,男孩握住他的手說:

「我特別感謝你已經來看我,我感謝你已經跟我講話。下週,我會來跟你和大家一起玩。」

videoinfo__video.bldaily.com||b004024ed__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

(責任編輯:玉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