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說,《紅樓夢》的讀者在年輕時多喜歡黛玉、討厭寶釵,年歲漸長後會轉而喜歡寶釵,等到老了又會重新喜歡黛玉。

青春年少,以為真的就是美的、對的,一切圓融的、世故的,都是虛偽的、可厭的;等到明白了一些人情世故,知道個性是把雙刃劍,便忙不迭與黛玉劃清界限,讚許起人見人愛的寶釵;等到老了,歷盡滄桑目光洞明,看遍了爾虞我詐、口是心非,方覺這世上最美的特質是率真。

那些不喜歡黛玉的人,多半還在人生的中段地帶辛苦跋涉。他們不喜歡她,本質上是接受不了黛玉種種的小情小緒:自己的生活已經夠沉重,實在再也擔負不起一顆額外的玻璃心。從實際的角度上來說,棄黛玉而選寶釵倒也無可厚非。黛玉太有才,太愛哭,太情緒化……實在不適合做一個煙火家常裡的妻子。

按照這種解釋,寶玉應該可以說是非常幸運的了—與黛玉談一場戀愛,與寶釵共度今生。但是他不是一樣「空對著山中高士晶瑩雪,終難忘,世外仙姝寂寞林。縱然舉案齊眉,到底意難平?」

寶釵再好,難抵寶玉「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他再也遇不到像黛玉那樣的人了。   

她彷彿樣樣不用心,卻樣樣出手不凡。她自稱只讀了《四書》,然而無論寫詩填詞都是那麼別出心裁,那麼有才華,在你面前卻從不自傲;她身體不好,不喜女紅,卻願意花心思只為你做個荷包;她不逼你追名逐利,卻在你寫不完作業時乖巧地躲起來不讓你分心,看你實在完成不了,又會主動現身當槍手,寫詩、臨楷樣樣皆通;你挨了打,別人噓寒問暖送醫送藥,獨她沒法前來,因為太心疼你,哭得眼睛像桃子而沒法出門。    

作為妻子,寶釵給得出理性的好,在她心裡那是「責任」;但寶釵卻給不出黛玉那麼感性的愛,那叫「情願」。

哪一種更可貴?傻子都知道。

寶釵的性格勝在含蓄渾厚,藏愚守拙;黛玉的性格則是槽點多、亮點也多。她乍看小氣,實則大氣;貌似任性,實則聰慧;文藝不假,而且相當精明。她豐富曲折得讓人目不暇接,分花拂柳,繞榭穿橋,是一程又一程的風景。你想讀懂她,得先越過那些不討喜的表象。

《紅樓夢》林黛玉(圖片來源:翻攝自網路)

第二十六回,黛玉記掛白天被賈政叫走的寶玉,晚上特意去怡紅院探望,明明寶釵在裡面,她卻吃了閉門羹,於是哭著回去,第二天寫出了摧人心肝的《葬花吟》。

她不惱對她無理的晴雯,只惱不叫晴雯開門的寶玉。和寶玉重歸於好後說開了:「想必是你的丫頭們懶待動,喪生惡氣的也是有的。」寶玉說要回去教訓教訓,她說:「該教訓,得罪我事小,萬一將來得罪了寶姑娘、貝姑娘,事就大了。」

調侃之間,一件事就這麼過去了,她沒有對晴雯緊抓著不放,盡顯大家閨秀的氣量。

******
 對於黛玉與寶釵究竟誰比較好的議論,見仁見智、難以下結論,或許大家心中都有自己的答案吧!
 
 
 
(責任編輯:鈺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