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了一些中國學者對唐詩批評的文章,我發覺有些學者對古代文人的偏見很大。古代有遠大志向的文人當官的目的,是要協助皇帝把國家治理好,讓老百姓都過著好日子,這也是自古以來,世間對讀書人有所期待的原因。

大陸學者批評說李白、杜甫等熱衷功名,這還算是客氣的說法;不客氣的就直接說他們是官迷。

現在的人不理解,為甚麼李白與杜甫,要多次向當朝的達官貴人寫詩、寫信舉薦自己。

李白第一次在朝為官是任「翰林待詔」的閒職,沒有機會施展抱負,後被唐玄宗賜金放還;但他還是沒有放棄在朝為官、輔佐君王治理國家的願望。

肩負的使命:修齊治平            

古代文人讀書的目的是甚麼呢?他們認為一個文人肩負天命是「修齊治平」,也就是「修身、齊家、治國、使天下太平」。

當然,不同的人所信奉的修身理念也不太相同──李白用道家的理來修身、王維信奉佛家的理、杜甫依照儒家的理念去修身。

正因為把「修齊治平」當成個人一生所肩負的使命,所以,李白在被賜金放還後,仍然寫信給朝中的官員,表達自己的志向──托意在經濟(經世濟民),結交為兄弟。毋令管與鮑,千載獨知名。

詩句出自〈讀諸葛武侯傳書懷贈長安崔少府叔封昆季〉,如果真能達到這個願望,李白又想做甚麼呢?

李白在〈翰林讀書言懷呈集賢諸學士〉詩中云:「功成謝人間,從此一投釣。」

也就是功成身退,隱居以了餘生。

當官的目的:協助皇帝治理國家

我們還可以再往前回溯,屈原、陶淵明、李白、杜甫、王維、孟浩然、李商隱等等這些有遠大志向的文人。

正因為這樣,杜甫在自己生活相當困難的時候,想到未來若有經濟能力,必當建造屋瓦,與其他寒士避寒,屋不破、瓦不漏,風雨不動,如〈茅屋為秋風所破歌〉所言:

「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風雨不動安如山。嗚呼!何時眼前突兀見此屋,吾廬獨破受凍死亦足。」

據明朝文人祝枝山〈猥談〉記載,明朝大臣梁儲七歲時曾說:「早登台閣,挽回三代乾坤。」

這句話的意思是:「早一點到朝廷為官,讓大明朝再回到夏商周時期的太平盛世。」表達了志節高尚的古代文人的心願。

 

諸葛亮:但求盡心盡力,不論成敗得失(圖:翻攝自網路)

諸葛亮:但求盡心盡力,不論成敗得失

諸葛亮在未出茅廬時,就能預知東漢末年中國將出現「天下三分」的局面。有人認為,他未嘗不知將來會「三國歸晉」。

諸葛亮在劉備去世後,仍然竭盡心力輔佐劉禪,不僅把蜀漢治理得很好,而且還不辭辛勞,七次率兵北伐,終因辛勞成疾病逝於北伐途中。

或許有人會說,諸葛亮這樣做是不是逆天意而行呢?我認為,不能這麼說。

不管諸葛亮是不是能夠預知未來?他首先盡到了臣子的本分;況且他還接受了劉備托孤和復興漢室的遺命。

諸葛亮〈前出師表〉說:「庶竭駑鈍,攘除奸凶,興復漢室,還於舊都。此臣之所以報先帝而忠陛下之職分也。」

〈後出師表〉亦云:「凡事如是,難可逆見。臣鞠躬盡瘁,死而後已;至於成敗利鈍,非臣之明所能逆睹也。」

從諸葛亮的表奏中,我們可以看出,古代有氣節的臣子,講的是盡心盡力去完成肩負的使命或天命,至於成敗得失,並不放在心上。

將來的天象怎麼變化,也不是一個人能夠左右得了的。因此諸葛亮的忠義氣節,歷代都受到人們的稱讚。

清代文人梁章鉅曾寫了一副對聯〈楹聯叢話〉稱讚他:

「伊呂允堪儔,若定指揮,豈僅三分興霸業;魏吳偏並峙,永懷匡復,猶余兩表見臣心。」

岳飛:精忠報國詮釋忠義之道(圖:翻攝自網路)

 

 

 

 

 

 

 

 

 

 

 

 

 

 

 

 

 

 

 

 

 

 

 

 

 

 

 

 

 

岳飛:精忠報國詮釋忠義之道

我們都明白,父母親或家裡的長輩年紀大了,總有一天會離我們而去。

那麼,家裡的老人生病了,晚輩的我們就該盡力為老人家求醫問藥、盡孝道,這才是做人的本分。

至於能夠達到甚麼結果,就是「盡人事而聽天命」。

絕對沒有人會說,孝順家裡長輩是逆天意而為。

那麼,這個孝道和忠義之道其實是相通的。

所謂「盡人事」,〈資治通鑒卷九十六〉:「玄象(天象)豈吾所測,正當勤盡人事耳。」講的就是盡自己做為一個臣子的本分。

宋朝名將岳飛精忠報國的故事人盡皆知:在國家受到外族侵略時,身為武將的岳飛,義不容辭地上戰場,率領岳家軍奮勇殺敵,抵禦外侮,為收復河山流血流汗。

岳飛的事蹟完美詮釋了忠義之道,正如清朝大臣岳鎮南(岳飛的後代)在岳王祠題的門聯所說:

「天章褒臣節,想當年竭力致身,忠孝兼全,萬古精誠光日月;祖訓衍家傳,願奕葉承先啟後,蒸嘗勿替,千秋俎豆炳湖山。」

現在有些人無法理解岳飛在被皇帝從戰場上召回時,明知道可能有危險,為甚麼還是義無反顧地回來了?後來也確實被奸賊秦檜所害。

中國古代,皇帝是國家的象徵;古代的「忠」是把忠君擺在首位的。如果不忠於皇帝,其他的事甚麼也談不上。

《論語・八佾》說:「君使臣以禮,臣事君以忠。」而忠也不是一味地遵從。

做為臣子看到皇帝犯錯時,提出諫諍,這也是忠的表現。

如夏桀時期的龍逄以及商紂時期的比干,雖然都是因為忠諫被殺,但卻被後世尊為「忠」的典範。

videoinfo__video.bldaily.com||b6df6e3b6__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

轉自~看雜誌

(責任編輯:Nico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