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事熱熱鬧鬧地開始舉辦了,出動了高貴的畫舫,船的四周插上龍旗,黃金裝飾的車子配上白玉裝飾的車輪。

聘金足足有300萬,各色綢緞300匹,從南方採購來的珍鮮海味也差不多到了廬江郡府門。

劉蘭芝聽聞著籌備婚禮的盛大場面,想到自已即將背棄誓約,不禁傷心落淚。劉母催她快點做新衣。

「手巾掩口啼,淚落便如瀉,移我琉璃榻,出置前廳下,左手持刀尺,右手執綾羅,朝成繡夾裙,晚成單羅衫。」

一邊哭著,一邊將琉璃榻移到前廳,左手拿著剪刀與裁尺,右手拿起昂貴的布料,早上繡好了有花夾裙,晚上做成了單羅衫。

繡花一針一線需要時間,劉蘭芝快快繡好,有二個意思:一是技藝高超,二是她毫無心思,亂繡交差。

這時,焦仲卿已經趕到劉家。劉蘭芝聽到熟悉的馬蹄聲,知道丈夫回來了,向前迎過去。

 

焦仲卿趕回 心灰意冷

焦仲卿竟以酸溜溜的語氣對劉蘭芝說,恭喜你的人生又向上進了一階,磐石可以倚賴千年,蒲葦短時間內就化為無物。

「賀君得高遷,磐石方且厚,可以卒千年,蒲葦一時韌,便作旦夕間。」

劉蘭芝沒想到丈夫竟會說出這樣的話來,流下眼淚,「同是被逼迫,君爾妾亦然,黃泉下相見,勿違今日言。」二人做好必死的決心,各自回家。

焦仲卿回家見到母親,意有所指的說,我現在如同走入冥間的人了,母親之後會是孤身一人,我就是故意的,希望你不要怨恨鬼神,母親的生命定會像南山石頭一樣堅韌,四肢體健。

焦母一聽,哭了出來,趕緊轉移話題,「你是做官的人,又出身大家,身份高貴,可別為了一個女人想死啊。鄰居有個賢慧美麗的女子,我幫你說親,馬上就會有回音了。」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鄰人都知焦母趕走媳婦,還有人敢把女兒嫁過來嗎?

或許是焦仲卿知道自己難以違抗母親,又或許不知為何母親總要為難自己?待在房裡,他轉頭看著妻子睡過的床席,嘆息不止。

隔日,劉蘭芝趁著大家都不在的時候,「我命絕今日,魂去屍長留。」跳入池內自溺而亡。

當焦仲卿聽到此事時,也在家裡種的樹下,向著東南方自縊而亡。

二家同意讓二人合葬,一邊種了松柏,一邊種植梧桐。「枝枝相覆蓋,葉葉相交通,中有雙飛鳥,自名為鴛鴦,仰頭相向鳴,夜夜達五更。」

鳥兒的叫聲引起行人注意,每每努力傾聽。

這首詩的最後寫上「多謝後世人,戒之慎勿忘」是說這故事是要告訴大家,這樣的教訓可別輕易忘記啊。

之後,北朝也出現了〈木蘭詩〉,二詩皆是樂府詩的傑作。

(美麗日報 撰稿編輯:Nico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