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那西,是法國最古老的城市。莫爾是那裡的一位德高望重的醫生,在他手上起死回生的人數不勝數。

然而20年前,他卻是一個勞改犯,因為情人背叛他投向別人的懷抱,他一怒之下刺傷了那個男人,由一個知名大學的學生變成了犯人,開始了三年的牢獄生活。

等他出獄後,情人早已嫁人,而前科的身份讓他在找工作時受盡了白眼。在極度的痛苦中,莫爾一氣之下跑去搶劫。他早就注意到在街東有一家很好的獵物,大人都出去上班,很晚才回來,僅剩下一個盲童在家。

於是,他撬開了大門,帶着一把匕首,躡手躡腳地進到了屋內。

一個稚嫩的聲音問:「是誰呀?」莫爾隨意找了個借口:「我是你爸爸的朋友,他把鑰匙給我了。」

小孩聽了很高興,毫無防備地說:「歡迎您,不過我爸爸還要等到晚上才能回家。叔叔,你願意先和我玩一會兒嗎?」他睜着什麼也看不見的眼睛,滿臉的期待。

莫爾竟然忘了來此的目的,一口答應了。

令他驚訝的是,這個8歲盲童鋼琴彈得行雲流水,音感極好,彈奏完鋼琴後,小孩畫出了一個自己感受到的世界,太陽、花朵、父母、朋友等等,在這個盲童的世界裡,不是一片空白,雖然他的畫連圓和方都分不清楚,但他卻畫得如此認真,那麼虔誠。

「叔叔,太陽是這個樣子的嗎?」

莫爾忽然很感動,他用指尖在盲童的手心裡畫了好幾個圓圈,「太陽是這個樣子的,又圓又亮,而且是金色的。」

「叔叔,什麼是金色啊?」他仰着小臉追問。

莫爾愣了一下,然後把他帶到太陽底下:「金色是一種很有生命力的顏色,能讓人覺得溫暖,就像我們吃的麵包一樣,給人力量。」

盲童開心地用手在四周觸摸:「叔叔,我感覺到了,真暖和啊,它應該是和叔叔的微笑一樣的顏色。」

莫爾耐心地為他描述了很多物品的顏色和形狀,他盡量講得生動形象,讓這個原本想像力豐富的孩子容易理解。盲童聽得那麼出神,他沒有了視覺,可是他的觸覺、聽覺和感受能力都比一般的小孩子強很多。時間在不知不覺中流逝。

最後,莫爾才想起來此的目的。可是,他再也不可能去搶劫了。只不過是受了點世人的白眼,就準備去犯罪,和盲童比起來,他多麼無地自容啊。

他給盲童易凱的父母留下了一張字條:「尊敬的先生和女士,原諒我撬開了你們的門。你們是偉大的父母,養育了這樣好的兒子,雖然他的眼睛看不見了,但是他的心很明亮,他教給了我很多東西,撬開了我的心門。」

三年之後,莫爾自學完成了大學裡熱愛的醫科學業,開始了醫生生涯。

六年後,他和同事們一起為易凱完成了眼科手術,讓他重建光明。易凱成為一位出色的鋼琴家,在全國各地開始演出。每一場演出,莫爾都盡量到現場去,在台下一個不起眼的角落,默默地傾聽着當年的盲童彈奏的、能夠洗滌他心靈的音樂。

在莫爾對世人和生活失望的時候,是小易凱的樂觀和堅強給了他溫暖和信心。在一個黑暗的世界裡生活着的易凱,從沒有對生活絕望而自暴自棄過,他讓人看到了一個人的生命力有多麼的強大,那種對生活的嚮往和熱情,深深地打動和感染了莫爾。

當絕望的時候,只要把心門撬開一點點,希望的光就會透進來了(圖來源:Pixabay)

愛從來就能創造愛,希望可能會打消一個萌芽的惡,一點點的希望也許就能挽救一個絕望的人,甚至因此而改變一個人一生的命運和許多人的生活,比如莫爾曾經幫助過的那些人。當絕望的時候,只要把心門撬開一點點,希望的光就會透進來了。

轉自~新三才

(責任編輯:Nico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