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一世,號稱「軍人國王」的普魯士國王弗里德里希,後來在法國巴黎的凡爾賽官鏡廳被德意志各邦君主擁立為德國皇帝,深受廣大人民群眾愛戴,他的助手就是大名鼎鼎的鐵血宰相俾斯麥。現在德國街頭還有他騎著青銅戰馬的塑像。   

當年他在距離柏林不遠的波茨坦修建了一座行宮。有一次,這位皇帝用偉人們慣有的動作,登高遠眺波茨坦市的全景,正欲掐腰感慨江山如此多嬌,他的視線卻被緊挨著宮殿的一座磨坊擋住了。如此不合時宜的「違章建築」,讓這位領袖非常掃興。但他畢竟還是愛自己的子民的,他想以一種公道的方式來解決,於是派人前去與磨坊的主人協商,希望能夠買下這座磨房。    

不料,這個磨坊主覺悟非常低,絲毫不顧全大局;心裡只有小家,沒有大家,一點不把「市政規劃」和 「國家形象」放在眼裡,就認一個死理,這座磨坊是從祖上傳下來的,不能敗在我手裡。幾次協商,無論許以高價、曉之以理或是動之以情,表示組織的關懷,警告威脅到領袖安全,影響偉大祖國形象這個問題的嚴重性。要知道這裡可是一個國家的門面,來這兒的國際友人多極了,100多年以後波茨坦公告都是在這裡簽的。可這個老漢始終軟硬不吃。   

面對這樣不識抬舉,不可理喻的釘子戶,終於威廉「龍顏」震怒,硬派警衛人員把磨坊給拆了。   

有趣的是,這個釘子戶拆遷時倒很配合,展現了良好的紳士風度,好像一點都不擔心,既沒有哭天喊地,滿地打滾,也沒有把汽油倒在身上威脅要自焚。他袖手站在一邊,嘴裡嘰嘰咕咕:別看你是一國首腦,我德國尚有法院在,待我到法院與你理論。

這個老漢居然就在當地一紙訴訟把國家元首告上了法庭,地方法院居然受理了,判決結果居然是威廉一世敗訴(圖來源:Pixabay)

第二天,這個老漢居然就在當地一紙訴訟把國家元首告上了法庭,地方法院居然受理了,判決結果居然是威廉一世敗訴。判決皇帝必須「恢復原狀」,重新把那磨房蓋起來,以賠償由於拆毀房子造成的損失。威廉貴為一國之君,拿到判決書也只好遵照執行,本來是想辦件好事,現在比竇娥還要冤。而那個刁民此時躺在他的小磨坊里,一邊數鈔票,一邊偷著樂,壓根就用不著冒被遣送拘留的危險,也不擔心什麼打擊報復,秋後算賬,從此以後不管什麼國際友人來訪,他天天心安理得磨他的麵粉。

後來威廉一世和那個磨房主都「駕崩」了,輪到小磨房主想進城,希望把磨房給賣了,不由想起了那個老買主,但他不知第二代領導人對這個磨房感不感興趣,就給威廉二世寫了一封信。

威廉二世給他回了信:「我親愛的鄰居,來信已閱。得知你現在手頭緊張,作為鄰居我深表同情。你說你要把磨坊賣掉,朕以為期期不可。畢竟這間磨坊已經成為我德國司法獨立之象徵,理當世世代代保留在你家的名下。至於你的經濟困難,我派人送三千馬克,請務必收下。如果你不好意思收的話,就算是我借我給你的,解決你一時之急。你的鄰居威廉二世」。

歷經了多少個統治者,到現在,那個磨坊,德國司法獨立的象徵,代表了一個民族對法律的信念,仍像紀念碑一樣屹立在德國的土地上。

這個故事對今天的中國人來說,也許像是一個遙遠的童話!
轉自:鳳凰網

(責任編輯:柏良)